《最高权力》
第116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宽慰道:“我到觉得这样很好,省得您费心去猜测什么。”
  王家栋果然笑了,说道:“是啊是啊,也只能这样理解了。”
  “今年也该换届了,他肯定会动一大批人的。”彭长宜继续宽慰道。

  王家栋说道:“我权当就算是最先被他动的那个人吧。哈哈。”
  彭长宜心有些沉重,他不禁说道:“部长,没事,您还有我们大家呢,最起码,您还有长宜……”彭长宜有些说不下去了。
  王家栋也受到了感染,说道:“哈哈,我也这么认为,好了,等你回来有机会再说吧,小圆的律师来了,在家里等我呢,我要先回趟家,我不能辜负了市委书记的好意,真要腾出时间跑跑孩子的事情了。”
  彭长宜一听,就赶忙说道:“您去吧,需要我的话就打电话。”
  王家栋说:“放心,我不会省着你不用的。”
  尽管话这么说,王家栋在这个问题上,从未让彭长宜去做什么,反而还嘱咐他,跟他接触要注意,免得让人家知道了不待见,要保存实力。
  事实证明,王家栋是对的。

  彭长宜最近一段时间心情一直很沉重,一是沈芳的反常,还有就是部长的事。尽管又到了人事调整的换届年头,肯定又会有大批的官员自觉不自觉地进入多事之秋,官场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你死我活、不择手段又会进入一个高峰期,伴随着这些的是各种各样的希望、失望、叫好、骂娘、诅咒、暗喜……各色官员跑、冒、露、滴的传闻该是“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当然,身处官场之外的人往往看到的是结局,是热闹,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冷暖自知,才能感到博弈的惊心动魄。

  尽管可以把王家栋这次变动理解为换届的前兆,但是翟炳德并没有说出这方面的意思,显然,翟炳德是不想过早触及到换届两个字。官场上的人事变动有时候就是政治的晴雨表,从林林总总的人事变动上不难看出当权者的政治品味和好恶。
  彭长宜没有选择王家栋任免之际回亢州,他知道锦安有人在关注着他的动向,所以,尽管他很想回去,但他还是忍住了,又过了一周后他才回来,大张旗鼓地召集了一帮人为王家栋祝贺。而这个时候的王家栋,早就成为了人大主任,已经顺利地进入了工作状态,并且都召开了两次会议了。
  有些该正常为之的事你如若不为,反而到不正常了,自从翟炳德找彭长宜谈话后,彭长宜的确注意了跟王家栋的接触,转入了地下,但是面上该做的事也要做,所以他才不避嫌地召集人宴请王家栋,这是清理之中的事,任谁知道了也说不上什么。
  酒席散后,彭长宜送王家栋到了家里。他再次看到了王圆的儿子,一个如今已经是胖嘟嘟十分讨人喜爱的小家伙了,彭长宜逗他的时候,他知道冲彭长宜笑了。
  部长见到孙子后,人前的那种威严一扫而光,他拿起孙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不停地拍着,说道:“好大的劲,好大的劲!”

  部长夫人笑了,说道:“两三个月的孩子,哪里来的力气,分明是你自己的力气。
  部长说道:“胡说,你看看,他在用力攥我的手指,你看你看,眼珠子都瞪圆了!那是在使劲!”
  彭长宜果真看到小家伙睁着一对亮晶晶的眼睛,嘴里还“哼哼唧唧”地说着什么,一只小胖手里,用力攥着部长的一根手指头。
  雯雯也笑了,说道:“那是下意识,您恨不得他一下子长大马上能给您打酒喝吧?”
  “哈哈。”部长开心地笑了。

  彭长宜没有从这家人的脸上看出沉闷的气氛,也许,孩子的降临,冲淡了笼罩在这家人心头的愁云。
  逗了一会孩子,王家栋征求彭长宜的意见,说道:“到书房坐会?”
  彭长宜本来也不想这么早回家,就点点头,跟着部长进入了他的书房。
  彭长宜怕部长多心,这才跟部长解释他之所以现在才回来的原因,就跟他说了和沈芳吵架的事,当然,只说了沈芳一心想当办公室主任的事,没有涉及到其它。
  部长抽出一支烟,彭长宜赶紧拿起火给他点上,部长这才慢悠悠地吐了一口烟说道:“小芳之所以有今天,第一是她妈妈教育的失败,第二就是你做丈夫的失败。”

  彭长宜看着部长,笑了笑没有说话。
  部长说:“当然,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经历了好多事,见识了好多事后,我总结了一个未必正确的道理:欲成大器的男人,应当断然离开两种女人,至少应与之保持一定距离的女人。这类女人一个是太过聪明而又自恃高贵的女人,一种是不明事理而又好惹是非的女人。”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我有些听不懂。”
  部长笑了,说道:“我刚才就说了,这个理论未必正确,但却是事实。不过这可不是针对你们夫妻说的,既然做了夫妻了,有时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能修补了,我权当闲话来说,以便你以后遇到这样的女人时要注意。”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不用声明,我自当能分辨得出,再说了,我怎么可能再遇到别的女人?”
  部长看了看他,没有跟他计较这话的真伪,就说道:“你看现实生活中,无论是一些高级领导干部、超级富豪、知名演艺明星,还是在各个领域初现成就的男人,其中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受过这两类女人的折磨,甚至有的深受其害、苦不堪言。这其中,有的女人是老婆,有的女人是情人,有的则是把着男人经济命门又貌似商业合作伙伴关系的女人,这种女人更要命。”
  彭长宜认真地听着,点点头。
  第一类女人的特征是:机敏过人、聪明过人,故作大方却斤斤计较、心胸狭窄并嫉妒心强,总是精于打自己的小算盘而最终输掉的是整个自己。这类女人若当了老婆,内心的欲望就会膨胀,以自我欲望为圆心,以丈夫的势力范围为半径,这类女人有一个通病,会自作聪明自作主张地打着丈夫名义,干自己的勾当,结果酿成连她自己也傻眼的大祸。这类人若做了情人,断然不会成为红颜知己,而是一个背地里的搅屎棍或者是男人身边的定时丨炸丨弹。她或许表面上顾大局识大体,但内在的野心会呈几何状裂变、膨胀,最终会燃起欲望之火,这火也最终会烧到这个男人的。这种女人很有心计也很可怕,会在平时不知不觉地搜集男人的把柄,一旦达不到目的到了翻脸的地步,就会给这个男人背后捅刀子,所以这类女人无论是做老婆还是做情人都不能要。”

  彭长宜笑了,说道:“别说,还真有这样的例子能对上号。”
  部长说道:“当然,这类女人也许有较高的学历、有很多的见识、漂亮有风情,但却犹如罂粟花一样可怕,所以,记住,这辈子都不能沾这种女人。”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另一种女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