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6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单位里,常有人男男女女相互间开个小玩笑什么的,甚至有的时候动手动脚,但都无伤大雅,如果在背后这样动手动脚的就有些说不清了。所以,陈乐当时恨不得上去掴那个局长两个耳光,尽管没有那样做,不过愤恨之际,他弃车而去,愣是走回了看守所,任饭店的服务员找遍了所有房间,就是没有找到车主陈乐,最后,还是尚德民给他打电话,说他的车在饭店门口挡住了电力局局长的车,让他给司机打电话去挪车。陈乐嘴上应着,又磨蹭了半个小时后,才让司机拿了钥匙,去饭店开车。

  司机也姓陈,名叫陈星,是陈乐的心腹,后来据司机回来说,那个电老虎局长见着他后,立刻火冒三丈,抬起手就要掴司机的耳光。陈乐的这个司机可不是吃素的,是驻守在亢州看守所武警支队志愿兵转业的,家在外地,当年他转业到看守所的时候,还是陈乐帮忙托的关系办的呢,颇有些身手,见电局长伸出手要打他,立刻反手就钳住了电局长的手腕,一用力,就把他的手腕压了下去,同时警告他说道:“你敢袭警!”

  那个电局长没想到这个单薄的小个子丨警丨察手劲这么大,他挣了挣,没有挣开,就冲陈星吼道:“袭你个狗屁警,我到公丨安丨局告你去,明天就让你扒下这身警服!”
  尽管所长陈乐没有跟陈星交代清是怎么回事,但是陈星已然感到所长是有意堵他车的,就没好气地顶撞他说:“告什么告,我们在执行任务!你再敢妨碍公务,我先去告你!”
  电局长一听就更来气了,想他在亢州地面上,还没遇到这样的待遇,就说道:“你执行狗屁的任务,执行任务就堵别人的车吗?你给我小心着点。”
  陈乐后来问陈星,电局长的车里都有什么人,陈星回忆说就他一个人。想必是沈芳怕暴露自己,先行离开了。
  其实这一幕始终让陈乐如鲠在喉,但他是不会告诉彭长宜的。彭长宜今天既然这样说,尽管没有把话说明,但显而易见,他对妻子起了疑心。
  陈乐可以毫无条件地完成彭长宜下达的一切指示,但这个任务显然他难以完成,他要装作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因为明白了,就等于在证实彭长宜对妻子的怀疑了,所以他故意爽快地说道:“好,我回头给阿姨打个电话,告诉她以后没时间接孩子的话,我就去给她接。”
  彭长宜看着陈乐,没有理他。
  陈乐见彭长宜不说话,心就提了起来,又支吾着说道:“阿姨是做办公室工作的,而且电力局还是大局,垂直领导,上传下达、迎来送往的事儿肯定少不了,所以就显得很忙,我就见过好几次是他们办公室的司机在接娜娜放学,有一次娜娜放学后,我特意给娜娜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妈妈干嘛去了,怎么没接她。她说妈妈在忙,那个人是妈妈单位的司机,给她送饭来了。你们老俩这一忙不要紧,那么一个大院子,就她一个人在家里写作业,就是大人都显得孤单,何况一个孩子。”

  彭长宜依然没有说话,仍然背对着小乐站着。
  陈乐咧了一下嘴,继续说道:“还是让阿姨换个工作吧,办公室工作太繁杂,有时候没黑没白,你们老俩都那么忙的确不是个事,孩子学习和成长也很关键……”
  彭长宜打断他的话,严肃地说道:“小乐,你明白我的意思,别跩了!”
  陈乐还想说什么,听到彭长宜这话后,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就见彭长宜转过身,坐在沙发的正座上,喝了一口水,说道:“给我调查一下那个狗屁局长的背景,最好连他的社会关系都摸清,尤其是跟三源有没有关系。”
  这正是彭长宜的机警之处,他没有把这件事当做一个一般偷情事件来想,他想到了三源,想到了曾经的邬友福和葛兆国的势力集团,尽管一个在狱中,一个解甲归田,但是作为彭长宜,有些事想不到是不行的。也是正是他让陈乐调查电局长的主要目的。
  尽管彭长宜的声音不高,眼睛也没有看他,但是陈乐分明感到了一种隐忍的威慑力,他不敢再装傻了,小心地点点头,说道:“我明白。”
  彭长宜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喝了一口水,然后起身,说道:“我不坐了,该回去了。”
  陈乐也急忙站起来,说道:“吃过中午饭再走吧,我这里有瓶好酒,中午把小许叫来,我们两位小的陪您……”

  陈乐的话没有说完,就看见彭长宜铁青着脸,已经在往外走。
  陈乐赶紧把话咽了回去,说道:“要不,我教训一下他?”
  彭长宜摆了一下手,他站住,看着陈乐,脸色阴鸷地说道:“你只管留意,最好拿到证据,什么证据都行,你亲自办,别让其它人参与。”
  陈乐点点头,他非常清楚彭长宜知道了什么,因为,凭彭长宜的关系,他只要动动手打个电话,相信那个狗屁电局长的背景和社会关系就一清二楚了,是用不着采取这种方式调查的。他之所以自己不打听,就说明他有不便之处,这个不便之处无疑再清楚不过的了。
  彭长宜带着满腹的心事回到了三源。

  几天后,王家栋被免去亢州市委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等职,调到人大任主任,之前的主任狄贵和超龄退休离岗。
  尽管部长之前跟彭长宜说过变动的事,但是彭长宜知道这个消息后仍然心情很沉重,他马上给王家栋那个私人号码打了一个电话,说道:“我想了半天,不知怎么祝贺您晋级,这样吧,要不您老人家到我这里来住几天,赏赏我们山区的美景,我跟您说啊,现在您再来可是跟前两年不一样了,所有的路都修通了,景区也像那么回事了,你也可以趁这个机会检验一下我的工作业绩,怎么样?”
  王家栋笑了,说道:“你小子就会说便宜话,家里家外我离得开吗?有那心多回来几次陪我喝喝酒聊聊天比什么都强。”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几天尽管我没有回去,但可是给您电话着,您的电话关机,后来打家里的电话,说您去锦安还没有回来。”

  王家栋说道:“我听雯雯跟我说了,是一把找我谈话去了。”
  彭长宜说道:“是为了这次变动的事?”
  “你以为呢?他来锦安十多年了,就找我谈过两次话,一次是黑着脸让我当副书记,一次是笑着脸免我副书记。”
  “喝喝。”彭长宜笑了两声,说道:“您说得太形象了。”
  这话不假,让王家栋当副书记,并不是翟炳德的本意,是樊文良头走的时候已经跑得差不多的事了,是省里的关系,翟炳德当然是黑着脸做了个表面顺水人情,再加上王家栋也没少往锦安跑,所以翟炳德也不好横加阻挡了。笑着免职,是一般领导谈话时的表情常态,都该免你了,怎么可能再跟黑着脸,这个时候,领导跟你说得一般都是过年的话。
  但是王家栋却说道:“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跟我说,让我去人大是为了照顾我的身体和家庭。第一,人大比市委相对清闲一些,有利于我养生;第二,孩子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方方面面的关系也需要时间跑动,所以,才有了这个决定。长宜,我做了一辈子组织工作,尽管我做的是基层的组织工作,但是也从来都没有听说为了让人抽出时间跑动孩子的事而重新安排工作的?”
  彭长宜故作轻松地说道:“我看倒是没什么,说明他说了真心话。”

  “你小子说得对,人家不介意得罪我,所以才这么说的,如果介意得罪我,就不会这么跟我说话了,最起码会跟我打打官腔的,这次连官腔都不屑于打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