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知道下次见到丁一的时候,是告诉她还是不告诉她,无论告诉不告诉,对丁一来说可能都是折磨,也许,丁一真的放下了江帆,也许,丁一也在尝试着开始,但是,打死彭长宜他也不相信,他们俩都放弃了彼此!对于这一点,彭长宜坚信不疑。
  躺在床上,彭长宜想丁一要比江帆多,他不知道丁一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作为彭长宜,无论如何,彭长宜是不会亲口告诉丁一这个消息的。
  今天的江帆还是有些变化的,除去他被高原的太阳和高原的风晒黑吹皱外,他还学会了抽烟。江帆是不抽烟的,在亢州,彭长宜只见过他抽过一次烟,记得那次还是喝了酒,想起他的女儿时抽了一口,可想而知,江帆是如何度过高原的孤独长夜和寂寞的。尽管这两点变化,丝毫不会影响他的翩翩风度,但彭长宜似乎感觉出江帆的心,似乎也被高原的风吹硬了,无论如何都硬了……
  作为彭长宜,无论丁一选择江帆还是贺鹏飞,他都没得说,江帆爱她,贺鹏飞同样爱她,这两个男人都能给丁一幸福,这一点,他深信无疑,但是,那曾经的过往,那曾经的轰轰烈烈,真的就在两个人之间消失了吗?从内心来讲,彭长宜还是希望江帆和丁一牵手,因为,这里面也寄托着他彭长宜的爱……
  他躺在床上,来回来去地翻着身,不小心就碰到了旁边的沈芳。沈芳是背对着他的,他突然就发现沈芳白白的后脖颈的侧面,有一块红色的痕迹,被几根卷发半掩着,若隐若现,在地灯微弱灯光的映照下,很是显眼,他下意识地伸出两根手指,把那缕头发拨开,那抹红印是那么鲜明地印在她的肌肤上。他不记得沈芳脖子处有这么一块印记,也可能是她刚才洗澡不小心搓的?

  出乎意料,沈芳并没有睡着,彭长宜拨完她的头发后,她轻声说道:“睡觉吧,太晚了”
  彭长宜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知为什么,他的嘴角往上一翘,说道:“睡不着。”
  沈芳翻过身子,睁着两只亮晶晶的眼睛说道:“我也睡不着。”
  沈芳伸出手,摸着彭长宜的脸说道:“你不许去找我们领导,如果你真要这么做的话,我会恨你一辈子。”
  沈芳的手很温柔,彭长宜都不记得她还会有这么温柔的动作,并且语气也是少有的娇嗔,似乎还有着女人惯有的那么一点点的嗲,这让彭长宜很是吃惊,在他的印象中,沈芳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地抚摸过自己的脸,也从来都没有这么“嗲”地跟自己说过话,她对自己从来都是教训和指责,就像班主任对待学习那样,难道,她就那么怕失去这个当“官”的机会?

  彭长宜静静地说道:“今天晚上接待的是哪儿的客人?”
  沈芳已经恢复了常态,没好气地说道:“干嘛?查户口呀?”
  彭长宜说道:“不是,我随便问问。”
  沈芳歪过头看着他,说道:“好像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怎么突然有随便问问的冲动了?”
  彭长宜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说道:“你们单位都哪位领导参加了?”
  沈芳说道:“局长、城区一个供电所的所长、我,没有了,怎么了?”

  彭长宜说道:“没什么,随便问问。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沈芳说:“上面来的领导带着一个漂亮的女下属,所以没要那些杂人陪,最后我和局长就陪的时间长了点。”
  彭长宜知道,城区那个供电所的所长,纯粹就是买单的,局长不必说,沈芳有可能会被领导以陪那个女同志的名义叫去的,这种安排似乎没有不合适的地方,但是彭长宜就是心里别扭。他还想说什么,就听沈芳说道:
  “别说话了,睡觉吧,累死了。”说着,沈芳便背朝里趟了过去。
  彭长宜歪头,再次看了一眼沈芳的后脖颈,说道:“你身上什么时候长了胎记了?”
  沈芳说:“我身上什么时候有过胎记?你是不是不累呀,我可是累了,我要睡了,没工夫陪你……”说道这里,沈芳突然住了嘴,扭过身说道:“我哪儿长胎记了?”
  彭长宜若无其事地指了指她脖颈的侧面。
  沈芳一骨碌就爬起来,下床,打开房间的大灯,走到卧室的穿衣镜前,撩开头发,扭过身,果然,看到了自己白白的肌肤上有块类似胎记一样的东西,她的脸立刻红了,转头看向了彭长宜。
  彭长宜闭着眼睛,侧过身,头冲里,装作睡了。
  沈芳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说道:“可能是刚才洗澡时搓的吧?”

  她关上了房间的大灯,小心翼翼地上了床,轻轻地躺在丈夫身边,看着丈夫紧闭着双眼,半天,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彭长宜惦记着江帆,早早就起来了,他由于没有把车开回来,早晨领着女儿走出家门,打了车送女儿到学校后,就直奔宾馆而去,正好赶上江帆出来。
  彭长宜赶紧走过去,帮江帆拎着旅行包,说道:“您吃早饭了吗?”
  江帆看着彭长宜眼里的血丝,说道:“吃了。对了长宜,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我想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一直占线,后来太晚了,就没有打。”

  彭长宜笑着说:“娜娜做了一个梦,吓醒了,就给我打了电话。”
  “哦,弟妹呢?她也没在家吗?”江帆关切地问道。
  彭长宜说:“他们单位有客饭,耽搁了,我回去的时候,她也回来了。”
  江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彭长宜说道:“您这就要走吗?”
  “是的,我十点的飞机,要提前到机场,我就不跟王书记打招呼了,你跟他说一声吧,长宜,有时间去我那边看看,秋天去最好。”
  彭长宜说:“上次小许还说着呢,说去草原找您。”
  江帆想了想说:“这次太仓促,下次我回来再跟他们见面。”
  彭长宜不知道这个“他们”里面包括丁一不,他还想说什么,这时,王家栋的车也进来了,他从车上下来后,说道:“到点了?你这就要走吗?”

  江帆说:“是啊,我还要回驻京办,应该没有富余的时间了。”
  王家栋说:“既然这样就走吧,飞机不等咱们,勤来电话。”
  江帆跟王家栋握了握手,又回身跟彭长宜握了一下,突然,江帆抱了彭长宜一下,激动地说道:“好兄弟……”下面的话没有说出就咽了回去。
  彭长宜也很激动,他眨着眼睛说道:“市长,真舍不得您走啊,还有好多话没说呢!”
  江帆说道:“是啊,我也是,来日方长吧。”说着,使劲握了一下彭长宜的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王家栋给他拉开了车门,说道:“要走就赶紧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江帆这才不舍地松开彭长宜的手,上了车,发动着车子,降下车窗,跟他们鸣笛再见,彭长宜冲他挥着手,江帆深深地看了一眼彭长宜,恋恋不舍地开车走了。
  望着江帆车子的背影,彭长宜站在初夏的晨光中,久久未动。
  王家栋走了两步,看见彭长宜傻站着,就说道:“长宜,有时间的话上去再呆几分钟?”
  彭长宜看了看表,说道:“时间倒是有。”说着,就和王家栋共同上了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