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1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为的单子自然就大得多,不是因为他是副县长,而是他背后站着杨秀峰,以为有杨秀峰支持他,自然什么事都敢做的。要不是这样的原因,下面县里哪会不按照市里的工作意图贯彻落实到位?谁不担心市委一怒,自己今后还要不要进步了,自然目前的位置还要不要保住了?
  赵弘坤心里也明白,王子文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能说下面的人对市委就完全听从。特别是对这种小组的人下县里,有几个人会真心服从的?只是,在溪回县里已经将事情做到那种地步,不能够再放手了。要是对折坳镇的人不做任何处理,下一次经济统筹协调小组的工作就无法开展。市委书记在这个事情上,也不好就直接站出来说话,小题大做的事对市委书记说来也是有忌讳的。
  赵弘坤见溪回县对这个问题虽没有直接回避,但龙昭华明显地避重就轻,想将问题就这样蒙混过关。而对问题的核心人物张为根本就没有提到,要转移开市委的视线,单纯镇里的领导对小组工作不配合,市委也不好盛气凌人地喊打喊杀。龙昭华的用意虽说浅显,又是下面的人处理问题的常见办法,赵弘坤也是那个一眼就看透顶的。
  “昭华书记,找你这样说,发生在折坳镇的事,错在经济统筹协调小组的人嘛。”赵弘坤盯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缩头缩尾的县委书记,这样的人居然给杨秀峰提上来当县委书记,也不知道是看上他哪一点。这样性子的县委书记,在县里会有什么魄力可言?有怎么样能够有大局观、有掌控工作局面的才能?今天来回报工作,用的就是农民似的那种狡慧,赵弘坤心里一阵烦厌。
  “秘书长,我是代表县里诚心来检讨的。”龙昭华一副小媳妇的样子,但却固执地说着来检讨的话,只是既没有上交什么文字材料,有没有对问题有实质上的认识,总起来都是泛泛而谈,“王组长和吴组长都是为我们县的工作着想,对县里的批评我们已经组织县里领导讨论学习,对每一位干部都有很深的触动,洗涤了我们的思想和灵魂。自我针对问题进行反思和检讨,对工作都有了重新的认识,提高很大……”

  龙昭华越说越不着边际,只是他那认真的样子,让赵弘坤看了更觉得是得了谁的指点才会是这样的。
  “昭华书记,据你所说,县里对折坳镇的问题有了全面而深刻的认识,我倒是想听听县里有什么用的认识?对折坳镇又是怎么样处理的?只要县里处分得当,市委也会有肚量,请相信我们市委的干部。”赵弘坤这几句话,丝毫没有再留余地,将龙昭华逼到死角里去。
  龙昭华自然能够听得出秘书长的用意,也知道自己到市委里来不容易过关,但这一趟不走走,也不利于今后的工作。市委要是总让人到溪回县里去捣乱,杨秀峰也不好直接说什么,市里的工作方方面面的,要是有人要成心捣鬼,借口很多的。
  有些关系的处理只有自己慢慢地去梳理,就算没有做好,也不能都请动领导的。秘书长的话可算是严厉,语气也尖锐着,龙昭华自然听出了赵弘坤心里的那种怒气。面对领导的这种情绪,龙昭华虽知道不善,却又不能回避,对赵弘坤的问话就回避不答,静默起来。
  试想,县里对问题的认识要怎么说才会让面前这位领导表示满意?自己乱说出来,对今后说不定就是一个把柄,这样的事自然不能去做。而对折坳镇的处理也不会有具体的做法,批评一番,甚至当着镇书记镇长的面拍桌子摔东西地发一通脾气都行,但文字的处理或条款的处理却不能够有。这些要是有了,就会计入个人的工作档案里去,对今后的发展影响太大,甚至会限制了一个人的进步。
  工作上和上级领导有对抗或争执,就算有时候比较严重,今后换一个领导,或许还会对这样的人欣赏。但落在档案上后,不会有人对这样的人有多少好印象的。
  对龙昭华的沉默,赵弘坤倒是没有多少办法以对,就这样静默地相对着,却又是不甘心。要为这样一件事对龙昭华这个县委书记怎么样,他一个秘书长也还做不到的。虽说能够在肖建海面前提一些建议,但要真正地对龙昭华进行处理之类的,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下手。杨秀峰很明显地会站在龙昭华的背后,要是如今龙昭华这个样子,没有得到什么暗示,赵弘坤是不相信的。
  一般下面的领导对市委都肯服从,对市委的意图会坚决地贯彻到位的,但今天,龙昭华在他这个秘书长面前,态度是很好的,只是,这样的态度反而让赵弘坤更怒火难熄。
  “怎么了?县里不是有很深的认识很端正的态度吗?就是这个态度?”赵弘坤的声音高亢起来,对于他这个一直都在做经营人际关系的职位说来,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控了。也很少这样对谁进行质问,策略地做思想工作,为肖建海拉人脉人气和支持度,是赵弘坤一直在做的工作,但对面前的龙昭华,赵弘坤觉得实在无法忍受。

  只是,不论赵弘坤怎么锐利地质问,龙昭华还是那苦瓜似的脸,不会为赵弘坤的施压而有多少改变。见龙昭华就哑巴一样面前,赵弘坤呼呼地出着气,说,“这样吧,要么将县里对折坳镇的处理结果交到市委来,要么跟经济统筹协调小组去解释,将小组的人再请到县里去,将工作做好……”
  也算是为彼此找一个台阶下,赵弘坤不能让龙昭华去直接跟书记汇报,他这种汇报办法去见书记,那还不得将书记气得几天都吃不下饭?与王子文、吴营等人去打交道,反复地折腾着,总会让溪回县的这个闷肚子县委书记给折腾得退缩吧。
  说过后,却见龙昭华还是没有动,表情上也没有什么变化,赵弘坤说,“怎么回事?龙书记总该有一个明确的表示吧,我这里也忙着……”下着逐客令,不想再和龙昭华夹缠不清。
  龙昭华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说,“秘书长,我代表溪回县到市委来检讨……”这句话不知道今天重复了多少次,龙昭华自己心里也明白,赵弘坤下要将自己推到王子文等人那边去,他清楚这用意何在。如今只有在赵弘坤这里赖着不动,反正秘书长也不能够将自己怎么样,等秘书长烦了,经济统筹协调小组在溪回县的事情也就算过去。再说,市长已经说过,今后谁要到下面请检查经济方面的工作,必须要有市里的准许。这一点,是和市委这个小组明显冲突的,而这样的冲突彰显之前,溪回县只有将先前的事解决了,才不会让自家太吃亏。

  不过,溪回县的后遗症肯定是无法完全消弭的,让赵弘坤感觉到自己也很难缠,甚至油烟不透,不是没有好处的。今后,市委也就会先避开溪回县到其他县先闹着,县里也就能安心做自己的工作。
  “行了,行了。”赵弘坤忙能够龙昭华的话堵住,“昭华书记要是只是这几句话,我已经听很多次了,你还是给小组那边去解释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