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4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族内部成员出资?肯定也有陆老闷的份吧,财神家算是彻底没戏了,剩下孤儿寡母自然被排挤到了一边,不仅如此,那天听蒋竹君的说法,好像陈丹菲母女都已经成了陆建岳的私人财神了。
  这么一想,陆鸣心中就充满了愤怒,好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美人财产被陆建岳父子霸占了,渐渐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尤其是想起陈丹菲那张美艳绝伦而又略带伤感的面容,心里面就火烧火燎的,在房间里转悠了十几圈之后,终于拿起电话给阿龙拨了一个号码,说道:“明天帮我去稍微远一点的村子里找一处已经被农民荒废的民房……”

  “老板?难道你还需要库房?”阿龙有点疑惑地问道。
  陆鸣说道:“跟库房没关系,这个房子要适合关押被绑架的人质,附近最好不要有人家,要是有合适的,我要亲自去看一下……”
  只听阿龙兴奋地小声问道:“老板?你想绑架谁啊?”
  陆鸣一听,就知道阿龙的老毛病犯了,于是没好气地说道:“我想绑架自己……”说完,就把手机挂断了。
  刚刚在沙发上躺下来喘口气,忽然听见传来一阵敲门声。

  鉴于蒋竹君离开以后,这扇门从没有没有被任何人敲响过,陆鸣起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紧接着又敲了极限,顿时惊得又从沙发上跳起身来。
  心想,难道是“美女”想不通找上门来了?可她也不知道自己住在那个房间啊。
  他连鞋都没有来得及穿,光着脚悄悄走到门边,把眼睛凑到猫眼朝外面看了一眼,顿时吃惊的合不拢嘴,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不用细看,就知道是蒋竹君的老娘蒋凝香。
  妈的,蒋竹君着婆娘不是说她母亲这辈子也不回再来这里了吗?怎么突然就到门口了?难道她还不知道女儿已经远走高飞了?
  虽然蒋竹君已经明确说过这栋房子已经给他了,可一想到无凭无证的,还真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可又不能不开门,说不定蒋凝香手里有要事呢,等人家用钥匙打开门再看见自己在屋子里的话,那可就更尴尬了。
  妈的,今天怎么尽和女人不期而遇,也不知道是吉是凶。
  没办法,陆鸣只好硬着头皮打开了房门,他原本以以后蒋凝香看见自己肯定是一脸吃惊的神情,没想到她不仅没有感到惊讶,反而冲他微微点点头,那模样就像是下班的母亲见到儿子似的。
  “阿姨,竹君已经走了,她让我在这里住几天……”陆鸣有点尴尬地说道。
  蒋凝香只是微微点点头,然后走进了房间,连鞋子都没换就直接走进了客厅,还探头看看两间卧室,好像是生怕房间里还有人似的。
  “刚吃过晚饭吗?”蒋凝香瞥了一眼餐厅桌子上的剩菜剩饭问道。
  陆鸣急忙说道:“是啊……阿姨,你没吃饭吗?我给你做碗鱼汤面吧,下午才从鱼塘钓来的鲫鱼……”
  蒋凝香皱皱眉头在沙发上做下来,盯着陆鸣看了几眼,缓缓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你打算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吗?”
  陆鸣见蒋凝香对自己不苟言笑,再听了她的话,脸上有点下不来,因为女人的口气似乎想赶他走似的。
  一时心里气哼哼的,心想,不就一套房子吗?你女儿从老子这里不知道拿走了多少套房子的钱呢,没想到母亲比女儿小气多了。
  蒋竹君这死婆娘,竟然也没有跟自己老娘商量就私自做主把房子给了自己,明显不是在糊弄人吗?说不定还是母女两给自己唱的一出戏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里却尴尬道:“啊……要是不方便的话,我马上就搬走……其实我也不想在这里住,竹君她非要我在这里住个一年半载,她担心我回城里碰见丨警丨察……”
  蒋凝香摆摆手说道:“你别误会,我并不是要赶你走,你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我今天来就是专门来找你的,有些事想和你谈谈……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坐吧……”

  陆鸣这才明白是会错了意,不过,对蒋凝香夜晚专程从市区赶这么远的路来见自己很吃惊,甚至怀疑会不会是蒋竹君出了什么事。
  “你……你想跟我谈什么?是不是竹君……出什么事了?”陆鸣有点忐忑地问道,在他看来,蒋竹君如果出什么事,自己也算是罪魁祸首,她母亲找自己算账也就名正言顺。
  蒋凝香盯着陆鸣问道:“你以为她会出什么事?”
  陆鸣觉得眼前这个妇人虽然风韵犹存,即便在年轻人眼里也不乏诱惑力,可就是不敢心生妄念,甚至都不敢跟她对视,只好盯着自己光着的脚嘟囔道:“那天你们……你们不是说丨警丨察已经注意到她了吗?”
  蒋凝香打开身边的坤包,从里面拿出一支烟点上,浅浅地吸了一口,在陆鸣微微惊讶的目光中说道:“既然你知道有可能会害了她,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她拉下水?”
  陆鸣一脸吃惊的样子,随即愤愤不平地说道:“你说什么?我拉她下水?这……这是她告诉你的?”
  蒋凝香注视着陆鸣的反应,皱皱眉头说道:“要不是你告诉她,她怎么会知道你手里掌握着那些银行账号和密码?”

  陆鸣奇怪道:“我怎么知道……她自己主动找上门……我还不想告诉她呢……”
  说着,转过身去掀起衬衫露出脊背上残存的鞭痕说道:“你看看,她把我打成这样,我能不说吗?再说,她还用假照片骗我,说自己是财神的私生女……”
  蒋凝香看着陆鸣脊背上的伤痕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嘴里还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对女儿的手段毫不奇怪,反倒是奇怪陆鸣为什么骨头这么软似的。
  “这么说,她给了你几鞭子,就得到了陆建民的赃款?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据说你在陆家镇的宾馆里被打得比这严重多了,那些人为什么没有得到你的账号和密码呢?”蒋凝香仍然不仅不忙地问道。
  陆鸣一愣,张着嘴一时说不出话,忽然想起那天躺在床上向她呼救却没有半点回应,忍不住一阵恼火,憋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究竟几个意思?听你的口气反倒是我害了你的女儿似的……”
  蒋凝香严肃地说道:“事实上正是这样……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今后一旦再有人逼你交出陆建民赃款的话,你肯定会拿阿君做挡箭牌,而实际上,她只不过得到了陆建民的几个小钱而已……”
  陆鸣听得一阵心惊肉跳,说实话,虽然他从来没有想过出卖蒋竹君,更没有想过要害她,可潜意识中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
  如果蒋竹君真的去了国外,而他自己又因为财神的赃款而临险境的时候,说不定只能用蒋竹君做挡箭牌,不过,那时候她人已经在国外,即便有人知道赃款在她手里,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可没想到,自己这种还停留在心理活动的想法竟然被蒋凝香看透了,更可怕的是,听她的口气,好想知道那些账号上并没有多少钱似的,难道她知道小金库的存在?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说实话,要不是被逼急了,谁愿意说出那些银行账号和密码,公丨安丨局的人审讯我的时候都没有说……”陆鸣一边躲避蒋凝香的目光,一边嘟囔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