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4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他和阿龙只有两个人,如果他自己晚上住在王夏主库房,阿龙只能白天巡视两个库房,可晚上却没有分身术。
  万一来了盗贼,虽然不可能一晚上把里面的货物偷光,可一旦发现藏在货物中的一箱箱现金,造成的影响将是无法挽回的,所以,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阿龙似乎看出了陆鸣的担忧,劝说道:“老板,这里虽然离市区不远,可毕竟是农村,基本上没有外来人,当地的村民应该不会干偷鸡摸狗的事情……
  再说,我每天三趟来回巡逻,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你要是还不放心,我们还可以雇一个村民帮我们照看,如果稍有风吹草动马上向我们报告……”
  陆鸣想想目前也只能这样,等到资金全部入库之后,就要着手物色两个靠得住的人晚上住在库房里,如果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看守,一颗心总是落不下来。
  不过,库房虽然万事俱备,可出于安全的考虑,陆鸣并没有急着把财神的赃款运过去,而是先在每个仓库中存储了一部分学生课本和各类文具办公用品,打算用半个月的时间检测一下三个库房的安全性。
  一切安排就绪,陆鸣又继续过他的深居简出的日子,只等着安全监测期限到了之后就开始转移财神的赃款。
  可不知为什么,和阿龙在外面跑了几天之后,竟然再无法静下心来,想必是静极思动的原因,无奈,每天又恢复了去清塘村散步的习惯,顺便买点土货回来打打牙祭。
  这天下午时分,陆鸣坐在清塘村西北角的一颗大樟树下面边抽烟边看一个老头钓鱼,每次看见老头鱼竿一扬一条三四两的鲫鱼被甩上岸的时候,心里直痒痒,恨不得跑回去拿钓竿来过把瘾。
  无奈现在农村的鱼塘都成了私人财产,塘里的鱼并不是什么人都能钓的,如果偷偷摸摸的钓,被主人抓住的话基本上都是当贼处理,轻则鱼竿没收,严重的挨一顿揍都有可能。

  当然,有些鱼塘也允许外人垂钓,但一个小时要交一二十块钱,虽然陆鸣现在已经不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可花钱钓鱼总觉得少了一些野趣,便有点索然寡味,所以鱼竿买来已经好一阵了,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下过竿。
  就在陆鸣看的入神的时候,余光一瞥,忽然发现前方不远的一条小路上冉冉走来一个女人,屁股后面还跟着两个半大的小屁孩。
  尽管相距有点远,可凭着陆鸣的色眼马上就断定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本地产品,他在这个小村子里晃悠了也差不多有一个来月了,倒也见过几个唇红齿白的村姑。
  可前面这个女人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村姑,绝对是城里的女人,不说别的,村姑们走在乡村小路上的时候可不会把屁股扭得如此风情万种。
  陆鸣本来就对美女非常敏感,加上在蒋竹君的床上滚过多少次之后,那种鉴赏力和欣赏能力已今非昔比。
  甚至连生理上都能配合的非常默契,前面这个袅袅娜娜地走来的女人虽然还没有看清楚脸,可嘴里已经津液充沛了。
  “大姨,看那边有人钓鱼……”只听女人身后的小屁孩说道。
  女人马上就朝着鱼塘这边转过脸来,一瞬间,陆鸣的动作就像是兔子一样,一闪身就躲到了大樟树的后面,脊背紧贴在树干上心里直叫见鬼了,怎么会是她?难道看错了?
  他好像还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悄悄露出半个脑袋往那边愁了一眼,再没半点怀疑,那个扭着屁股风情万种走过来的女人正是周玉露。
  陆鸣的脑子里马上闪过那天在村委会门前买土鸡时见过的那个村妇,以及她和鸡贩子的几句简短的对话,现在他似乎才明白为什么那个村妇和几句话会留给他这么深的印象。
  首先,当时那个女人的长相让他想起了朱雅仙,当时虽然没有多想,可现在一看见周玉露出现在这里,马上就意识到了那个村妇和朱雅仙之间肯定存在遗传关系。
  并且,那个女人名叫雅丽,朱雅仙,朱雅丽,一听就像是姐妹的名字,而所谓城里来的外甥女显然指的就是周玉露,这么说来,这婆娘待在这里的时间几乎和自己一样长。
  想通了这层关系,陆鸣的心跳气喘就稍稍平息了一点,他基本上断定,周玉露出现在这里应该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也不可能和徐晓帆有关。
  多半是来这里的亲戚家串门或者调养身体,或者是为了躲避什么,毕竟,自己也不是有意要躲在这里,而是被蒋竹君悄悄绑架过来的。
  徐晓帆如果知道自己在这里的话,早就应该来抓绑匪了,不可能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派个人躲在几公里远的地方监视吧。
  “二蛋,快走,马上吃晚饭了……”女人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妈的,连二蛋的名字都还记得,竟然说丧失了记忆力,还好没被徐晓帆听见,否则马上就会抓她去公丨安丨局坦白从宽呢。

  陆鸣又伸出脑袋偷偷看了一眼,却见周玉露已经快走到村口,只看见了一个背影,一时,心里面有点微微失望。
  脑子里却忍不住幻想着如何替自己和周玉露在这个宁静的小村庄安排一次浪漫的邂逅,说不定还能把那天晚上在毛竹园没有做完的事情继续做下去呢。
  可一想到自己目前还是处于“被绑架”阶段,不能跟任何人接触,心里还真有点焦急,琢磨着自己完成了财神赃款的转移工作之后是不是该重出江湖了。
  说实话,在董家岭“被绑架”的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琢磨着自己将用一种什么方式重新出头露面。
  毕竟,他不可能一辈子处于被绑架的状态,总要重新回归社会,过正常人的生活,要不然那些钱对他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管怎么说,自己毕竟是个年轻人,如果真的像个小老头一样整天守着一堆钱与世隔绝的话,岂不是成了财神的守墓人?
  陆鸣被周玉露的突然出现搅的心神不宁,原本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止水,只要面对着一箱箱钱就心满意足了,可这时才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只是迫于各种压力,才不得不委曲求全躲在这个山沟里,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妈的,说白了,还是有一颗不安定的灵魂啊,可问题是,怎么样才能让自己从“被绑架”状态自然地成为一个自由人呢?

  蒋竹君那婆娘的馊点子也不见得高明,什么从绑匪手里逃出来?哪儿有这么容易?徐晓帆相信才怪呢。
  要想从绑匪手里活着出来,最可信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公丨安丨局解救出来,只有这样,徐晓帆才相信自己是死里逃生,而不会对自己失踪的这几十天时间疑神疑鬼。
  “哎,你小子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干嘛?你是谁家的客人?”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陆鸣吓了一跳,嗖地转过身来,却发现那个钓鱼的老头站在那里一脸警惕地盯着他。
  陆鸣定定心神,说道:“啊,我一直在看你钓鱼……我是……那个雅丽家的客人……”
  老头把陆鸣打量了几眼,忽然笑道:“哎呀,你是雅丽家的外甥女婿吧,什么时候来的……”
  陆鸣苦着脸哼哼道:“啊,你怎么知道……刚来刚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