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3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非,”卡带抬起头,眼睛里又充满了希望。
  “卡带,除非什么?”我焦急地问道。
  “除非我们能搞到一个话筒,而且是二战时期的话筒。”卡带如释重负的说道。
  “我去,搞一个二战时期的话筒,这不是扯淡吗?”我心里暗骂道。
  “嫩妈老二,看来我们真的要找潜水艇了。”老九嘴角微微往上扬了一下,笑容重新挂到了脸上。
  我迟疑了片刻,也悟到了老九话里的意思,潜水艇里面肯定有电台呀,有电台的话肯定会有话筒呀!
  已经到了午餐的时间,我们商议了一下还是先要搭建一个简单的厨房,工具箱被我们收拾出来,做成了一个炉子,这已经是我们做的第三个炉子了,前两个短命鬼死的都很惨,我们希望这一个寿命能长一些。
  炉子做好之后,手摇发电机又发挥了它的另外一个作用,我们把导线短接后将卡带的鸭绒引燃,又搞了一些易燃的杂物丢到铁箱里,火苗稍大了之后把桦树枝放入,火焰一点点的变的旺盛了起来。
  德国鬼子留下来了一些吃饭用的军用饭盒,岁月并没有把这些东西摧残掉,简单的去掉了表面的浮锈,抓一把雪丢进去,热水也就随之而来了。
  虽然生鱼的营养价值很高,而起维生素也没有被破坏,但是目前的温度吃生鱼对牙齿的考验实在太大,大厨将鱼剁成小块后丢到了饭盒里,做了一顿没有味道的水煮鱼。
  我们忽然非常想念那只死掉了老公以及情敌的北极熊,如果能把它抓住,我们就能提炼油脂,然后利用它的油脂来炸鱼吃,虽然它没有熊鞭这种大补的器物,但是熊掌熊胆也是无比上等的食材呀!
  吃过毫无滋味的水煮鱼之后,大厨和卡带继续留在基地里看守柴油机,老九则招呼我去银河,毕竟我们的猜测还没有得到验证,冰洞底下到底有没有我们梦寐以求的潜水艇,还是一个未知数。

  “抽烟,抽烟。”卡带从衣服兜里突然掏出来几个烟头,我瞥了一眼过滤嘴上的商标,竟然还是免税的中华。
  “嫩妈卡带,你个小逼养的竟然还吃独食。”老九一边笑,一边从卡带手里扒拉了一下,挑了一个烟头比较长的叼到了嘴里。
  “九哥,这一看就是老鬼抽完烟剩下的。”我比较挑剔,找了一个过滤嘴看起来还算正常的。
  “哎呀呀,老鬼没有传染病吧。”大厨随手拿了一个,一脸嫌弃的说道。
  “嫩妈老刘,就你身上那病,传染等于嫩妈治疗了。”老九鄙视的看了一眼大厨后怒道。
  引燃一根树枝,几个人将嘴里的香烟点着,带着老鬼口臭味的中华沁入肺里,尼古丁随着血液一点点的流进了我的大脑皮层,记忆层里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昂贵的香烟了,这让我有些醉烟,头晕不像样子。
  我扶着墙站着,老九以前吸烟很快,一整支烟三口基本上就只剩过滤嘴了,可是在这个艰难的日子里,半截香烟让他享受了好一阵子。
  “嫩妈老二,老鬼是不是不刷牙。”老九把烟头丢到火炉子,吐了几口唾沫。
  “九哥,今天太阳这么好,我们是不是去冰洞那里看看?”想到老鬼满口的黄牙,我也忍不住有些颤栗。
  “嫩妈卡带,你跟老刘留下看家,嫩妈卡带,看好柴油机,记住一定要大厨距离柴油机三米之外。”老九盯着卡带,那表情好像我军首领马上撤离,把看守阵地的任务交给了敢死队。
  “水,水头,我尽量。”卡带被老九看的有些发毛。

  “嫩妈老二,走。”老九没有多余的废话,给我使了一个眼色。
  雪地反射的太阳光有些刺眼,两个人戴上酷奇,小心翼翼的滑到银河边上。
  掀开覆盖好的木板,冰洞上还是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两个人用准备好的棍棒将冰捣碎,我趴到冰上,把头伸到冰洞里,眼睛瞪得大大的,往下看去。
  河流已经冻住了好长的时间,没有了流动,所有的杂质都沉淀了下来,真真正正的是清澈见底。
  “我去,九哥,底下什么东西也没有呀!”我眨了好几下眼睛,发现除了河底的泥沙,根本没有所谓的潜水艇。

  “九哥,不对呀,鬼子的日记本上不是记载的水深7,8米吗,现在也就有个两米就不错了呀!”我疑惑的说道。
  “嫩妈我看看。”老九也把头伸了过来。
  “嫩妈水怎么这么浅?”老九抬起头,一脸的不知所措。
  “九哥,难道德国鬼子日记上面的数字不是代表的水深?”我仔细想了一下,似乎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老九没有说话,往后退了几步,从银河的冰上走下来之后又快速的往山上狂奔。
  “九哥,怎么了?”我没搞懂老九动作的意义,难不成这哥们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想要以死谢罪?
  “九哥,没关系的,就算是找不到潜水艇也没关系的!”老九往上狂奔的速度让我有些惊讶,这分明真的是不想活了的节奏呀。

  老九跑到30米开外之后,整个人突然停住了,他把眼镜摘下来,开始往银河的方向看过来。
  “我去,老九不会真的想自杀吧,这明显是想要再看世界最后一眼呀!”我一边想一边沿着老九奔袭的路往上跑。
  “九哥,别,别乱想。”我气喘吁吁的来到老九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嫩妈老二,你看底下。”老九用手指了一下银河。
  “九哥,怎么了,底下怎么了?”我顺着老九的手看过去,除了一片雪就是冻成冰棍的银河,根本就没有一点异常。
  “嫩妈老二,你看银河的两边。”老九表情有些不太对劲,看上去十分的兴奋。
  “两边?”我揉了揉眼睛,银河的两边除了雪也没有什么东西呀,难道雪里面藏着潜水艇?
  “嫩妈老二,这银河缩水了,嫩妈80年了,没想到竟然从8米深缩到3米了。”老九摸了一下下巴,大发感慨。
  “缩水了?”我又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银河的两岸很高,很明显的像是从中间纵切了一下,难道这80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地壳运动,让整个银河的水位下降了4,5米?
  “嫩妈老二,我们这次发了!潜水艇现在基本上是和水面相平的,甚至嫩妈比水面都高!”老九已经开始手舞足蹈了。
  “九哥,就算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现在河里的冰那么厚,那潜水艇根本就出不去了呀!”我感觉老九的自尊心实在是太强了,潜水艇本来就是我们意淫出来的东西,这明摆着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我们在最初流落到这个岛的时候,我可是仔细观察过全岛的地势结构的,夏季银河水深并不比冬季深多少,如果真的有潜水艇,我肯定能在第一次巡视银河的时候发现它的踪迹。

  “嫩妈老二,我们回去把鬼子的日记弄过来。”老九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他激动的朝基地里跑去。
  我被老九搞的稀里糊涂的,在我印象里鬼子的日记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到5分钟,老九从基地里跑了出来,手里多了德国人的那本日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