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许,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他们就将话题转到了王圆的案子,时间很晚了,但是,他们没有丝毫的困意。彭长宜已经想好不回家睡去了,一是他没有跟沈芳打招呼,唯恐又遭到沈芳的痛批,搞不好又要给自己锁在外头了,想起上次半夜回三源的情景,他就有些心悸,要知道自己一个人开着车,走在险峻的盘山路上,是多么瘆的慌;二是他也想跟江帆聊个通宵。他们聊了好多,聊到了当前的政局,聊了锦安,聊了三源,聊了亢州,还聊了许多的人和事,过去那种畅谈的快意,又重新回到两个人的身上。

  眼看快到12点了,彭长宜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就感到肯定是沈芳知道自己回来了,才给他打电话,他对刚才自己的不回家的想法有了愧意,跟江帆说道:“是家里,我没有跟家里说我回来了。”
  江帆笑了,示意他接电话。
  彭长宜摁下了接听键,刚“喂”了一声,就听里面传来女儿娜娜的哭喊声:
  “爸爸,你们为什么都不管我了?我好怕呀?”
  彭长宜一听,“噌”地从沙发上站起,说道:“娜娜,怎么了?别急,告诉爸爸,发生了什么事?”
  娜娜抽泣着说道:“爸爸,我做梦了,好可怕,爸爸,快点回来吧……”

  彭长宜说道:“乖,不怕,妈妈呢,去找妈妈,去跟妈妈睡。”
  娜娜哭得更欢了,说道:“妈妈单位有事,还没有回来,爸爸,我怕,好怕呀,你们为什么都不管我了,呜呜呜……”
  彭长宜的心提了起来,他急切地说道:“娜娜,别哭,告诉爸爸,妈妈还没回来?好、好、好,乖,不怕,爸爸回来了,爸爸两分钟就到家,你等着啊,等着爸爸,一会你就会听到爸爸的开门声,把你屋里的灯打开,打开灯就不怕了。”
  彭长宜说着,一边拿起自己的手包,一边往出走,走到门口,他回头看了一眼江帆,江帆赶紧起身,冲他挥手,说道:“赶紧回去吧,明早咱们再联系。”
  彭长宜点点头,走出门后,回头跟江帆挥手再见。他继续跟女儿说着话:“娜娜,乖女儿,你是最勇敢的孩子,我听妈妈说你这次考试全班第二,真是好极了,爸爸为你骄傲和自豪,不愧是我的女儿,好女儿,娜娜,听爸爸的话,开开灯。”
  “爸爸,灯开着呢,但我就是怕,你快点回来吧,爸爸——”女儿仍然在哭。
  彭长宜急忙往出走,他不停地和女儿说着话,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他唯恐女儿再次陷入恐怖的梦里,出来后,他招手叫过来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地址,出租车向他伸出两根手指头,彭长宜一愣,知道碰上宰客的,夜间打车,遇到黑车,往往都翻倍。他没有理会他,而是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嘴里仍然在跟女儿说着话。
  几分钟后,彭长宜就到了家门口,他只掏出十元钱,司机不干,追了出来,不让彭长宜走,彭长宜转身冲他吼了一嗓子,说道:“我给你十块钱已经不少了,平时打车到这里就七块钱,要不咱们就找个地方说得说得去?”
  那个人自知理亏,收起钱说道:“半夜碰见鬼了,倒霉。”
  这时,就听娜娜在里面哭着说道:“爸爸,我也怕鬼,都快十分钟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呜呜——”
  彭长宜说道:“娜娜,别哭,爸爸在摁门铃,你听,听到了吗?现在爸爸正在用钥匙开门,听见爸爸开门的声音了吗?对,对,对,爸爸在关门,哈哈,我都看见你房间的灯光了,乖,爸爸回来了,娜娜不怕了——”彭长宜故意把关门的声音弄得动静很大,然后他三步并作两步就迈上了台阶,推门没有推开,赶忙又用钥匙开开北屋的门,他进来后,打开客厅的大灯,叫道:“娜娜,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他一边说着,就一边推开了女儿房间的门,就见女儿穿着小裤头,手里还拿着桌上的电话,满脸泪痕地蹲在床上,还在对着话筒叫“爸爸”,看见彭长宜果真进来了,她扔下话筒,“哇”的一声,就扑到了彭长宜的怀里,哭着说道:“爸爸,你们为什么都不要我了——”
  女儿的小身体冰凉冰凉的,还一个劲地哆嗦,看来的确是吓得不轻,彭长宜紧紧地抱着女儿,不停地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她说:“谁说都不回来,爸爸不是回来了吗?爸爸今天有事,临时回来的,因为事情紧急,所以没有告诉娜娜,娜娜不怪爸爸,是不是?”
  娜娜抽泣着点着头,逐渐在爸爸的怀里安静了下来,彭长宜从桌上抽出纸巾,给她擦着鼻涕和眼泪,说道:“告诉爸爸,梦见什么了?”
  娜娜说:“梦见妈妈被一条大蛇捆住了,不说了,不说了,好怕……”娜娜再次扎进爸爸的怀里。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可能是写作业累了,人,只要一累,就做噩梦,我,还有妈妈,我们也都会做这样可怕的梦,明天天一亮,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可眼下天还没亮,所以我才害怕呀——”娜娜说道。
  彭长宜笑着说:“天不亮也没事,你只要把灯打开就行了,跟天亮一样。”

  娜娜认真地说“每次妈妈晚回来的时候,我都是开着灯睡着的。”
  彭长宜这时才问道:“妈妈下班没有回来吗?”
  “没有,就让一个司机叔叔给我从饭店送回了饭,然后叔叔关上门就走了,我吃完后就开始写作业,写完作业就睡觉了,就梦到了妈妈被大蛇捆住了。”娜娜嘟着小嘴一五一十地说道。
  这时,就听外面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彭长宜伸出一根手指头,“嘘”了一声,说道:“是妈妈回来了。”
  娜娜支愣着耳朵听了听,裂开小嘴就乐了,她跟爸爸小声说道:“是妈妈。”然后,就冲着外面大声喊道:“妈妈——”
  沈芳在答应一声后就进门来了,她看到彭长宜的一霎那,居然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极为的不自然,说道:“你怎么回来了?怎么没有看到你的车?”尽管是一如既往的疑问句式,但口气里明显地有了不好意思,没有了以往的理直气壮。
  彭长宜没有看她,当着女儿的面也不能跟她吵,就没好气地说道:“我怎么就不能回来呀?”
  沈芳又是一愣,出乎意料地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跟女儿说道:“娜娜,妈妈不是说让你先睡觉吗?”
  彭长宜说道:“是睡了,做噩梦着,吓哭了,给我打电话,正好赶上我回来,不然指不定吓成什么样呢?”彭长宜说完,就走出女儿的房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沈芳在里屋哄着女儿,直到女儿躺下后,她才出来,看了一眼绷着脸的丈夫,没有说话,而是进了卧室,拿上睡衣,出来后才说道:“我去洗澡。”
  彭长宜没有理她,坐在那儿,拿起遥控器,想了想又放下了。等沈芳出去后,彭长宜站起身,轻轻推开女儿房间的门,就见女儿的房间还亮着灯,女儿睁着两只小黑眼珠子在偷偷地看着他。

  他笑了,搬过来一只小凳,坐在女儿的床前,说道:“怎么还不睡?”
  女儿撩开被角,小声说道:“你会和妈妈吵架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这小脑袋在胡思乱想什么?爸爸和妈妈怎么会吵架呢?快睡吧,明天早起还要去上学呢,来,闭上眼睛,爸爸看着你睡。”说着,彭长宜就伸出大手,盖在了女儿的眼睛上。
  娜娜笑了,就转过身去,闭上眼睛睡着了。
  彭长宜直到女儿的呼吸声变得匀称平静后,他才起身给女儿关上了房间的大灯,打开一盏小地灯后,轻轻地走出来,带上了房门。
  他仍然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等着沈芳洗澡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