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5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喝了一口水,说道:“王圆和贾东方曾经在一个部队服役,贾东方是王圆的班长,由于王圆不给贾东方上供,贾东方就百般折磨王圆,不是让他干苦力,就是增加他的训练强度,对他进行非人的折磨,经常打骂,但是王圆这小子很倔,一是不跟家里说,二是坚决不向贾东方屈服,有一次夜里,被贾东方体罚,赤脚站在雪地里,差点没冻死,冻掉了好几根脚趾。部队怕事情闹大,给贾东方的处分是开除回家,给王圆弄了一个三等功,跟地方说是王圆在巡逻中冻坏了脚趾,从此,王圆就成了跛脚。王圆回家后,就立志要报仇,他经商,他办公司,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仇,他截留贾东方的货物,他举报贾东方走私,让贾东方损失巨大,他还找过我,不让基金会支持贾东方,那个时候,贾东方内外交困,不得不铤而走险走私丨毒丨品,当然,也被王圆举报了。贾东方有个女助理,是王圆花重金安插在贾东方身边的眼线,在贾东方头被抓起来之前,王圆就安排那个女助理消失了,后来贾东方被判死缓,他一直认为是女助理举报得他,越狱后,先去找女助理算账,才知道王圆才是幕后的操手,捅了女助理好几刀后,抢了女助理的车和钱,又雇来一个原来的小弟,就来亢州找王圆复仇来了,但是王圆当时没在,他就绑架了雯雯,雯雯正好跟丁一在一起……”

  江帆手一直紧紧地握着杯,不敢出声打扰他。
  彭长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遭大罪了——”说着,彭长宜就端起水杯又喝了一口水。
  江帆紧张地说道:“谁?是……她?还是雯雯?”
  彭长宜放下水杯,说道:“雯雯当时已经怀孕,因为雯雯也剪了短头发,曹阳派人给她办调动手续去了,她没事,下午就陪雯雯去妇幼体检,贾东方只是听服务员说王圆媳妇刚跟人出去,是短头发,所以,他们就绑架了她俩。贾东方问哪个是王圆的媳妇,丁一当时就意识到是王圆的仇家寻仇来了,为了保护雯雯的孩子,她就说她是王圆的媳妇,您想,她能少挨打吗?在掩护雯雯逃跑的时候,差点没把小命送了,那天晚上,我参加了救援行动,贾东方拿她当了人质,用刀顶着她的脖子,贾东方被击毙后,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都是血,昏迷过去了……”

  江帆的心早就一窝一窝地疼了,他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她后来怎么样了?”
  彭长宜说道:“后来当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在亢州市医院住了三天,出院的时候,我去接的她,晚上王圆给她和雯雯举办了压惊晚宴,部长和尚德民、曹阳我们几个参加的,晚宴结束后,她说要先回单位看一眼,一是把办公室的钥匙交出,二是看看办公室还有她的私人物品没有,因为上次他父亲来的那天夜里,已经把她宿舍的东西全部清理回去了。吃完饭后,我开车带她去的单位,您知道吗?她进去了大半天才出来,出来的时候,怀里只抱着一件东西,您知道她抱的是什么东西吗?”

  江帆瞪大眼睛看着彭长宜,他想象不出丁一抱着什么。
  “她抱着市长酒,这是那天晚上她给我的最大感触,她要把她的市长抱走,不能留在亢州,至于她还带走了什么我就没看见了,我看见的只是那一提帆树酒和市长酒的礼品盒……”
  听到这里,江帆坐不住了,他“腾”地站了起来,来到窗前,撩开窗帘,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心潮起伏,有些难以自制……
  彭长宜知道自己的话触动了江帆,半天他才冲着江帆的后背说道:“市长,您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江帆点点头,说道:“是啊,不过我在几天前已经接受了一个女人的爱意……”
  彭长宜皱着眉,说道:“什么?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帆沉默了半天,才转过身,坐了回来,说道:“我听说她已经和她的同学如胶似漆,而且,他父亲当年亲口跟我说过她的那个同学,你知道,我之所以去支边,为的就是让她忘记我……再有,内蒙那个地方,机关里,只有我一个人是内地干部,晚上唯一能陪伴我的除去孤独就是寂寞。长宜,我在亢州过过这样的日子,这瞒不了你,但那里和亢州还不一样,亢州有你和卢辉,内蒙我只有一个巴根,巴根还是孝子,晚上必须回家服侍生病卧床的老妈,不瞒你说,我去了那边后,的确有过追求者,但是都不能让我动心,我的心已经死了,爱不起来了,后来,老校长也就是袁副书记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同样是内地支边来的女医生,好长时间我都没有答应,这次头来北京的时候,我答应她了,长宜,我四十多了,父母亲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他们为我操碎了心,另外,不瞒你说,我有些耗不起了……”

  彭长宜理解一个男人在千里之外的茫茫草原,是如何忍受心理和生理煎熬的,他也听雯雯说过,贺鹏飞追丁一追得很紧,但是,他总感觉丁一的心里还是装着江帆的,于是就说道:“她那个同学我知道,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她和那个同学定亲或者结婚什么的,应该不能说她已经和那个姓贺的好上了。”
  江帆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有道理,就是没有那个同学,我当年已经答应他父亲了,你说,我还能再回去找她吗?”
  “当然能,当年您的情况和现在不一样,怎么不能?”彭长宜说道。
  江帆仰望着外面的夜空,深沉地说道:“长宜,实不相瞒,亢州,我回来过,阆诸,我也去过……”
  “哦?”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
  江帆缓缓地说道:“那次,我和袁小姶办完离婚手续后,我就开着驻京办的车回来了,下了高速路,没有冒昧地给她手机打电话,而是打给了她单位,才知道她调回去了,我就又去了阆诸,到了阆诸电视台门口,刚想下车,就看见她那个同学开车把她接走了,那个门卫告诉我,那是她的男朋友,后来又有消息证实,她的确和那个同学好上了。”
  “可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她总也不结婚?再说了,您怎么也要见她一面再决定下来的事啊——”彭长宜遗憾而又不满地说道。
  江帆坐了下来,又点着了一根烟,彭长宜发现他的动作很娴熟,看来他学会抽烟已经有些时日了,并且已经有些瘾了。
  江帆猛吸了一口,说道:“长宜,我早就过了冲动的年龄了,既然当年答应了她的父亲,既然她已经有了心上人,我就不会去再去纠缠她了。她也不小了,三十了,她该有自己的生活了,该有个同年同辈的人去爱她,我耽误她太多了……”
  “可是,可是……”彭长宜可是了半天,也没有“可是”出什么,也许,丁一的心里真的有了其他的人?
  但是,有一点彭长宜可以肯定,即便丁一的心里真的有了其他的人,他相信江帆还是她的最爱,只是,江帆要做一番努力才是,毕竟,凭江帆这个样子,要想重新追求到丁一,得到丁一的谅解,是需要过程和时间的。
  想到彭长宜又说道:“其实,有好几次我都想跟丁一说明白真正的原因,但是您当初是那么坚决地要我保守这个秘密,所以,我也就不好跟她说了,如果她知道了真正的原因,她还会回到您身边的。”

  江帆苦笑了一下,说道:“不能让她知道,你想,她的母亲去世后,父亲,是她唯一的一个亲人,是她的最爱,但是他父亲却亲手打碎了她的爱情,她能原谅她的父亲吗?我不想因为我造成他们父女之间的裂痕,再说了,他父亲当年找到我的时候,我们俩也是这么约定的,我当时也的确是理不直气不壮,换做你,你也会这么做的,这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责任。”
  是啊,换做彭长宜,彭长宜也会这么做的,一个深爱着的人,关键时刻,连自己的爱情都能放弃,还有什么不能为爱人做的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