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盾酒店经过招商,又重新开业了。彭长宜没有走金盾酒店的门口,而是从宾馆旁边的小门直接上了步行楼梯,来到了王家栋的房间。他敲开门后,江帆和部长正在里面谈着什么,有些烟雾缭绕,彭长宜推开门后,下意识地咳嗽了两声。

  彭长宜忽然发现,江帆在抽烟!
  江帆看见他后,立刻将半截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急忙起身,老远就向彭长宜伸出了手。
  高原的风,吹黑了他的脸,吹沧桑了他的容颜,尽管他依旧保持着儒雅、深沉、镇静的风度和气质,但是,此时的江帆,和两年前那个玉树临风、俊逸优雅,换句话说细皮嫩肉的江帆判若两人了。
  彭长宜只看了一眼,就不忍心再看江帆了,他双手同时伸出,紧紧地握住了江帆伸过来的手,却把目光投到了别处。

  部长王家栋笑了,说道:“长宜啊,那段时间你总是念叨江市长、江市长的,怎么见面了,你都不敢看他呀?”
  彭长宜听部长说这话后,很感慨,他说:“不忍心的啊不忍心!”
  江帆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是不是不忍心看我现在这张脸?”说着,自己摸了一下。
  彭长宜看了他一眼,又掉开了目光,郑重其事地点着头,说道:“您说不说的呀,还真是这么回事。”
  “哈哈。”江帆和部长都笑了。
  王家栋说:“我开始也是这个心理,想当年那个风度翩翩的北京大部委的才子,如今被高原的风和高原的太阳晒成了这样?哈哈,除去牙齿没变黑外,哪儿都变黑了。”
  江帆赶紧指着心口说道:“这里还是红的。“
  彭长宜这才把目光投在江帆的身上,他说:“还有一样没变黑,那就是依然的白衬衫。”
  “哈哈。”江帆伸出手,捶了他一下。

  彭长宜再次看了看江帆,说道:“高原的风和太阳,唯一在您身上留下的好处就是身材健壮多了。”
  “哈哈。”江帆又给了他一拳。说道:“长宜,不错啊,进步不小,刚才王书记还在夸你呢。”
  彭长宜说:“这话我不信,书记如果夸我,就不是校长只是书记了。”
  “哈哈,臭小子。”王家栋笑着说:“好像我没夸过你似的。”

  彭长宜认真地说道:“我印象里就没有过。”
  王家栋说:“你就亏心吧。”
  “最起码没有当面表扬过。”彭长宜据理力争。
  江帆笑了,说道:“你需要的不是夸,是鞭策!”
  彭长宜咧着嘴说道:“鞭策的同时也得给点草料吃才对。”
  “哈哈。”王家栋又笑了,说道:“你们俩先聊两句,我出去安排一下。”说着,就走了出去。

  江帆笑容可掬地看着彭长宜,彭长宜也看了他一眼,弯腰给江帆的杯里倒了一点水,故作痛苦状地说道:“市长啊,不是一般的想您啊!您怎么着也得让我们联系上您啊,我是天天背着您留下的那首诗入睡啊——”
  江帆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说道:“长宜,好兄弟,我知道你的心意,想,肯定是想,我又何尝不想你们?但是我知道,尽管我们断了联系,情谊,是什么时候都断不了的。”
  彭长宜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搓着双手,眼睛看着别处,说道:“这倒是真的。”
  有千言万语要对江帆说的彭长宜,现在忽然却不知先说什么好了,他便去端面前自己带来的杯子,才发现,杯里只有一口水,但他仍然端了起来,喝了一口。
  江帆看出了彭长宜明显的不自然,就说道:“长宜,尽管咱们没有联系,但是我知道你的每一次进步,为你感到高兴和骄傲。”
  彭长宜搓着双手,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道:“您又不接我电话,跟亢州一点联系都没有,您怎么知道的?”
  江帆笑了,想去抽烟,想了想彭长宜不抽烟,就又把烟盒放回原处,说道:“我是听樊书记说起的你。”
  “哦?樊书记最近怎么样?”
  “樊书记想动动,目前正在活动。”
  但凡在官场上听到“动动”这个词后,就知道不想在原来的地方当官了,想挪个地方;“活动”,就是跑动,俗称,就是跑官。彭长宜听后点点头,又问道:“有目标了吗?”
  江帆说:“目前上边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省会城市市委书记,省委常委,一个是省委组织部长,他比较倾向于后者,不想为了那些个硬性指标操心费力了。”
  “是啊,太好了!市长,市长啊,您说您要是不走,再忍个二三年多好。您这次是名符其实地牺牲在胜利的前夕了……”

  江帆笑了,又要去摸那盒烟,彭长宜伸手把烟拿过来,抽出一支,叼在自己嘴上,点着后,递给他。
  江帆接过了香烟,笑了一下,说道:“各有利弊,二三年说起来好忍,可是兴许有人连忍都不让我忍,我去支边,一点都不后悔,何况,还有官场之外的许多因素,所以,我选择的应该没有错。”
  彭长宜点点头,官场之外的因素他是清楚的,他说道:“也对,换做我,我也会走这条路。”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长宜,说句真心话,听到你进步的消息,我的确很高兴,比自己升迁还要高兴,有一种感觉,就像后方有人的那种感觉。”
  江帆说得很实在,彭长宜知道他是真心为自己高兴,就不好意思地说道:“就像当初您说自己的那句话一样,我也是这样,只是幸运而已,并不是我水平有多高。”
  江帆看着他说道:“长宜,不要谦虚了,你,我是了解的,如果说是幸运的话,也是你有水平把一些不利的因素转化为幸运的因素,这一点,我和部长刚才还讨论着呢。再有,幸运,从来都是跟有准备的人的,你具备这方面的实力和能力,才能既‘幸’又‘运’。”
  彭长宜憨憨地笑了几声,说道:“别听部长的,我就是什么都不是,他都看着我好。市长,您在电话里说调到自治区去了?”

  江帆喝了一口水,习惯地两手只在身体的两边,靠在沙发上,说道:“是的,说到这一点,我也有些幸运,新调来一位副书记,居然是我在党校学习时的副校长,亲自给我发表过论文的那个人,所以他来后不久,正赶上自治区准备发展风电事业,并规划出了下一个五年计划的项目,因为我是内地来的干部,在北京又有些关系,所以就推举了我,把我调了上来,专门负责这一项工作。”
  尽管江帆的脸上有了高原的沧桑之色,但这丝毫掩饰不住江帆仍然是个美男子,他说话的神态、气质、一颦一笑,仍然不失一位魅力官员的典型形象,仍然是彭长宜心目中的偶像。
  彭长宜忽然就想到了丁一,他的心动了一下,刚要说什么,部长从外面进来了,说道:“开饭、开饭,咱们今天哪儿也不去,就在我这里喝几杯,叙叙旧。”
  江帆说道:“王书记,我还是怀念您做的王氏私家菜啊。”
  彭长宜感慨地说道:“多么温馨的回忆啊!想想都馋,只是现在咱们没有口福了,时间都给了孙子了!”
  “唉——眼下也没有心情鼓捣这些了,时间没有完全给孙子,都给了孙子他爹喽。”王家栋叹了一口气。
  江帆赶紧说道:“没关系,我以后会经常跑北京的,抽冷子我就回来,我相信,总能碰上您心情好的时候吧?”
  “哈哈。”王家栋用手指着江帆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