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那就好,雯雯,小圆不在家,你要照顾好老人和孩子,困难都是暂时的,过了这一段就会好的。”
  雯雯沉默了一会说道:“彭叔儿,放心,我会的。”
  挂了雯雯的电话,彭长宜琢磨着到底是政法委书记,行事果然仔细小心,想到这里,他给老顾打了一个电话,说道:“老顾,你马上开车去街上,给我买一个新手机回来,要体积小、便于携带的,只要能接打电话就行。”
  老顾问道:“光买手机吗?”
  “当然要有电话卡,记住,不要特别的号码,普通号就行。”彭长宜进一步嘱咐道。
  晚上,彭长宜没有出席任何应酬活动,而是早早就回到了海后基地,在基地餐厅吃了一点饭后,就回到了宿舍。他看了看表,就给部长打了新的手机号码,部长很快就接通了,彭长宜迫不及待地问道:“情况怎么样?”
  部长说道:“哦,等下啊。”说着,就听见里面声音很嘈杂,乱哄哄的。
  彭长宜又问道:“您不方便我一会再打吧。”

  部长在里面说道:“你打这个电话如果我接那肯定是方便,刚才那个小家伙,又给了我个见面礼,看我实交(浇)不实交(浇),我本来不想抱他,但我刚进门后,雯雯和孩子姥姥正在游泳池里给他洗澡,然后放在床上给他做按摩,我看见那个光溜溜的小人太好玩了,而且一个劲地看我,我就禁不住他的诱惑,抱了一下他,没想到,尿了我一身,哈哈。现在没事了,我到小圆的书房里来的。”

  说起孙子,部长的话就有些收不住了,孙子,可能是他目前最大的慰藉吧,彭长宜也笑了,说道:“被浇的滋味一定很幸福吧?”
  “哈哈。”部长开心地大笑了。
  彭长宜又说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部长说道:“雯雯进去后,很顺利,咱们猜测的密码一点都不错,一次成功。里面有几个存折,还有写给雯雯的信件,他已经预料到了自己可能有今天,把什么都安排好了,还有一张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只不过他提出,钱,雯雯可以全部拿走,但是孩子必须留下。”
  彭长宜的心揪紧了,他说道:“雯雯的态度呢?”
  “唉,那个孩子肯定当时就哭了,她出来后,两眼红红的,把信和离婚协议书让我看完之后,就把离婚协议书撕了,她含着眼泪跟我说:第一,她不会离开她的孩子;第二,她也不会离开孩子的父亲;第三,无论发生多大的事,全家人都要在一起。她说要等小圆回来全家团圆,她说她不会选择任何离开这个家的理由,说得我和你阿姨心里热拉拉的难受。”
  彭长宜心里一热,激动地说道:“雯雯做得对。”

  部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苦了这个孩子了,说真的,眼下这种情况,我也说不了大话,我只能说尊重她的选择,再有就是要她相信爸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彭长宜揉了揉眼睛说道:“当然会好起来的!那是毫无疑问的,困难是暂时的。”
  部长沉了沉又说道:“长宜,我明天出门,去趟深圳,明天傍晚的飞机,周日晚上回来。”
  明天是周六,彭长宜试探着说道:“您买好机票了?”
  “是。今天托北京的朋友买好的。”部长说道。
  “谁陪您去?”

  “我自己。”
  彭长宜想了想说:“这样,我陪您去吧,正好也不耽误上班。”
  部长说:“你能陪我去当然好,我开始也想让你陪我去,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你以后做事也要多注意一些,保存实力的最重要的,千万不要因为我们而受到连累。”
  彭长宜笑了,故作轻松地说道:“不会,您什么事都没有,我能受到什么连累?”
  部长说:“凡事小心,越是关键时刻,行事越要小心。”
  彭长宜说道:“我记住了,您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出去过,您行吗?还是找个人陪着吧?”
  彭长宜流露出了担心,部长也很感动,说道:“我是没有一个人出去过,不过那不是我无能,是因为什么事都有人给我做好了,放心,我的自理能力还没有蜕化到那一步的份上,我不让你陪我去,就没人能陪我去了。”
  彭长宜懂了,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道:“这样,还是我跟您去吧,我从三源走,如果赶不上下一个航班,我搭搭乘另外的航班,到了深圳后我再给您打电话。”
  部长说:“我说不用就不用,如果你回家的话,周日傍晚到机场来接我也行,不回家的话,再打电话联系。”
  彭长宜说:“您行吗?”
  部长笑了,说道:“那有什么不行的,好了,我们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啰嗦了。你今天去锦安着?”
  “您是听雯雯说的吗?”
  “雯雯也说着。”

  彭长宜从部长的话里听出,他还有别的信息来源渠道,不禁暗暗佩服王家栋的老道,樊文良走了这么多年了,在锦安的最高权力机关里,依然有人能为他通风报信,看来,获取信息,掌握政治动态,是混迹官场的重要法宝,在这方面,彭长宜做得就不够,看来以后也要在这方面下功夫了。
  彭长宜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有段时间不汇报了,领导有些不摸底,就把我叫去了,我就把这段工作和以后想做的事汇报了一遍,因为惦记着你们去北京的事,汇报完后就直接回来了,半路上给雯雯打了电话,知道你们办的很顺利,我也就放心了。”
  显然,部长对他的话半信半疑,说道:“就这些?”
  “是啊,就这些,我就是等领导的时间长,其实汇报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上午一直有客人,快下班的时候才轮到我。”无论如何,彭长宜都不会把跟翟炳德谈话的真实情况告诉部长的。
  部长没再追问,就说道:“我去深圳也是看了小圆的信后临时动意的,我下午跟小圆的法律顾问通了一个电话,有一些情况我们沟通了一下。”

  “法律顾问?”
  “是啊,我下午跟她通了电话,小圆已经提前请好他做辩护律师,我也表示认可,并按照小圆的意思,提前预付了一笔律师费。”
  “您去深圳的事,她知道吗?”
  部长说:“只有你一人知道,雯雯和你阿姨都不知道。”

  彭长宜知道如今可能只有自己才是部长的主心骨,所以他说道:“长宜明白,我不告诉她们。我24小时开机,您有什么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另外,我也有了新手机,也是下午买的,你拿笔记下我的号码,也告诉雯雯,让她有事打这个电话。”
  部长说道:“好的。”
  彭长宜告诉了部长的号码后,又不放心地说道:“您到机场后,如果不知道怎么登机,就多问工作人员,千万别上错了航班。”
  部长笑了,说道:“我还没老到那份儿呢,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要去换件衬衣,湿湿的真不舒服,顺便看一眼孙子就回家了。”

  部长说完就挂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