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都觉得自己有些言不由衷,但是显然市委书记愿意听,他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彭长宜不得不在想,王圆犯事,这和部长扯得上关系吗?他在心里不由地为部长捏了一把汗。

  翟炳德又敲打了一番后,看了下表,就站起身,最后跟彭长宜说了一句:“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今天就到这儿吧。”说着,看了他一眼,起身就要往出走。
  彭长宜说道:“不会,您放心,我做事是有原则的。”他一边说着,也紧忙着跟在翟炳德的屁股后面准备往出走。
  翟炳德嘟着脸说道:“嗯,那就好。”
  走到门口的时候,彭长宜说道:“翟书记,如果您没其它的指示我就回去了。”
  翟炳德回过头,严肃地说道:“回去吧,别没事总是往回跑,现在胆子大了,连假都不跟市委请了。”
  彭长宜赶紧缩了一下脖子,说道:“昨天没来得及。”
  “不光是昨天吧?”翟炳德盯着他说道。
  彭长宜嘿嘿地笑了,看着他不再说话。

  翟炳德重重地看了他一眼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这才收住笑,快速地下了楼,走出这座苏式的小洋楼。然后让老顾立刻开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出了大门口,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没有到戴秘书长那里去,因为他知道,在这座楼里的一切活动都会在翟炳德的掌握之中,坐车出来后,老顾给他递过来一条毛巾,说道:“擦擦汗。”
  彭长宜接过毛巾,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和脖梗还有前胸,全都湿透了。
  尽管翟炳德言辞严厉,以至于他紧张的后背都出了汗,但是,彭长宜心里有数,目前,翟炳德对自己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官场上往往就是这样,如果你的上级领导还能指出你的不足或者是错误,也就是说还能教训你的时候,就说明他目前是不会办你的,一旦对你的工作和个人品行大加肯定或者是赞赏的时候,那么你就离倒霉不远了,说不定不出三天,你就得挪地方,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连领导都懒得教训你、骂你的时候,也就是危险降临的时候。

  彭长宜到不为自己担心,他担心的是翟炳德对部长的态度。翟炳德毫不掩饰地部长的态度,旁敲侧击要彭长宜离王家栋远点。只是此时的彭长宜,丝毫想不到翟炳德要拿王家栋怎么样?因为在彭长宜的眼里,王家栋简直就是无懈可击,除去王圆这一码事。
  他现在还记得部长跟他说过的话:小子,我跟你说,我个人什么事都没有,如果有人硬要往我头上安事,没事也会变成有事…….
  难道,部长已经预料到什么了?
  这一路上,彭长宜都是心事重重。

  老顾问他:“咱们回哪儿,是亢州还是三源?”
  彭长宜想都没想就说道:“三源。”
  是啊,这个时候他不能回亢州了,刚挨了训,马上就回亢州,傻子才那么做呢?今天,市委书记的话指向很明确,他怎么能以卵击石呢?
  其实,部长也是有意要保护彭长宜的,他只是因为昨天密码的事叫过彭长宜,除此之外,他没有叫他回来过,雯雯想今天让彭长宜跟着去北京,都被部长拒绝了,全家以给孩子去儿童医院看病为名,今天去了北京,也不知道雯雯打开没打开保险箱。
  本来彭长宜今天是不打算回三源的,他也是不放心密码问题,想等部长他们回来后再回去,他很奇怪翟炳德居然暗中掌握着他的行踪,只是不知道是从三源还是从亢州获知的他回亢州的消息,仔细想想,有可能是从亢州获知的,因为彭长宜只要一回来,就直接去金盾酒店或者宾馆,他的车是三源的号牌,非常显眼,亢州政界的人都认识他的车,有许多次是人们看到了他的车后给他打电话的。看来,自己的确该注意一些了,不能一回来就直接去金盾宾馆了,最起码,不要这么大摇大摆地去金盾宾馆找部长去了。

  半路,老顾把车停在了服务区,彭长宜没有下去,他在车上给雯雯打了电话,里面很乱,雯雯大声告诉他,他们目前在儿童医院,一会给他打回去,彭长宜便不好往下问了,可能雯雯知道他电话的意思,就又追加了一句,说道:“彭叔儿,我们都好,看完病就回去了,你不要惦记了。”
  彭长宜想起来了,雯雯说话很慎重,看来没白当王家栋的儿媳。
  彭长宜欣慰地笑了,从雯雯这话中,他知道密码问题有可能解决了。
  老顾从卫生间出来后,上了车,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问道:“咱们回去吃?”
  彭长宜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一点多了,他看了看,说道:“再坚持一下,回去吃,服务区的饭没法吃,还贵。”

  老顾笑了一下,没说话,他从旁边掏出一袋花生米,扬手递给了后面的彭长宜,彭长宜没有接,说道:“我不想吃。”
  老顾又将花生米放回到了远处,说道:“老吉特地嘱咐我,再弄点花生米回来,结果又忘记买了。”
  彭长宜说:“他倒吃欢了牙了,哼。”
  下午,彭长宜没有去上课,他很疲惫,上午跟市委书记的谈话,似乎让他消耗了大量的精气神,一直萎靡不振,不知是吓的还是为部长担心,他回到办公室,告诉小秘书,自己眯一会,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吵醒他。

  把办公室的门和里屋宿舍的门反锁上,彭长宜躺在床上,他睡不着,把上午翟炳德说的每一句话,都在脑海里至少回放了十遍以上,没有漏过一个细节,哪怕他一个动作和一个皱眉的表情,尽管他的话显而易见不难理解,但是彭长宜仍然在仔细咀嚼着他的每一句话。他甚至在想要不要告诉部长,不过凭部长的睿智和多年的从政经验,部长肯定想得会更深远。
  这时,他的电话传来震动,彭长宜拿起一看,是就陌生的号码,他没有接,一直等手机震动完成,但是很快,电话又震动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号,这次他接了:“喂,哪位?”
  “彭叔儿,我是雯雯。”里面传来雯雯几分兴奋的声音。
  彭长宜一骨碌就坐了起来,问道:“雯雯,哪儿的电话?”
  雯雯说:“是我刚刚从北京买的,我爸爸也买了一个,我的尾号是31,爸爸的是33,爸爸让我告诉您,以后再打电话就打新手机。”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记住了,雯雯,告诉我结果。”
  雯雯说:“几乎没有费什么事,一遍通过。”
  彭长宜的心落了地,随后又问:“里面有什么?”
  雯雯说:“两样,信和存折。”
  果然他们昨天晚上分析的没有错。
  “爸爸问你回去了吗?”
  彭长宜说道:“我回来了,上午去锦安着,就没有回去,直接上班来了。”
  “哦,行,晚上您给我爸爸联系吧,记住,他的尾号是33。”
  “好,记住了。”
  “那就这样,彭叔儿,再见……”

  “等等。”彭长宜打断了雯雯的话,急忙说道:“孩子怎么样?”
  雯雯笑了一下,说道:“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吃我的奶有些不对付,没事,小家伙棒着呢,这里的大夫还把我们数落了一顿,说这么小,又没有什么毛病,不该来医院凑热闹,反而会有可能传染,呵呵,放心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