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1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贵名之前没有做经济的经验,但他却又一直在想了解这些,积累而得的,虽都是纸上谈兵的空谈,但要说一点不了解不能够说出几条理论来,却不是赵贵名的情形。在这样的前提下,赵贵名对张忠正也就更巴结些,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意在南方镇市里进行合作,只要肯给南方镇市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建议,今后在南方市的变化发展中,南方镇市也不会落后吃亏了。
  两天下来,张忠正在市里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只是吴建华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肖建海和赵弘坤等人却知道他是在沿途考察高等级公路的实地地貌,对于今后的投标做好前期准备工作。这些事情本来是有专业的人员来做的,吴建华却不会吝啬这几天的时间亲自走一走、看一看。
  两天后回来,在半坡亭里再次和肖建海等人碰头。吴建华和张忠正坐在一排,而肖建海、赵弘坤、赵贵名三人坐在对应的位置上。肖建海更关心吴建华这两天的收获,但吴建华在寒暄之后也就少有说话,反而是张忠正更多地在说着这两天来所看过的一些厂。评价不算低,但也没有刻意地将这些厂捧起来,让赵贵名和肖建海听着觉得张忠正的说法较为公允,也就有更多的可信度。
  张忠正没有将自己今后的打算说出来,肖建海等人也不会就逼着要结果,考察之后,在市里也就有足够的舆论宣传,今后就可以到省里去多走几次,算是后续工作了。就算张忠正和吴建华都无心做投资,但借口还是很好找的。
  “张董,南方市整体的经济都没有什么基础,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说来,不正是这边的优势吗?何况省里的工作重心已经转移到南方市来了。”赵贵名说,他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对吴建华和张忠正两人到市里来,虽知道两人的目标是在工程标的上,但却不会妨碍他做争取工作的。
  吴建华微笑着看肖建海,想来是想得知他的意思。赵贵名的想法要不是肖建海的意思,不是肖建海直接想在招商引资工作上和市政府那边拼,赵贵名怎么说都好应对的。肖建海似乎对赵贵名的说话和吴建华的意思,都没有留意,在想着什么问题似的。赵贵名却一脸诚意地看着张忠正,觉得自己所想不正是南方市的实际境况吗,不是对张忠正等人说来很好的发展机会吗?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高等级公路的标的就算争到手,那也只是一个短期的项目,但要是在南方镇市里投资,这边会有很实在的优惠,把握好机会后就能够长时间地发展。哪一方利益更多些,不是很明显的事吗。赵贵名就算想不通,也不会将一些话说出来。对方有自己的打算,而自己的看法在对方看来或许就是这么回事而已。
  在这样的场面上,南方市这边是以肖建海为核心的,他会不会帮自己说一句话,赵贵名心里还是很指望他帮忙的。只是见肖建海那神态,也就知道这是奢望,但他不会表现出来。书记有他的想法,也有他的布局,很多事情或许自己都没有看清。
  大家到半坡亭来聚集,吃饭应酬自然是主题,之外能够有多少收获也都要看肖建海的意思。喝酒之后,将这些想法也都抛在一边把再理会,肖建海却在心里盘算,要先弄清楚这两天吴建华有哪些收获,才是他最关心的。
  半坡亭在吃饭时没有专门的女服务生相陪,但作为市里的贵宾和最核心的领导,月雯也是有贵宾级别的安排的。每一个人身后都站着一位标致而年轻的店里的女子,为领导和客人斟酒、盛饭、夹菜、转桌子、递纸巾等,纵然不能够搂抱在怀里肆意地揉弄,但磨磨蹭蹭地还是有机会的。说了开来,这些人也是就想要这点味道,当真是那种可搂抱甚至就当着大家摸摸捏捏或直接就在椅子上给办了的女人,却不是他们所需要的。到这种层次之后,就算要这方面的需要,也会回避开大家都视野。

  就像肖建海在三杯酒后,就告辞出去了一会,实际上就是到另一层楼和月雯喝一杯去了,喝下就后,不免又有了兴致。掀开月雯的裙子想要她,月雯和肖建海之间也很直接,对他的感觉虽不算好,却也不反感。当下也就趴在沙发上翘着臀让他弄进去。对于肖建海说来,月雯的魅力太足,经不住她的两声呻吟也就缴械。
  月雯没有怨怪他太快,有客人在楼下等着肖建海,自然不可能玩得投入。而男人在这些事上还不就这样而已,弄进去百十下而不丢盔弃甲的又有几个。
  肖建海自然明白自己的软肋,但也不会有什么愧疚之类的想法,在权力面前,他之前第一面见到月雯的那种迷失已经转变了心态。
  回到大家面前,也不为离开这些事件做什么解释,大家也都当着没有发生任何事似的。吴建华等肖建海吃了些东西,也就拉着他再次走出包间。里面的人也都明白,两人是要有重要的事情进行商定拍板,但谁都不会将那种好奇放在脸上。
  到另一包间里,这里的设备不错,也不会有探头之类的。吴建华还是小心地表露出担心,肖建海说,“放心,在市里其他地方说不好,这家店里不会有那些东西的。”吴建华也是故意这样做,表示自己的慎重,也就让肖建海知道事情不简单。

  “肖书记,我们之间就直来直去。”
  肖建海就笑,脸上很诚恳,“吴董这样的朋友最让人爽快。”吴建华也在笑,算是对肖建海的说法自认了。
  “辛苦了两三天,总算不白辛苦。”吴建华说,对自己能够这样去做,似乎很有些自傲,“接下去要怎么运作,还要市里多做些工作。肖书记要是信得过我,我们是先将合作细节说妥,还是等事成后按规矩兑现?”
  “吴董,虽说我们是第一次打交道,但却绝对我们早就是老朋友一般,那种感觉就是不一样。”肖建海说,和宇天实业集团这样的老总打交道,对他说来真没有多少主动权。这一次主要是在南方市这边,要是在省城里碰上,吴建华会不会将自己放在心上?一个市委书记没有多少分量的。“再说,吴董一直都是做实体的,能够发展到这般规模,我只有仰望的份,自然听吴董的安排……”

  “好。肖书记这个性子我喜欢,不论这次投标是不是成功,我们都是朋友了。其他的不敢夸口,在柳省里,有什么难处理的事说一声,不敢说事事都能够摆平,也不会让肖书记失望。”
  “先谢了。”
  “这话不是让我们疏远了吗。”吴建华说,知道肖建海的所求和自己的优势,也不会过分,接着说,“我们既然是合作共谋,那还是先将一些大体事宜说一说……”
  从吴建华那里得到的信息让肖建海心里震惊,省里这一次居然将六个标的会吓到市里来运作。但从吴建华那里的言语里也听得出,他也就要一半,三个标的,而肖建海只要帮他达成这样的目标,就会有一成的收益。其他标的,省里虽说下到市里,但实际上也还不可能是给市里有完全的自主权,估计都会说吴建华这种方法来运作的。
  肖建海心头不禁**辣地。
  龙昭华代表溪回县到市委里找赵弘坤当面汇报那天发生在折坳镇的事,当然,他的说法和王子文、吴营的汇报时有些出入的。王子文虽没有当着溪回县领导的面将张为点出来,但在背后却给赵弘坤说这件事的背后就是张为在作怪。试想,没有张为在背后撑腰,镇里的人谁敢这样对市委的人进行糊弄?
  日期:2018-05-13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