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3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这杂技怎么还没耍完?”老九手速放缓了一些,电台里只有强烈的民族音乐声以及观众朋友的叫好声。
  “九哥,我们就当听听音乐了,正好大家闲着没有事情,猜一猜这些都是什么乐器。”我笑着提议道,心里则想着,今天要过年了,大家一定要有点过年的气氛,虽然只是一个阳历年,但也要搞出年味来,毕竟如果收音机再坏掉的话,我们根本不知道阴历年会是在什么时候。
  “嫩妈猜乐器?”老九楞了一下,“嫩妈怎么搞的跟茶话会一样。”老九精神也十分的放松。
  “哎呀呀,我先来,我先来,这是二胡,我以前听过。”大厨第一个响应我。
  “不,这个乐器是吉他,民谣吉他,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自学过。”卡带激动的摆了一个弹吉他的姿势。

  “嫩妈卡带,演杂技的还用吉他?”老九诧异的问道。
  “水,水头,肯定是吉他,我太熟悉了。”卡带拍拍胸脯,信心满满道。
  “嫩妈卡带你还熟练掌握了一门乐器?”老九满脸都挂着问号。
  “呵呵,皮毛,皮毛,就是拿过几次一等奖。”卡带头低到了裆里,如果不是人多,我估计他自己都要给自己口了。

  “嫩妈老二,你会啥乐器?”老九也看不惯卡带的装逼,扭头问我。
  “九哥,我……”
  在我的童年,掌握一门乐器是我最想要做的一件事儿,我特别喜欢那些摇滚歌手,可以留着齐臀的长发,穿着满是破洞的牛仔裤,疯狂的舞动,更重要的是可以抱着一把吉他,因为在那个单纯的年代,你只要会弹奏吉他,你就可以成为一名种马,除了吉他,我的梦想还有弹钢琴,吹萨克斯,吹笛子,还有大家最爱的吹箫。
  但是在我们农村,这些乐器都是属于高大上的东西,我们只能抱着扫把,偷偷的在家里忘我的摇滚,然而事情在我小学5年级的时候发生了转折。

  我记得那时候我还是一名伟大的少先队中队长,我们所在的镇在某一个日子里竟然要迎接一位前来投资的外商,这对于一个贫困的都不知道奥迪和奥运哪个是五环的我们来说,是一件特别荣幸的事情,镇里为了迎接外商的到来,把我们这群可爱的小学生召集起来,要求我们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一门乐器,用来表达对外商的尊敬以及对他们到来的热烈欢迎,这也就让我掌握了这辈子唯一的一门乐器:腰鼓。

  80多个孩子排成了两排,身为祖国花朵的我们为了镇领导的面子卖力的学习着腰鼓的理论以及实践知识,而面对这一复杂而又低调的乐器,我也是表现出了一万分的努力,我记得我癫狂的时候都能用腰鼓敲出一首祝你平安,估计腰鼓的创始人都没有这种能力,外商来的那一天,我们演出的非常成功,那位外商甚至都被我们一米三几的身高能抱起这么大个的腰鼓而感到震惊,当然,我们的力量让他感动,最终他同意在我们这里搞一个热电厂,前期投资1000万,两个月的时间将厂房盖好,市委领导前来剪裁,给足了我们镇以及外商面子,而外商哥们用厂房做抵押贷款3000万,然后消失不见,直到我现在回家还能看到那个废弃的热电厂孤零零的待在那里,让人心寒。

  这是我从有记忆以来一直到现在知道的最快赚钱的一个人,没有之一。
  “九哥,我,我会,我会腰鼓。”想的事情有些多了,脑子还稍稍有些吃力,竟然没能跟的上嘴巴的节奏。
  “嫩妈腰鼓!哈哈哈哈!”老九捧腹大笑了起来,我也学卡带把头埋到了裆部,不过卡带是高傲,我是落魄。
  “嫩妈老二,人家找妞表白抱着一吉他唱歌,嫩妈你抱着腰鼓敲着玩儿?嫩妈,女的还不得气死!哈哈哈!”老九笑的已经上不来气儿了。
  “九哥,我能用腰鼓弹祝你平安。”我十分的气愤,这已经有点侮辱我的人格了。
  “嫩妈老二,别生气,嫩妈我信,我信你。”老九忍住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气氛变得非常尴尬,我的内心无比失落,身为一名大副,竟然还没有一个实习生掌握的东西多,这件事儿已经严重损害了我的人生观。
  之后的节目,我浑然没有放在心上,只想着能赶快听到新年的钟声,毕竟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可能会有好的运气,说不定稀里糊涂的就能离开这里。

  新的一年,新的气象,欧洲的老天爷也大发慈悲,竟然在第二天早上给我们送来了太阳。
  老九在昨晚为我们摇了接近4个小时的发电机,这让长时间没有使用过麒麟臂的他有些吃不消,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还没有苏醒,剩下的三人十分感激他的壮举决定暂时不要叫醒他,卡带留下照顾发电机,我跟大厨则商议好出去捡一些树枝制作气球剩余三面的“SOS”求救信号,顺便寻找一些岩石,尝试能不能挖到一些冻土,在洞口做一个简易的厨房。
  “哎呀呀,小龙,你昨天说咱现在还是失踪,没赔钱呢是吧?”一走出洞口,大厨就拉住我,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刘叔,按道理说应该是吧,我们是一个中介公司派出来的,中介公司哪里有钱,估计得找船东赔钱,咱们连船东是谁都他妈的不知道,现在肯定扯皮呢,而且按照法律来说咱们现在在公示阶段,如果找不到我们的尸体,一年以后咱们就被死亡了,到时候应该就能拿到赔偿款了。”我细心的给大厨解释道。
  “哎呀呀,咱们一定得在死之前回去啊!”大厨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刘叔,你别担心,嫂子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拿钱改嫁的,我估计咱们就算是一年后被死亡,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到赔偿金的,你就放心好了。”我安慰了一下大厨。
  经过半个寒冬的考验,桦树变的非常脆弱,我们可以轻易的折断手腕般粗细的树枝,不一会的功夫我就攒了一大堆柴火。而大厨一边祈祷老婆别改嫁,一边小心翼翼的寻找着适合做炉灶的石头,我们今晚的目的就是能喝一口热水,这几天吃雪吃的都有些塞牙了。
  大厨的心不在焉起到了很好的反作用效果,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除了听到他不停的嘟囔赔偿款的事情之外,没有看到他做出任何有正能量的事情,好在德国人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金属制作的箱子,实在不行我们只能用它们来当做炉子了。
  附近能看到的桦树枝基本上被我和大厨弄光了,如果只是为了烧水煮鱼,应该是足够用一两个月了,老九不知道怎么了,还没有出现,这种状态不像是摇发电机时间久了,倒有些像日发电机时间太久了。
  “卡带,水头还没醒吗?”和卡带一起把柴火排列完毕,我惊讶的问道。

  “大,大副,我不太清楚,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他。”卡带摇了摇头道。
  “哎呀呀,老九是不是出事儿了!”大厨激动的大叫着,看上去还有点幸灾乐祸。
  我也有点害怕,老九虽然阴阳双虚,但从来都不睡懒觉,现在一上午都已经过去了,他竟然还在睡觉,难不成昨晚上听到女主播说话心里有些躁动,然后自己给自己搞了一个超级大保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