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需要考虑他们母子以后的生活问题和孩子将来的教育问题,他肯定会提前做些准备。他为什么没有告诉家人,无外乎两个方面,一个是侥幸心理,也可能自己犯不了事,一个是不想这部分东西过早地暴露,他考虑到了这些东西的安全性。他之所以没有把密码什么的写在家里的什么地方,肯定也想到了日后丨警丨察会搜家的。”
  彭长宜想了想说:“有道理,这样,明天我陪雯雯去北京,咱们试试那个密码。”
  “你不要介入这事,我会有安排的。”
  雯雯说:“我还是担心,万一密码不对的话,保险箱被锁住怎么办?”
  彭长宜说:“你爸爸刚才不是说了吗?里面无非就是两项内容,即便被锁住也没关系,反正你和孩子不急需用钱,再说真到了用钱的时候还有我们大家呢?再有就是另外一项内容,那就更不用担心了。他能给我们说的话,可能将来也会跟法律说的。你大可不必害怕。”
  雯雯望了一眼彭长宜,跟公公说道:“爸,我想让彭叔儿跟我去——”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问题。”
  王家栋看着雯雯说:“孩子,我也想让他跟你去,这样我会更放心一些,但是,这种事,我们不能让他介入太深,懂吗?”
  雯雯点点头,说道:“我懂,明天我自己去。”
  “你不是说孩子有些拉稀吗,这样,明天我们全家去北京儿童医院,给孩子看病。”
  雯雯张大了嘴,说道:“那是我吃的东西不对付,影响到了孩子,用不着去北京儿童医院的……”

  这时,就见彭长宜冲雯雯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他没有说话,只是神态有些意味深长……
  彭长宜晚上没有和部长在一起吃饭,他召集了寇京海、姚斌、黄金、林岩等人七八个好友在中铁外招聚了一下,席间,黄金问彭长宜,王圆孩子满月,大家怎么表示一下。
  彭长宜就把部长的意思跟大家说了一下,寇京海说:“尽管王圆不在家,但是孩子满月酒该办还是办的,我们大家给他操持一下,不用王书记出面就是了。”
  姚斌说:“这样不好,我看王书记之所以不办事,也有他的道理和难处,我的意思是,谁有这份心,就单独表示,设身处地替王书记想想,眼下的确不宜大操大办,咱们也别给他添乱找麻烦。”
  彭长宜也说:“师兄的话有道理,当年王圆结婚他都没有大范围的办事,别说现在王圆出了这档子事更不会办了,再说了,哪有心情啊?”
  寇京海说:“也是,我就约了他好几次,他都不出来吃饭,说在家看孙子,我说有那么多人在看,两个女亲家再加?上雯雯,一个没出满月的小孩子,还要全家总动员呀?你们猜他说什么,他说他正着相机,时刻捕捉孙子的瞬间呢,他要把孙子的一举一动都要记录下来,等小圆回来好让小圆补上这一课。”
  寇京海说完这话,在座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晚上,彭长宜回到家,当沈芳从里面把院门给他打开的时候,照例是一句疑问句式:“怎么也不提前来个电话?幸亏我没睡,要是睡了,又得被你吵醒。”
  彭长宜今晚的心情不太好,尤其是老寇学的部长的那句话,他的心情一直比较沉闷,这会被沈芳迎头数落,他的心情就更加不好,就赌气说道:“我回自己的家还有回回事先通禀吗?难道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还是家里有别人?”
  沈芳一听,没有像往日那样噗嗤笑,也没有像往日那样捶他一拳,而是认真地说道:“你什么意思?好像我在家里偷人似的?”

  彭长宜扭头看了一眼沈芳,借着院门口的灯光,他看见沈芳新整了一个头型,别说,还真不难看。有心想跟妻子开句玩笑话,但是怎么也没有兴趣了,就一声不响地往里走。
  走到门口,彭长宜故意闪在一边,给妻子沈芳让路。
  沈芳不解地问道:“干嘛不进去?”
  彭长宜说道:“你先进。”
  “我先进怎么了?”
  彭长宜没好气地说道:“我先进万一你里面有什么不方便的让我看到不好。”
  “你有病啊?是不是又喝多了?没有一回你回来不喝多过!”沈芳说着,赌气开开门进去了,随后把门故意咣当一声关上,差点没磕到彭长宜的脑门。
  彭长宜推开门,也使劲地把门关上,冲着沈芳的背影说道:“你怎么比我的气还大?”
  沈芳正在往卧室里走,听他这么说就回过头,说道:“当然比你气要大,谁让你平白无故地给我乱扣帽子?”

  “我给你扣什么帽子了?”彭长宜一时想不起来自己给妻子扣了什么帽子。
  “你说呐?你干嘛说家里是不是有别的男人?”
  彭长宜笑了,说道:“本来就是,每次我回来忘了打电话,你保准是这句话,我回自己的家,什么时候回来都应该,干嘛偏要提前打电话,忘记打电话了还要挨你的数落。”
  沈芳说道:“我数落你数落好几年了,你怎么都没说过这话,为什么这回要这么说?”

  彭长宜听了她的话,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对呀,为什么今天偏要这么说她?他的脚步有些不稳,晚上喝的酒尽管不多,但是心情不好,所以此时头就有些发蒙,一时半会还真给自己这句话找不到合理的解释,站在那里,来回挪动了几下,憋了半天才说道:“我放屁行了吧?”
  这次沈芳噗嗤乐了,她捂着嘴,强忍住笑,说道:“你要是早这么说不就结了?”
  彭长宜看见沈芳露着白白的牙齿在嘲笑自己,他的头就更加的晕了,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赶紧踉跄着开门往出跑,还没到洗手间,就吐了出来……
  彭长宜一直睡到了大天亮,等他醒来的时候,沈芳和孩子早就走了。他看了一下表,翻了个身,就听到耳边有异常的响动,他伸手往旁边摸去,从头下摸出一张纸,上面是一幅水彩画,画着一个人,手里拿着酒瓶,弯腰在吐,旁边一个烫着短发的女人,捂着鼻子,用手指着这个人在训斥……一看那夸张的线条,就知道画的就是自己。他不由的笑了。
  女儿参加了一个业余绘画班,每周日去学半天的绘画,肯定是她听妈妈说的自己昨天晚上喝酒回来后吐了,她才画了这幅画留给自己。
  彭长宜伸了一个懒腰,从枕下摸出电话,看了看,就起床了。
  洗漱完毕后,他走进了厨房,沈芳没有给他安排早点,他没有找到吃的,就出来了,猛然看到自己昨天晚上的杰作,赫然地摆在那里,他一阵反胃,难怪女儿给他画了一幅这样的画。
  他从走廊拿出水管,接上水龙头,就开始冲刷自己的呕吐物,又把整个院子冲洗一遍,把垃圾倒掉。
  清洗完院子后,彭长宜回到北屋,从兜里掏出零钱,准备去吃早点,这时,电话响了,是赵丰。
  赵丰告诉他,刚才接到电话,市委翟书记找他,让他去趟锦安。

  彭长宜一愣,赶快就问是什么时候的事,赵丰说今天上午。
  彭长宜又问道:“是市委办直接通知的吗?”
  赵丰答道:“是的,直接通知的我。”
  “你怎么说的?跟他们说我回亢州了吗?”彭长宜问道。
  赵丰赶忙说道:“没有,我只是说我马上传达给彭书记,让他尽快赶到锦安,别的就什么都没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