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4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都不办,原来还打算两家亲家在一起吃顿便饭,后来想了想算了。咱们这里的乡下讲究挪骚窝子,产妇有回娘家住的习惯,雯雯昨天跟我说她不回娘家了,就从楼上挪到我们的平房来住,以后就跟着我们了,出满月后就让她妈妈回去,暂时雯雯跟你阿姨带孩子,等她歇完产假后再说。”
  彭长宜看着部长,他发现,?部长憔悴了不少,儿子出了这样的变故,没有一个做父亲不揪心的。想安慰两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部长是谁呀,他是用不着听别人说安慰话的。
  “樊书记昨天晚上来着,可能省里会有人事变动。”
  “哦。”彭长宜应了一声,省里的变动他不关心,毕竟离他比较远。
  这时,王家栋的司机小王把门打开后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外,雯雯披着一件厚衣服从外面走进来,她的手里抱着那本厚厚的孕期日记本。她进门叫了一声:“彭叔儿。”
  彭长宜一看,说道:“雯雯,不错呀,养得又白又胖。”
  雯雯笑了,说道:“能不胖吗?我爸天天给我开小灶,不是鲫鱼米粥,就是黄芪鸡汤,彭叔儿,说是给他们孙子补充营养,这营养都让我给截留了。”尽管眼睛里有着难以掩饰的忧愁,但是雯雯在这个家庭历练的很大气,也很坚强,保持着王家该有的风度。
  王家栋看见雯雯后,紧绷着的脸舒展了不少,他怜爱地看着雯雯,说道:“雯雯,你怎么出来了,毕竟还不到一个月,把东西放下,赶紧回去,小王,送你嫂子回去。”他开开门冲着门口的司机小王说道。

  雯雯说:“爸,不要紧,天气这么暖和,而且我穿的也多,小王,你忙去吧,我走时再叫你。”
  王家栋见雯雯很坚定,就不再坚持让她回去了。说道:“把日记让你彭叔儿看看。”
  雯雯就把手里的日记递给了彭长宜,彭长宜翻看着,无非就是雯雯记录的怀孕时的一些琐事,翻到最后他说:“这本被丨警丨察搜去了?”
  雯雯说:“是的。”
  “他们怎么还给的你?”
  “搜完家后,他们拿走了一些东西,然后让我签字,其中就有这本日记。我说如果你们审查完后,请把日记归还给我。第二天他们就给我送来了。对了彭叔儿,我总有一个疑问,本来王圆我们俩个已经说好,孩子的名字让我爸爸起的,就在头生的时候我们还磨叨这个事着呢,可是,他却自作主张,早就给孩子起好了名字,而且还写在这本日记的后面。您看。”雯雯说着,走到跟前,从彭长宜手里拿过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果然,那里写着一行字:如果是男孩,就叫王子奇,如果是女孩,就叫王子昕。

  这上面的话和王圆给雯雯写的信里说得话一模一样。彭长宜问道:“这是他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雯雯摇摇头,说道:“他什么时候写到本上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而且,今天我给孩子换衣服,居然发现上面写着王子奇。”
  “哦?这套衣服是什么时候买的?”
  “就是上次我和王圆陪妈妈去北京体检,我们逛商场的时候,见到的这套衣服很可爱,就想买,后来妈妈说,那就一个蓝颜色一个粉颜色给买一套,我说如果是男孩,就给他穿蓝颜色的这套,如果是女孩,就给她穿粉颜色的这套。我发现这套蓝颜色的写着名字后,又把那套粉色的打开了,见胸前的衣领处也写着名字,王子昕。很明显,这是王圆有意而为。”
  部长点点头,说道:“长宜,雯雯说得对,他是有意而为。”
  “但是,他想告诉我们什么?”彭长宜问道。

  雯雯说:“这也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想得我脑袋都大了,所以头中午我就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雯雯又转向王家栋,说道:“爸,彭叔儿,我总觉得这和我们最想知道的东西有关。”
  “我们当前最想知道他说好名字由我来起,为什么自己悄莫声儿地自己武断地给孩子起了名字,这背后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
  彭长宜问道:“现在我们不能见他吗?”
  “原则上不能见,如果找找关系兴许也能见,但是我不打算给朋友们找事儿,牵扯进去好多人。”部长说道。

  “律师什么时候介入?”
  “你还不清楚吗?他对律师也是有隐瞒的,不然直接告诉律师密码不就得了?为什么给雯雯留下一把没有密码的钥匙?”
  彭长宜一拍手,说道:“我感觉,他再三反复强调如果是男孩,就叫什么,如果是女孩就叫什么,是不是这和密码有关系?”
  部长说道:“我和雯雯都想到了,但是,仍然想不出二者最直接的关系。”
  彭长宜嘴里嘟囔着“王子奇”、“王子昕”,在手心里比划着。

  雯雯说:“我感觉,孩子的名字肯定和密码有关,因为我们最想知道的就是密码,而他很奇怪地违背我们说好了的事,私自给孩子起了名字,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关系,问题是如何将名字转化为密码。”
  彭长宜说道:“有道理。”
  部长说:“这就是把你叫回来的目的。”
  雯雯说:“在趟在家里一直在琢磨,王子奇,是15划,王子昕也是15划,难道,密码是1?5?”
  彭长宜说:“你不是去银行着吗?你知道密码是几位吗?”
  雯雯说:“我哪敢问呀?”
  彭长宜点点头,又说道:“允许密码输入几次?”
  雯雯摇摇头,说道:“这个密码箱我不知道,咱们普通取钱有密码的话是6位,只许输入三次,三次后就被自动锁住。”
  部长说:“还是找银行的人来咨询一下吧。”
  彭长宜说:“目前亢州所有的银行都没有保险箱这项业务,就是有的话银行和银行之间也不一样。”
  部长说:“这样,咱们就暂定这个密码箱只能输入三次,然后咱们从孩子的名字中选三个可能的密码,让雯雯去试。”
  彭长宜说:“对。我刚才算了,王子奇和王子昕这两个名字每个字对应的比划都是一样的,排序是4?、3、8,如果是三位的密码,就有可能是这个。他为什么选取这几个相同比划的字做名字,尤其是名字最后一个字,比划相同,这应该不是巧合,而是有暗指的意思。”
  “如果密码是四位呢?”
  “如果是四位,你就在前边加一个零,如果是五位,你就在前面加两个零,如果是六位的密码,你就把4?3?8重新输一遍,变成4?3?8?4?3?8。”
  雯雯摇头,说道:“我不敢。”
  部长说:“没什么不敢的,大不了打不开就打不开呗,等以后见着他再说。我估计,这个保险箱里可能有两项内容,一个是钱,一个就是还应该有一封信,这封信里应该有他的最真实的……事实。”
  彭长宜注意到,部长回避了“犯罪”两个字,也许,这就是一个父亲最不愿看到的事情,也是一个父亲最不希望从自己嘴里说出的字眼。
  “可是,如果是这两项内容,完全用不着搞这么神秘,我们早晚都会知道。”
  “这正是我要琢磨的事,你想,作为小圆,可能最最觉得对不住的就是雯雯和孩子了……”部长说到这里,看了雯雯一眼。
  雯雯的眼圈立刻红了,眼睛就湿润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