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4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笑了,说道:“你今天的作用结束了,一句话,该干嘛干嘛去,恕不奉陪了。”说着,冲他一挥手,钻进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彭长宜看着扬长而去的吴冠奇,怔了半天,才回过神,狠狠地说道:神经病,不是东西!

  彭长宜嘴里嘟囔着就下了车,来到前排的驾驶座上,调整好座椅和后视镜的角度后,开着车继续前行,他的肚子有些咕咕叫,看了看,早就过了吃炒窝头的小吃店,在往前面走就是康斌弟弟的福源山庄饭店,他就把车开进了康斌弟弟的饭店。
  到了福源院里,还没容下车,彭长宜的电话就响了,是部长打来的。
  彭长宜看了表,部长这个时间打电话肯定有事,他熄了火,接通了电话,说道:“部长,我是长宜。”
  部长在电话里面说道:“长宜,说话方便吗?”
  “方便,我在车里,就自己。”

  “如果不忙的话晚上回来一趟,有事跟你商量。”
  彭长宜一愣,知道部长找他肯定有事,就说道:“不忙,不忙,我下午就回去。”
  “不用,你下了班回来就行。”
  “我下午上计算机课,上得我头晕脑胀的,巴不得有点事借口离开呢,一会吃完饭我就往回赶。”
  部长顿了顿,说道:“行,你把工作你安排好就回来吧,别耽误工作。”说完就挂了。

  彭长宜知道,肯定是王圆的事有了新情况,在他的印象中,部长从来都没有过事情叫自己回去过,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想到这里,他就下了车。
  康斌的家属看见彭长宜的车进来后,早就等候在门口,见彭长宜走过来,就迎了上去,说道:“这么晚了还没吃饭?”
  彭长宜看见她,叫了一声“嫂子”后说道:“是啊,老康自己吃去了,也不管我了。”
  “他早上跟我说中午陪客人,好像是省里?”康斌家属试探着说道。
  “哦,对对对,看我这记性,冤枉他了。”彭长宜想起了,今天省农业厅一个副厅长来视察三源的新型农业项目,康斌和陈奎在三源宾馆那边招待他们。
  “呵呵,就一人?”康斌家属问道。
  “就一人,给我来一大碗面条,要肉丁打卤面,我吃完还有事。”
  彭长宜被康斌家属让进了一个小包间,坐下后,给他的杯子倒了一杯水,转身就出去了。
  彭长宜掏出电话,给康斌打了一个电话,说明家里有急事,要回去一趟。然后又给老顾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赶到聚源山庄,老顾说他正在吃炒窝头,是吴总送他过来的,结果没有看到彭长宜。彭长宜就让他在原地等候。
  吃完面条后,接上老顾,彭长宜就回家了。
  彭长宜回去后,直奔金盾宾馆。酒店目前已经关张招租,宾馆的生意相对单纯一些,所以还在照常营业。
  部长在他的房间里彭长宜,等彭长宜到了后,部长拿给他一封信,这是王圆写过雯雯的信。彭长宜有些不解,部长说道:“看看就知道了。”
  彭长宜坐下,展开了这封写给雯雯的家信:

  “雯雯,我深爱的妻子,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无疑,我已经出了事,不然你不会看到它,至于什么事,我想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我就不用赘述了。雯雯,我记得跟你说过,我有个心魔,为了去掉心魔,我做了许多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报应,是早晚的事。我会坦然地接受一切惩罚,因为我做了,凡是有果必有因。只是连累了你跟孩子。无论我能否亲眼目睹咱们孩子的出生,都请你务必记住:如果是男孩,就叫王子奇,如果是女孩,就叫王子昕。另外,我给你和孩子准备了一笔生活费,尽管不多,但是我作为父亲和丈夫该尽的责任,我的法律顾问会将这一切转交给你的,雯雯,保重。”

  “法律顾问?”彭长宜看完后说道。
  “是的,他半年前就给自己请好了常年的法律顾问。”
  “半年前,也就是贾东方绑架雯雯和丁一后不久?”
  “这个法律顾问是谁?”彭长宜问道。
  “是天津的一个律师。”
  “天津的?”
  部长点点头。
  “为什么请天津的律师当法律顾问,那么远?”
  “这个不难破译,他总不能在当地请吧,毕竟涉及到了许多隐私。”
  彭长宜点点头,又低头看了一把这封信,说道:“钱取出来了吗?”
  “没有密码。”
  彭长宜一愣,说道:“他没有告诉律师密码吗?”
  部长摇摇头。

  彭长宜不解,说道:“不告诉密码怎么取得了钱?”
  部长说道:“这正是我所破译不了的。所以才把你叫回来。”
  彭长宜看着部长,说道:“这重要吗?”
  部长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说道:“应该有他的用意。”

  “这钱存在哪儿了?”
  “是北京的一家工商银行。”
  “应该让雯雯去北京取下试试,也可能没设密码。”
  部长摇摇头,说道:“他把钱存在这家银行的保险箱里,只留下了钥匙。保险箱没有密码是打不开的。”
  彭长宜说:“如果是保险箱,那钥匙上有明确的标识,兴许就没设密码,而且他也在信里也说了,钱不是很多。兴许用不着设密码。”

  部长说:“我也这么想的,所以我让雯雯去了,没有打开。”
  彭长宜看着部长,半天不说话。
  部长也看着彭长宜,继续说:“小圆没有将密码告诉律师,看来他对律师还不能做到完全信任。连律师他都不能完全信任,就说明这个保险箱的钱很重要,甚至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等等,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他对律师都不相信,不告诉保险箱的密码,那么是不是说,他有可能把密码写在什么地方,这个地方雯雯完全能看到?”

  彭长宜给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部长摇摇头,说道:“雯雯把他们家都找遍了,而且,前几天还经过了刑侦人员非常专业的搜查,他们连雯雯的孕期日记都没放过,你想,搜查的该是多么的仔细认真而且专业?”
  “日记?在哪儿,我看看。”彭长宜说道。
  部长见彭长宜要看雯雯的日记,就说道:“在雯雯那里。我让司机去拿。”
  部长说着,就给司机打了电话,然后又给雯雯打了电话,跟雯雯说:“雯雯,一会小王过去,让他把你那本日记拿过来,你彭叔儿我们再研究研究。”
  彭长宜在边上就听见里面传来孩子的哭声,等部长放下电话后,彭长宜问道:“哭的声音好大啊!”
  “哈哈。”提到孙子,王家栋笑了,脸上暂时没了愁容,说道:“不但声音大,而且脾气暴躁,饿了不行,屁股底下湿了不行。你阿姨说他是能吃能拉,呵呵,一天一个样儿,那张小脸,都圆了。”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雯雯的妈还在吗?”
  “在,自打雯雯出院后来了就没让她走,不然你阿姨一个人太累了。”
  “以后雯雯上班就请个保姆吧?”
  “以后再说。”
  彭长宜说:“快满月了,您打算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