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4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的角度,看见彭长宜果真闭上了眼睛,就说道:“你真的不管我死活?”
  彭长宜闭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现在是你的死活问题,而是我的死活问题。”

  吴冠奇说:“你不就是困吗?我是急得火上房子不知怎么办好了,真的不拉兄弟一把?见死不救吗?”
  彭长宜依然闭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不救。我把什么都给你做好了,现在就需要你去干了,你还有什么困难?总不能让我再帮你锄泥搬砖去吧?再说了,权力都下放到你手上了,你怎么干怎么是,总不能离了我,你的园区就干不下去了吧?”
  吴冠奇说:“你为什么不换一种思路,为什么我一找你就得是工作上的事?就不兴是我私生活遇到了困难?”
  彭长宜的眼睛睁开了,说道:“私生活?你的私生活能有什么困难,你周围美女如云,群蝶飞舞,享受不尽的温香软玉啊,令我等艳羡不已,哪有什么困难可言?”
  “彭长宜,你怎么把我说得跟个花花公子似的?我算看透了,有你我就好不着。”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是不是花花公子还用我说呀?这事,除了羿楠不知道,你说谁不知道?”
  “谁都不知道,就你知道。”
  “我说你不许拉我下水,我什么时候知道了?还不是你自己炫耀魅力时自吹自擂的?”
  吴冠奇边开车边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承认我以前在这方面对自己要求的不太严格,但是自从认识了你们的大记者后,我真的是浪子回头了,再也没有染指任何女人,而且,真的是守身如玉。”
  彭长宜冷笑一声说道:“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都没人相信你这这张破嘴。”
  “哈哈,你呀,怎么跟羿楠是一个腔调?”

  “羿楠也这样说你?太好了,这就说明,她没有被你的花言巧语迷惑住,对你是有提防的,难得这个姑娘能保持住这么高的警惕性,难得啊难得。”彭长宜故作感慨地说道。
  吴冠奇说:“是啊,这个姑娘的确很理智,而且刀枪不入、软硬不吃,没办法,我……我只好来邪的了……”
  “你把她怎么样了?”
  听彭长宜这样问,吴冠奇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支吾了半天,没有说话。
  彭长宜看着他,说道:“你,你该不会……”
  “不会什么?”吴冠奇的脸上有了异样的表情。
  “不会来强的吧?”彭长宜措着词说道。
  吴冠奇笑了一下,所问非所答地说道:“你说这个倔丫头还真是让我头疼,我装绅士不行,装土豹子不行,文明不行,野蛮还不行,我,我真他妈的晕头转向没撤了……”

  “捡主要的说,是不是你闯祸了?”彭长宜担心地问道。
  “祸,到说不上,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上商量,我要跟她结婚,马上就结。”
  彭长宜松了一口气,说道:“这用跟我商量干嘛,你该跟她商量。”
  吴冠奇脸红了,说道:“其实,还是怪我把事情办砸了,本来,我最近已经把他父母关攻下来了,听了你们的劝说,给他们建一所小学校,她父母觉得在村里很有面子,不再看着我不顺眼了,哎,我也就有些得寸进尺,大大低估了她的清高。”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冒坏着?”
  “未遂。”吴冠奇说道。
  “哈哈,就知道你忍不住了。”彭长宜笑着说道。
  吴冠奇急了,说道:“为了追到她,我守身如玉这么长时间,我一个大老爷们,心理正常,生理正常,我,我憋得住吗?她也太残忍了!”
  彭长宜说:“同志,不要偷换概念,你天性风流,这和大老爷们和生理心理健康无关,照你这么说,所有强X犯都以这个为犯罪理由行吗?”

  吴冠奇尴尬地说道:“翻过这一页,说结婚的事。我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去做做羿楠的工作。让她嫁给我,尽快。”
  “不管。”
  “不管?”
  “那好,我马上撤资。”
  彭长宜一撇嘴,说道:“哼,用这个来威胁我,谁怕呀?你不是要撤资吗?快点撤,马上撤,慢了我都不答应,你撤了,看看有人搞没人搞?我告诉你,这个项目我再重新招一次,保证还得卖出大价钱,我现在都后悔那边去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要是真撤了,八辈子也别想得到羿楠了。我保证给羿楠介绍一个更好的,最起码没有乱爱史、同龄同辈、身材修长、相貌英俊的年轻人做丈夫。”
  吴冠奇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怎么比我还赖呀,我算服了你了。我就知道你后悔了,现在巴不得把我赶走,你在把园区这个项目重新包装,重新招标。不过,我可能走吗?园区立项给你们跑下来了,现在想过河拆桥,没门。”
  彭长宜说:“是你自己说的,怎么倒打一耙?”

  “我是让你们那个羿楠折磨的不知东西南北了才这样说的。”吴冠奇梗着脖子说。
  “那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别动不动拿撤资说事,伤感情。”
  “我这不是头一回说吗?”
  彭长宜认真地说道:“尽管你是头一回说这样的话,但是在你的心里就有这样的心理活动。我告诉你吴冠奇,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既不是高高在上的救世主,也不是三源的救世主,更不是羿楠的救世主,你是投资来的,是赚钱来的,是冲着这个项目有利可图来的。你追求羿楠,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她,爱她,这和你在三源的投资没有丁点关系,你不要把这混为一谈,更不要认为这是搂草逮兔子捎带手的事儿!羿楠是新时代的女性,她没有必要为了报答你对她家乡做出的贡献和施舍而嫁给你,也没有必要为了家乡美好的未来而献身甚至委身给什么人,更没有必要为了家乡而付出自己一辈子的个人幸福,这一点,你必须分清,必须明确。你仔细想想我说得是不是有道理。你是爱她,尽管这爱有可能演变成爱屋及乌,进而热爱她的家乡,但前提首先是爱,是不求任何回报的爱,施恩不图报,你懂吗?”

  听到这里,吴冠奇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子“噌”地立马停住,彭长宜由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差点脑门磕到的前挡风玻璃上,他惊恐地看着吴冠奇,说道:“干嘛呀你?有意见提,不许这样打击报复!”
  吴冠奇停住车后,他扭过头,看着彭长宜,目光凝重而严肃,他郑重地说道:“长宜,谢谢你,我就知道能从你这里找到良药,果然不负我所望,你说得太中肯了,一针见血,针砭我弊,我终于明白了。”说着,他就推开车门,跳下了车。
  彭长宜一见,急了,问道:“你要干嘛去?”
  吴冠奇给他拉开后门的车门,说道:“你的话灌醒了我,我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就像你说的,我现在该干嘛就干嘛去,做我该去做的事,去找我的羿楠,表明我的真诚,你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说着,转过身去,伸手去招呼出租车。
  彭长宜说道:“吴冠奇,你不够意思,你搅了我的午饭,搅了我的午觉,你就这样撇下我,自个寻求快乐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