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1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招待,在安排上也就有完整的一套,活动中,自然会有一些谋求项目标的的老板参合进来。一切都费用也都有老板来支付,肖建海之前在柳市那边就有过这些经历,应对起来很自如。赵贵名在南方镇市里也是说一不二的,对这种招待也是平常。
  节目安排都做过了,肖建海自然也要表示下,举着杯子说今后在市里有什么需要,尽管找他。
  肖建海知道这次招待自己两人的老板还没有得到内情,虽说热情,但也是为日后的工作做些铺垫而已。省里的决策或许还没有真正做出,但从领导的表现,已经能够看出,高等级公路的标的应该有些会交给市里来做。具体的操作方式、用怎么样的借口将市里放进来,自然不要他来多想。做项目的部门,自然会将这些头痛的事情都安排妥当的。
  自己倒是可以先考察一两家施工单位,之前在这方面也有熟人,只是他们公司的规模不大,投标的资格能不能挂上,肖建海也还不知道省里是不是规定了什么样的门槛。晚上回到宾馆里已经是夜深,虽说夜深,但两人休闲返回,精神非常好。才到宾馆,前台却告诉他们说有客人在等候着,已经等了很久了。
  肖建海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客人,一直没有联系他却在宾馆里守候着,不可能是很熟悉的人。要不然,还不追过去一起吃饭休闲了。但又能够找到宾馆、等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有着重要的事情。如今找他的事情,也就和南方市那边的项目有关了吧。
  是不是有人已经得到了内部消息?真要是得到内情的人,还是见一见,至于谈得怎么样是另一回事。这样的人肯定在省里有着足够的背景,要不也不可能得知这些内情的。和省里有太深瓜葛的人,肖建海就算在省里有着足够的支持,也不敢太轻慢,怕的uil一些不能得罪的人,给自己在仕途上埋下不利。
  对前台表示了谢谢,也就和赵贵名一起走,前台的人给两人引路往待客处走。进到待客间,对方已经知道是肖建海到来,也就站立起来。肖建海见客人还真是面生,待客间里的灯光不刺眼,能够将客人看清楚的。
  两位客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小,但精神都很不错,肖建海觉得是在哪里见过这两人的,但直接在面前却又记不起来。看出两人的年纪不小,主要是从头发上看,红润而有色泽的脸之上,头发却有不少银丝。但这些银丝给人的感觉,让人对这两人就有着更好的信任感。
  肖建海稍迟疑了下,在回想着是在哪里见过他们,两人也就说话了。“是肖书记吧,您好您好。”说着伸手来握,肖建海见客人的气派在那儿放着,也不敢太怠慢。不说着两人的精神风貌,单是见面后那份沉稳也就该是省城里的名人了。此前,肖建海虽说在省城里接触过不少的人,但手握实权分量一直都不算大,也就难以接触到真正有分量的大人物。
  而如今却不同了,在省里得到领导的信任,在南方市里已经是一把手。就算在市里的工作局面还没有完全打开,还没有完全掌控,但在市里之外的人自然会看到一把手所代表的意义。

  “您好您好。”肖建海回应着。
  “还是先自我介绍下,”来人说,“夜深打搅肖书记消息,当真是罪过。我是宇天实业集团的老总吴建华,这位是张忠正。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能够进到肖书记的眼里……”
  “啊,吴董、张董,省城里鼎鼎大名的大人物,当真是受宠若惊啊。张董柳城长兴实业集团在全省都排在前三吧。”肖建海说,确知了面前这两人的身份后也记起了曾见过两人的面。宇天实业集团和柳城长兴实业集团在全省都是排在前五的实力超强的集团,之前,这样的集团也不会找到他肖建海的。这两家集团不仅在省内有着实业项目,在外省也有不少的投资和项目,具体有多大的规模,传说不一,但实力是绝对强大的。

  肖建海对面前两人心里不由地动起来,做公司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在省里的人脉自然也足够,才有可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来。吴建华和张忠正有内线得知南方市那边的情况,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种人的关系,自然是直接和省里主要领导挂在一起。或者,省里的人要两人露面来做事,以控制必要的利益流向都未可知。
  有些事不是表面就能够看到的。
  两人脸上的微笑,让人看了也就明白,对肖建海的话算是认可下来。对各自集团的实力,吴建华和张忠正都不会去分辨,集团的业务放在那里,业内的人也就会有更准确的估算。宇天实业集团和柳城长兴实业集团在对外业务上很杂也很乱,可说什么有钱赚就会对什么行业进行投资,做起项目来。不会将某一方面作为集团的主打方向。近些年来,建筑业的兴起自然让吴建华和张忠正看到地产与建筑业里隐含的巨大利益,在省里有足够的资源,自然就分出一个分支来做地产与建筑。对于他们说来,组建这样一个部门没有多少难度:资金足、人员和技术也都可能招聘组建,两三个月也就能够将一支队伍完善起来,完全有能力接承省里的任何项目的施工。

  当然,肖建海也知道,对吴建华和张忠正两人,在省里的评价不算好,不过,在肖建海看来却和听到的评论有着不同。很多人对宇天实业集团这样逐利之举摇头,肖建海却觉得成立集团,不逐利还经营什么?有足够的资源不加以运用,不借这些有利的机会多挣钱、圈钱,那不是傻吗。
  当然,今晚吴建华和张忠正两人突然找到门上来,还在宾馆里苦等着,自然是有着明确的意图。是不是因为他们得知市里有自主招标的标的给他们得知了,才这样苦等着?可能性很大。肖建海心里还拿不准,觉得也只有这样的事,才有可能将这两个大财神引动过来的。
  这条高等级公路的招标,绝大多数的标的都会落入省里或其他省里的一些路桥公司来承建吧。而在他们的创建之下,再转包到下面的公司来做,转包几次,才是正常的运作方式。这些事情,肖建海之前没有接触过但却听过不少这些方面的。转包到具体的施工方,层层转包中,早就将利润空间挤榨得所剩无几,而在具体的施工过程中,施工方还要做好方方面面的关系协调,要花不少的钱,他们还想要得到钱赚,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在工程质量上打主意。尽最大努力降低原材料成本,将工程做到能够让人在交付工程时看得过眼即可,至于交付之后有什么问题,和施工方也就脱离了关系,是维护和保养方的工作了。

  国内的项目工程质量都那个样子,上面的人也不是就找不到根源,但谁去找根源那只有寻死一个结局的。大家心里明白,从上到下都这样做,还能够指责谁?肖建海觉得世界本来就这样,谁也不要将自己看得比别人就高尚。所谓的高尚背后,有什么用的手段谁又不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