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4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我不想让她参与我的复仇计划,否则对不起她母亲,所以,你只好尽量躲着她,她要是给你来硬的,你用她帮我带手机的事情来威胁她,我那部手机就是她偷偷带进来的,当然,只是威胁,你可不要真的去告发她。
  我基本上可以断定,她还不至于对你起杀心,不过,弄不好的话,有可能会让你吃点苦头,实在搞不过她的话,只好给她两个账号,这样她就有好一阵折腾了。
  最后,我再次提醒你,别忘了那个替你办理缓刑的人,他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所以,认真完成我布置的作业,同时用钱摆平一切,让自己光明正大的走在阳光下面,成为一个让我感到骄傲的儿子。
  终于看完了这条世上最长的短信,陆鸣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前面一直看的滋滋有味,可最后的几句话却像是给他浇了一盆凉水。
  原本陆鸣猜测那个监督者只是财神编出来吓唬自己的影子,可短信里再次提起这个人,他不得不怀疑这个人真实地存在着。

  也许就像孔有福一家三口那样,忠诚地执行着财神的命令,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吃饱了就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但可能吗?如果这个人真的存在,并且无所不在的话,那自己被人袭击的时候他在哪里,自己被廖木东追杀的时候他在哪里?自己被绑架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甚至不久前自己被孔有福父子抓获差点变成冰块的时候他在哪里?难道他躲在一边见死不救?
  妈的,多半是财神编出来吓唬自己的,要是自己死了,那还怎么完成他布置的作业,除非这个监督者是一个设计好程序的机器人,即便眼看着自己被人杀掉,程序也不允许他做出别的反应。

  可问题是,那个帮自己办理缓刑的神秘人确实存在,直到今天都不知他的庐山真面目,虽然这个人对自己也许并没有危险,可为什么一想到他就有种骨鲠在喉的感觉呢?
  另外,财神为什么对其他的两个兄弟冷若冰霜而一再向自己推荐陆建华,甚至还建议自己娶他女儿做老婆,难道陆建华真的对他留下的巨额赃款无动于衷?
  而事实是,自己母亲的案子到现在公丨安丨局也没有抓到罪犯,廖木东虽然和陆建华不是一伙的,但并不能完全洗清他害死母亲的嫌疑,起码,周玉露那天晚上含糊其辞的话都跟他有关。
  不过,眼下周玉露莫名其妙出了车祸,并且还假装丧失了记忆力,其中原因不一定只是为了逃避徐晓帆的调查。
  显然还有可能是意识到了来自其他方面的危险,就凭她母亲和陆老闷的关系以及以往对她一家的关照,难道她还担心陆老闷会对她下毒手?
  说不通,这婆娘也许并没有说实话,或者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从三小姐陆媛对自己苦大仇深的样子来看,她显然也不相信陆老闷会害死自己母亲。
  不过,周玉露那天晚上好像是被自己母亲的亡灵吓得要死,所以被逼无奈才招出了陆老闷,当时也没有细想,现在仔细想想,也不是一点漏洞都没有,起码,做为一个成年人,一个丨警丨察,难道真的这么怕鬼?
  并且,她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说陆老闷杀了自己母亲,可说的话倒像是故意把自己的注意力引到陆老闷身上,如果陆老闷不是凶手,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就算陆老闷是凶手,她也不至于这么忘恩负义啊。
  妈的,多想无益,还是找机会对她再“严刑拷问”一次,上次自己是顾忌母亲刚刚去世,不敢放肆,下次再见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非搞得她把小学的事情都想起来不可。
  想着周玉露一身丰腴的白肉,陆鸣破天荒竟然有点冲动,原本就受刺激的身心顿时躁动起来,几个见过的美女在脑子里走马灯一样盘旋。
  就连没有见过面的“微信美女”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诱惑,遗憾的是鞭长莫及,只能强忍着,好在看看周围的这些纸箱子他就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了,绞尽脑汁琢磨着如何来处理这么一大堆纸币。
  最后想的脑袋都大了,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是半夜四点钟了,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亮了,干脆拉过几只纸箱放在一起,躺在上面又胡思乱想了一阵,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过,睡过去好像没有一会儿工夫,就被一阵阵敲门声惊醒,迷糊了一阵,才明白有人在敲外面的门,看看时间却已经是早晨七点多钟了。
  赶紧把手机和移动硬盘揣进口袋从金库里出来,锁好了保险门,这才打开客厅的门,只见孔有福一脸疑惑地盯着他。
  于是嘟囔道:“哎呀,天都亮了……昨天晚上太晚了,就没有打搅你们,在这里眯了一会儿……”
  孔有福担心道:“我说怎么监控里看不见你,还以为你把自己锁在里面出不来了呢……陆先生说过,这扇门锁上就打不开,除非有密码……”
  陆鸣以为孔有福会向自己打听房间里的东西是什么,没想到他什么都没问,只忙活着和老婆招呼他吃早饭。
  他怀疑孔有福一家虽然在这里守了五年,但不一定猜得到房间里面是个堆满钱的小金库,毕竟,一个平常百姓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人会拥有这么多的钱,多半是真以为财神在这里藏了好多值钱的古书呢。

  吃早饭的时候,陆鸣看见阿龙从里面房子拎出一些大包小包放在客厅的地上,忍不住惊讶地问道:“怎么?难道你们今天就走?”
  孔有福说道:“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事?”
  陆鸣赶紧摇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不过,也不用这么急,我又不住在这里……”
  孔有福说道:“陆先生交代过,只要有人接手这个地方,我们就必须马上离开……不瞒你说,我们在一起说不定会给你带来危险……
  虽然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可有人现在还惦记着我呢,所以,这些年我都是深居简出,生怕惹出什么麻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鸣惊讶地问道。

  孔有福犹豫了一下,说道:“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等一会儿阿龙送我们回城里,然后收拾一下,我和老伴儿就回老家去了,不过,根据陆先生的交代,阿龙给你留下,就算给你做帮手……”
  陆鸣惊讶地看看阿龙,随即吃惊道:“陆先生交代?难道他……他跟你联系过?”
  孔有福好像后悔自己说漏了嘴,急忙说道:“他早就交代过了……阿龙当过五年兵,还是特种兵呢,你带着他迟早一天会用的上……”
  陆鸣吃惊地看看阿龙,心想,怪不得昨天晚上自己在他手里居然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没想到竟然当过特种兵。
  不过,孔有福显然是在撒谎,阿龙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财神不可能在五年前交代这件事,不用说,财神在狱中曾经和他联系过。
  既然孔有福不愿意说,陆鸣也就没有追问下去,不过,他倒是挺高兴阿龙能留下来,虽然他不善于面相,可一看阿龙就是那种淳朴憨厚的人,不会有什么坏心眼。
  何况身手不凡,带在身边起码能当个保镖,何况,这时财神的意思,他那双眼睛一般不会看错人。
  “那你们老两口谁来照顾啊……”陆鸣问道。
  孔有福哈哈一笑道:“我们回老家去又不是受苦,而是享福去了,如果走不动了,我们可以像城里人一样雇保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