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3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隔壁?不是901室吗?怎么回事?难道九层的两套房子都被这一家三口霸占了?毫无疑问,财神的秘蜜公寓已经被人发现了,显然,他们还不知足,之所以守在这里,肯定是贪得无厌想得到财神的其他赃款。
  容不得陆鸣多想,那个年轻男人马上拿来胶带把陆鸣嘴里的毛巾缠的紧紧的,随后就听见开门声,两条腿被人倒拖着出了门。
  楼道里还是黑乎乎的,陆鸣只看见901室门口有两条腿,肯定是那个老男人,接着就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陆鸣很快就被拖进了房间,那个年轻男人几乎都没有把他往里面拖一点,就把他扔在门口的地上,然后就像房间有鬼似的,马上跑了出去,房门哐当一声关死了。
  房间里一片漆黑,陆鸣觉得嘴里的毛巾撑得嘴巴快裂开了,胸口那口气出不来憋得骨头都痛,再加上恐惧和悔恨,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真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和无奈。

  不过,任他想破脑袋也猜不到这一家三口的来历,按照财神遗嘱中的交代,他的那些所谓的“朋友”要么有钱,有么有权,哪一个都没法和眼前的这家人联系起来。
  根据平时的观察,住在这里的老两口虽然看上去像是有钱人,可那感觉更像是一个土财主,而这个名叫阿龙的“儿子”则是第一次见,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今天的事情看上去绝非偶然发生,完全是一次有预谋的暗算,这家人就像是算准了他要来似的。
  很显然,他们可能一直在暗处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只是不清楚躲在什么地方,也许,这两个老人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他们不开房间里的灯恐怕是故意迷惑自己。
  实际上一家三口每天晚上都从房门的猫眼里偷偷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也不用观察,只要他们知道这里一套公寓中藏着财神的财产,那么,偷偷摸摸来这里的人想干什么就不言而喻了,所以,他们连问都懒得问自己。
  虽然心中极度恐惧,可房间出奇的安静反倒让陆鸣渐渐冷静下来,脑子里把刚才房间里三个人简短的对话梳理了一遍。
  首先,那个老男人让阿龙搜查自己的口袋,目的是想判断自己是不是丨警丨察,显然,他们对丨警丨察好像有所顾忌,不过,即便自己是丨警丨察,他们也不一定会放了自己。
  其次,那个老女人当着自己的面叫男人的名字,老男人也不隐瞒儿子的名字,预示着他们并不担心自己听见,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有打算让自己活着出去。
  最后,只有那个老女人的话听起来好像还有一线生机,她那句“可别搞错了”耐人寻味,也许,并不是所有找上门来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似乎他们在等着一个“对”的人。
  可这个“对”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呢?如果他们等在这里的目的是想得到财神其他的赃款,那自己岂不是就是那个“对”的人?
  他们既然觊觎财神的赃款,不应该没听说过社会上的那些传闻,应该知道自己就是财神的信使啊,可为什么对自己视而不见呢?难道在黑暗中没有把自己认出来?
  不过,无论自己是那个错的人,还是对的人,最终的结局都一样,假如自己不是他们等待的人,明天就有可能遭到毒手。
  而假如自己真是他们等待的人,那么,肯定要用各种手段逼自己说出财神赃款的下落,然后杀人灭口。

  看来,自己要想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财神的信使,然后不管他们使用什么手段折磨自己都不能开口,只要他们得不到财神的赃款,起码还能拖上几天。
  当然,前提是不仅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财神的信使,而且还要让他们相信自己手里确实掌握着财神赃款的秘密,否则,一旦他们确定自己是个没用的废物,马上就会把自己当成废物处理掉。
  忽然,陆鸣仿佛都听见一阵轻微的滴滴声,好像是什么电子仪器上发出来的声音,他艰难地扭动着身子想调个方向,可双手双腿被紧紧缠在一起,根本就转不过来。
  他只能运用腰部的力量滚动了几下,终于让自己侧着身子朝向了屋子的里面,只见黑暗中靠墙的两个地方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妈的,难道这个房间里还有家用电器?怪不得外面的电表一直在转呢。
  陆鸣又朝着里面翻滚了两圈,距离闪烁的红光更近了,他睁大眼睛仔细辨认了一下,惊讶地发现闪烁着的并不是什么家用电器,而是一扇黑乎乎的门,再看看不远处的地方也是一扇门,上面也有一个绿豆大小的红点一闪一闪的。
  这是什么玩意?监控装置?说不定是摄像头,难道他们还担心自己跑了?
  也许,他们是为了明天更好地逼着自己说出财神的赃款去向,所以先给自己制造一种恐怖的气氛。
  听说现在市场上有一种红外摄像头出售,能够看清楚黑暗中的物体,说不定此刻他们正在那边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呢。
  一想到隔壁房间里有好几双眼睛盯着自己,陆鸣顿时感到浑身不自在,甚至为自己躺在地上的尴尬样子感到一阵羞愧。
  妈的,这一家人真是太邪恶了,简直就是魔鬼。
  悔不该对蒋竹君隐瞒财神的这套秘密公寓啊,如果当初把这个秘密告诉她的话,就算她拿到了那些股票和房产证,凭着自己跟她的特殊关系,怎么也不至于吃独食吧。
  现在可好,不但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而且还要搭上性命,这就叫机关算尽有钱没命花啊,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啊,自己好歹也没有害过人,还准备做慈善呢,怎么就这样惩罚自己呢?
  一想到做慈善,忍不住就想起了赞助对象罗山杏,没想到才汇出一个月的赞助费就半途而废了,小女孩还不知道有多失望呢。
  想自己母亲死后再也没有什么直系亲属,也没有来得及繁衍后代,现在如果自己也死了,银行那叁拾万块钱岂不成了无人认领的财富?

  最后肯定便宜了银行那些王八蛋,早知道这样,那天还不如把叁拾万块钱全部赞助给罗山杏呢。
  小女孩要是有良心的话,长大之后肯定会千方百计寻找昔日的恩人,得知自己已经作古之后,说不定还会给自己烧点纸钱呢。
  现在可好,大把大把的钱眼看着就成了别人的财产,就像如花似玉的老婆成了别人的玩物,真是死不瞑目啊。
  想自己和母亲一生穷困,没想到死后连个烧纸钱的人都没有,母子俩在阴间照样没钱花,到时候怎么有脸去见她啊。
  就在陆鸣躺在那里哀叹自己不幸的命运的时候,忽然听见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顿时浑身一阵哆嗦,心想,完了,他们要提前下手了,肯定是担心夜长梦多,趁着夜黑风高之夜结果自己的性命呢。
  虽然浑身颤抖,可陆鸣好像都来不及害怕了,心里只是想着那些自己还没有完成的事情,遗憾的一阵心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