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3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告诉老九我们可以改变了一下思路,既然不能写,我们可以拿东西摆呀,我们可以先拿桦树枝做一个SOS,然后系到气球上,白色的桦树枝与黑气球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视觉上得到质的冲击,按照光的折射以及漫反射原理,这玩意儿路过的渔船肯定能看的到。
  这个提议得到了老九的双手及双脚赞同,我们两个人也面对面坐了下来,准备就这个议案进行深一步的洽谈,洽谈的很顺利,老九和我都感觉到这是目前为止最合适的求救信号,成功率很高,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挪女渔民发现了我们的求救气球,带领着海军来拯救我们,领头的是一个热情奔放的挪威女渔民,抱住我们痛苦狂吻。
  “嫩妈老二,还没获救呢!?”老九推了我一把,我也从梦中惊醒,收起流了一脸的口水。
  “兹兹,兹兹兹兹”电台那边的突然传出来熟悉的无线电被干扰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嫩妈卡带有电了?”老九瞬间把氢气球抛弃到一边,跑到了卡带的身边。
  “哎呀呀,快,快发报回家!让人来就救我们啊!”大厨嘴角还挂着半片大马哈鱼的鱼鳃,已经是热泪盈眶。
  卡带皱着眉头,手里不停的摆弄着电台上的旋钮,看上去非常痛苦的样子。
  “卡带,怎么样了,慢慢说!”我鼻子也有些发酸,他妈的快一年了,我们总算是能和外界联系了!
  “哇啦啦,兹兹兹兹”无线电的扩音器里突然出现了短暂的一句不知道哪国的女声。

  “嫩妈卡带!是不是接通了!”老九虎躯一震,差点把卡带爆了。
  “水,水头,这应该是收音机。”卡带无奈的笑了一下。
  “收音机?卡带,你试试能不能找到华夏国际广播电台!”刚才的女声让我瞬间流出了眼泪,他妈的这些日子就听过母海豹叫唤,猛的听到异性的声音,我怎么能承受住这样的幸福和喜悦!
  “哇啦啦啦,哇啦啦啦哇啦啦啦。”卡带旋转到一个位置的时候,传来了清晰的带有诱惑力的女声。
  “嫩妈卡带,先别换台,听一会。”老九的眼眶也微微有些发红,女人真是一个奇妙的动物。
  四个人就这么坐着,守着一台二战时期的电台,倾听着应该是俄语电台的女主播,在那里放荡的笑着,所有人跟着主播的笑也都嘴角上扬,卡带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从侧面看过去,他的手已经开始在裆部上下的蠕动。
  “卡带,把手拿开,注意一下影响。”我用手推了卡带一把,这里都是些狂糙老爷们,真发起飙来,你根本承受不了。

  “大,大副,我,我在发电。”卡带无辜的看了我一眼,侧身让我看了一下,我这才发现卡带的手竟然是在摇手摇发电机。
  “嫩妈你俩别说话,听。”老九摆摆手,看上去苍老了许多,这俄罗斯的姑娘果然给力,光凭声音就把老九弄的肾虚了。
  直到姑娘说完话,接进来男声,老九才满意的点点头,给卡带使了一个眼色,卡带也开始继续调整旋钮,奔向下一个姑娘。
  “感谢哇啦啦啦收听哇啦”电台里突然出现了短暂的中国话,但由于电磁的干扰又变成了俄语,中俄两个短波交错进行着,卡带手都开始哆嗦了,“大,大副,他妈的是中国姑娘!”
  “嫩妈卡带,给我调正!老二,扶我一把!”老九腰都直不起来了,这一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我们的肾根本承受不了啊!
  卡带眉头越皱越紧,手中旋转的频率也飞速的加快,看上去已经得到了岛国某金手指男优的真传。

  可是旋转的速度加起来了,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女主播的声音非但没有清晰,反而渐渐的消失了。
  “嫩妈卡带!怎么回事?”老九有些慌了。
  “水,水头,这里太隐蔽了,天线又太短了,我们需要造一个天线!”卡带也是一脸的焦急。
  “嫩妈天线?”老九愣在了那里,这玩意儿去哪弄?
  “水,水头,我们需要天线,需要把天线接到收音机上,没有天线信号太不稳定了。”卡带忧郁的看着老九。
  “嫩妈天线?”老九摇了摇头,“嫩妈这玩意我们去哪里搞呀!”老九无奈的说道。
  “水,水头,只要是导线就可以,电线就可以,我们只需要把电线跟天线连接到一起,然后把电线架到外面就可以了。”卡带说道。
  “卡带,架到什么位置合适?”我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激动的问道。

  “大,大副,理论上说,越高越好。”卡带说道。
  “越高越好?”我嘴里嘀咕着,心想我们现在待的这里是半山腰,为了防止屏蔽,我们只能把天线搞到山顶,电线还好说,废旧电缆的长度应该是够用了,但是山顶上似乎没有东西可以用来固定天线。
  “九哥,这里最高的就是山顶了,可是山顶上一片积雪,这天线怎么固定呀?”我把心里的疑虑说了出来。
  “嫩妈老二,你忘了气球了吗?我们把天线弄到氢气球上,那里才是武岛最高的地方。”老九把卡带推开,自己坐到电台的前面,用手拨弄着旋钮,断断续续的“吱吱”声夹杂着未知的语言,竟然还有些惊悚的味道。
  “九哥,我去弄电缆,刘叔,你去搞些桦树枝,我们正好把求救信号做到气球上。”我忽然发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竟然和之前想要做的是相通的。
  老九点了点头,和我一起把发电机旁边箱子里的废旧电缆收拾出来,大厨则跑到基地外面,搞了几支树枝。

  老九居然还懂的木匠的卯接,一会的功夫就用桦树枝弄出了一个“SOS”白色求救标识,不过由于我们材料有限,所以做出来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样子,“O”字做成了正方形,但是明眼人也能看出这是一个求救的信号。
  卡带则把电缆的一头搞出里面的铜芯,将铜芯系在天线的尾部,另外的拉扯出去。
  几个人合力又将天上的气球拉下来,把纳粹旗子摘下,系上我们自己制作的求救标志,把电缆的另一端固定好,又将气球小心的放了回去。
  “卡带,弄这么高,碰到闪电怎么办?”我忽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搞不好我们就成富兰克林了。

  “嫩妈老二,碰到闪电了就给电台那头解下来插地上,嫩妈还能当避雷针用。”老九抬头看了一眼气球,表情有些不太对劲。
  “嫩妈老二,我们得再弄几个标志,嫩妈四面都得有才行。”老九指着气球,我们制造的SOS此刻正朝向了北面,而我们最有可能被人发现则是在岛的东西南三面。
  “九哥,要不我们现在改一下?”我发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
  “嫩妈老二,有时间再弄,这个季节去北极的船不会太多,嫩妈卡带,我们搞一下电台!”老九已经有些按耐不住,毕竟我们一会就有可能听到祖国女性的声音了。

  重新回到基地里,四个人小心翼翼的坐到电台跟前。
  日期:2017-09-22 06: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