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3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假如这水底下真的是潜水艇,我们该怎么办?”我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嫩妈老二,真有潜水艇我们也要等夏季才能逃出去。”老九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而且还更专注了,似乎底下有东西在咬钩。
  “九哥,是不是有东西上钩了?”我赶忙把身子凑过去。
  “嫩妈老二,哪里有这么快,嫩妈我这是花式抖动,嫩妈让鱼觉的我那块红布是活着的大虾。”老九边说手上的动作开始增加了花样,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抖动,时而穿插,这套动作如果拿来撸管,肯定能破男子60米栏的世界纪录。

  “九哥,你这哪里是活着的大虾啊,你这分明是神经病大虾啊,哪条鱼敢吃啊!”我无比痛苦的看着鱼线在老九手里飞舞跳跃。
  “嫩妈,嘿。”老九也有些不好意思,他把手里的鱼线疯狂的旋转了好几个角度,我分明已经看出了这是我国著名跳水运动员郭六日的经典动作,而水底的红丨内丨裤此刻估计也正配合着老九的右手,正在抱膝屈体向后翻腾3周半,老九最后又缩了一下手,应该是为了压一下水花。
  “九哥,你这样如果能把鱼钓上来,我明天就下水去找潜水艇。”我已经忍无可忍了,虽然鱼是没有智商的,但是你也不能把鱼当成傻逼吧,这样做是不人道的!
  “嫩妈老二,上鱼啦!”老九突然尖叫一声,手中的鱼线挣的紧紧的,他两只手同时发力,紧接着一阵狂躁的水花声,一条30公分左右的不知名的鱼被老九提了上来。
  “嫩妈!今晚有好东西啦!”老九抓住钉子一甩,把鱼帅到冰上,外部天气着实低,不到20秒,鱼就已经冻的挺挺的。
  “九哥,我”我低下了头,不知道是该自己跳下去还是被老九推下去。
  “嫩妈老二,墨迹什么,赶紧撕丨内丨裤!”老九看了一眼钉子鱼钩,他的红丨内丨裤片已经被刚才那条鱼吃掉了。
  “九哥,我的,我的丨内丨裤是黄的.”我把裤子稍稍褪下来一半,露出了黄色的丨内丨裤边缘地带。
  “嫩妈老二,一样的,红的是红虾,黄的就是黄虾。”老九不由分说,用力把我丨内丨裤上的香奈儿标识撕下,挂到鱼钩上丢了下去。
  我没想到北极鱼的攀比心比人类还要厉害,它们见到香奈儿的标签之后激动的都硬了,纷纷上前,而且我丨内丨裤本身的味道还算浓郁,不一会的功夫,老九就弄上来4,5条鱼。
  “嫩妈老二,晚饭有着落了!”老九疲惫的瘫倒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圣洁。

  “九哥,”我有些哽咽,这几年的时间,如果没有老九,我估计早在朝鲜就牺牲了,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让人难以置信的经历,老九疲惫的样子让我一时间感慨万分。
  两个人把冻硬了的鱼收集起来,冰洞的上面覆盖上一层军用帆布,老九告诉我说这样可以防止里面的水再次结冰。
  “哎呀呀,大马哈鱼!”大厨用手抱住其中最大的一只,眼神里满满的**,但是想到大马哈鱼嘴里如倒刺般的牙齿,以及自己巨物上的齿痕,又忍不住倒退一步,哆嗦起来。
  “刘叔,这几只大的一起杀了吃了,留几只小的。”我计算了一下鱼嘴的口径,把适合大厨的那几只挑出来,随手把头砸爆,生怕大厨控制不住自己再做出什么非分之举,而剩余的那些都是一些小口径的,我瞥了一眼觉得大厨应该是进不去的。
  “哎呀呀,啥都没有,怎么做呀!”大厨兴奋完以后才发现我们除了新鲜的食材,没有别的东西。

  “对呀,九哥,德国鬼子的厨房到底哪里呢?”我也意识到大厨现在的困境,人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是我们现在却完全反了,大把大把的米倒是不少,就是没有炉子跟锅。
  “嫩妈老二,鬼子的厨房应该是在外面,这么多年早嫩妈消失了,嫩妈老刘,这鱼我们先生着吃,明天在洞口做一厨房。”老九确实太疲倦了,说话的声音都低沉了许多。
  大厨熟练的将鱼分解开,大家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鲜美的东西了,像见到了苍老师一般兴奋。
  “哎呀呀,这鱼真鲜,就是一股子尿骚味。”大厨舔了一下嘴唇,抽了抽鼻子。
  “嫩妈,凑合吃就行了。”老九与我相视一笑,深藏功与名。
  吃过鱼之后,大家又坐在一起商议下一步的计划,我们总算是有了一个可以长期待在这里的藏身之所,四人又默哀了几十秒钟,算是祭奠了一下纳粹鬼子,这也算是他们为整个世界唯一做的一点贡献了。
  祭奠完之后,老九又对人员进行了分工,柴油机是我们目前最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要严加看管,老九首先把大厨剔除出去,卡带我还有老九像以前一样分成三个班,要像对待自己亲人一样对待柴油机,及时补充机油,及时观察柴油箱的油位,千万不能让柴油机出现什么意外。
  在出太阳之前,我们不会研究水下到底有没有潜水艇,大厨白天钓鱼,因为我们可能见不到白天,所以改成了大厨睡醒了之后就要去钓鱼,也就是说大厨接下来只有三个工作,一是睡觉,二是钓鱼,三是做鱼,这一点得到了四人的一致赞同。

  除此之外,卡带继续研究怎么修好无线电,老九和我则想办法把气球涂成引人注目的颜色,并且在上面写上求救的“SOS”字母,也算是多一条可以获救的方法。
  我忽然感觉到所有人都有了强烈要回家的欲望,以前我们没有这种欲望是因为一直都处在生命受威胁的状态,而现在我们竟然稀里糊涂的有了一座四室两厅的超大型别墅,高功率的发电机,温馨桑拿房,食物淡水都有了保证,不用关心北极熊,不用关心风雪,不用关心有没有取暖用的火源,当什么都不用关心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什么时候能回家才是我们最关心的。
  “嫩妈卡带,这玩意儿能修好的概率有多大?”老九盯着正聚精会神研究无线电的卡带,毕竟它是我们能与外界联系的唯一工具。
  “水,水头,我们没有稳压器啊。”卡带摇了摇头,无奈的回道。

  “卡带,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问道。
  “大,大副,鬼子留下了一个备用的手摇发电机,我正准备把它接到电台上。”卡带没有回头,认真的样子帅呆了。
  “嫩妈卡带你除了值班什么事儿都不用管,嫩妈专心搞你的电台。”老九拍了拍卡带的肩膀,鼓励的说道。
  “嫩妈老二,我们得想办法给气球换个颜色。”老九把头转过来,认真的看着我。
  “九哥,我们拿什么换呀,要我说我们弄点白色的东西在气球上写上SOS就好,没有油漆涂料,我们怎么换颜色呀!”我无奈的回应道。
  “嫩妈,写字拿什么写?”老九皱起了眉头,第二个能求救的道路,好像也被堵死了。
  “哎呀呀,我们可以拿鱼血,拿鱼血涂。”大厨不知死活的插了一句嘴。
  “嫩妈老刘,你那肚子上伤口好利索了吗?不行嫩妈拿你的血试试。”老九没好气的怒道。

  大厨赶忙闭上嘴,不敢多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