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424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天的旅游,如果能让这些老师保持跟进,一百多个老师,手里攥的学生资源最少也有几万人,这都是实打实的可消费数字。
  如果能让他们同步跟进到位,一个学生一节课花费一百块,那一万人,是一百万,几万的消费量加不断递增的数字,稳定在一百万的交易额,困难并不大。
  只有高交易量才能把问题和弊端全部显现出来,到时候再逐一解决,才能最终证明模式的可行性。
  模式一旦成行,也证明着这份政绩,稳了。
  只有实打实的政绩和资历,我屁股下的位置和未来的前途,才能稳定。
  五点多的时候,黄丽丽又过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让你陪你爸妈出去好好玩的吗?”我愣了一下道。
  “徐老师你们是不是要出去旅游啊?”黄丽丽小声道。
  “是啊,不过你是下一批,放心,不会忘记你的。”我如实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黄丽丽急忙摆了摆手道。
  “行了,我明天出去旅游,店里有你照看了。”我嗯了一声道。
  “徐老师那你晚还有事吗?”黄丽丽小声道。
  “没什么事了,怎么了?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说什么。”我皱眉不解,黄丽丽突然这个点跑过来,应该是有事的。
  “我……。”黄丽丽张了张嘴想说的。
  突然一辆车驶了过来,从车下来一个男子朝着店里走了过来,看到我还在,是点了点头。
  “等你旅游回来,再说,我先走了。”黄丽丽看到有人过来,直接跑走了。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黄丽丽到底想说什么,不过也没多想,扭头看到过来的人,却是有些惊讶,他怎么过来了。
  “没吃饭的吧?不如一起吃个饭。”来人竟然是马涛。

  “行。”我点了点头,确实没吃饭,也没矫情,一次庄园的事情说实话马涛也算是帮了我。
  我关门,和马涛走到附近的小饭馆,要了一个小包厢。
  “在海附交大当了这么久的老师,还真没有在这里吃过饭,饭菜还挺不错的。”马涛尝了几口菜,点了点头道。
  “你们都是下来镀金的,哪有时间来这个小饭店里吃。”我说道。
  “镀金没有镀成,反倒是给你做了嫁衣裳。”马涛苦笑道。
  “你现在也不错。”我呵呵一笑。
  “我们能坐在一起吃饭,过去可是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马涛笑着道。
  “是啊,世事无常,好多事情哪能猜得清,有时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马处长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点了点头道。
  “我难道不能请你喝顿酒?”马涛扬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个节骨眼,是不是高家的姐弟来请你当说客的。”我苦笑一声,我和马涛之间虽然谈不深仇大恨,但也算不朋友,竟然让马涛来当这个说客,真是出乎意料。
  “我是主动过来的,他们不知道……或许现在已经知道了。”马涛怔了一下,随后笑着道。
  “哦,你是主动过来的?还和一次郊外酒庄, 劝我放弃抵抗吗?”我微微一愣。
  “放弃抵抗,这个词用的不恰当,你现在可是占据着主导地位。”马涛笑了笑。
  “那你是来说和的。”我笑了笑。
  “不过你和高家姐弟这样斗不是办法,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对你对他们而言,都是一桩好事。”马涛认真道。
  “高翔这样辱我,你觉得我能化干戈吗?”我冷声道。
  “可以让他给你写个保证书,你现在得罪高家这对姐弟,对你的仕途很不利。他们毕竟是高书记的儿子和女儿,如果能冰释前嫌,那高书记欠你一个人情,依你现在的势头,以后在海也能很快的出人头地。”马涛正色道。
  “想要冰释前嫌,等他们能把我逼到绝境的时候再说吧。”我不为所动。
  “哎,为了一个女人,实在不值当这样做,何况高翔根本没有动你的老婆。”马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
  “高翔根本不能人道,我说他是个变/态,是因为他压根不能真的碰女人,却四处招惹女人,折磨那些女人,所以这个地方有毛病。”马涛指了指自己的脑门。
  “即然不能碰女人,他为什么又去招惹我老婆。”我不解道。
  “今天听他们聊天,好像是帮另外一个人,具体是谁,高媛没说,看情况是一个他们也惹不起的人。”马涛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录音机,按了一下播放键,播放出来的正是高媛姐弟的下午的谈话。
  “不是他们,那会是谁?”我神色一沉,皱眉望向马涛,“你为什么要帮我。”我没想到马涛竟然还偷偷录了对方的聊天语音。

  “我要离开海了,不想掺和这些事,权当这是我和你冰释前嫌的一个见面礼吧,说实话,如果我们不是因为共青团的事,或许我们会是好朋友,我们都经历了寻常人不能理解的磨难。”马涛笑了笑道,扬手又喝了一杯酒。
  “你不是和高媛在一起?怎么又要走了。”我乍一听马涛要走,也是蓦的一惊。
  “你这样折腾下去,我看高媛姐弟肯定要出事,这个时候不如趁早离开。”马涛倒也果断,刚刚没能说服我和平相处,有了趁机离开的打算。
  “离开去哪里?”我点了点头,算一次庄园的一次,这应该算是和马涛第二次深入的沟通,而这一次交流,他竟然决定离开。
  我突然感觉到一丝惆怅,原本交手的仇人,瞬间有了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觉,他的父亲虽然是副部级,他却只是一个私生子,相而言,肯定也糟了不少磨难。
  “回北京,那里才应该是我待的地方,虽然我很不喜欢离那个人很近,可我不像你,我不论走到哪里,已经打了深深的烙印,有时候富家子弟并不是看去那般光鲜亮丽。”马涛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认真道。
  “北京见。”

  “会再见的。”我点了点头起身。
  “好,我先走了,买了今天晚的飞机。”马涛笑了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
  “走这么着急?”我怔了一下。
  “还要多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下不了决心离开那个女人。”马涛说道高媛的时候,眼神内流露出一抹厌恶,转身走出了包厢。
  我想起身送他的,不过他头也不回的摇了摇手,打了一个手势,北京见,人消失在了夜幕之。

  我坐回了包厢里,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收尾的结局。
  从午卢芳的交流,宁愿跪下来也不肯说出老婆的情况,难道她是真的不知道?
  我一直以来她是在包庇对方,因为对方权势很大,所以高翔的出现,让我联想到和老婆有关系的人,应该是他了。
  可马涛的出现,刚刚的录音对话,可以确定的一点,老婆的出/轨对象不是高翔,他们并没有关系,可高翔和高媛姐弟言语颇为忌惮的那个人是谁?
  竟然让堂堂市委副书记的儿女还忌惮的人。

  马涛走了,却给了我一个清晰的路,卢芳等人或许不知道,不过高家姐弟肯定知道老婆到底和谁有关系,既然如此,那这趟水必须往下面淌下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