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2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二,把你九哥当成什么人了。”老九愤怒的把腰带抽出来,“啪啪啪”的在空气中啪嗒着。
  我去,老九莫不是想要搞SM?我咽了口吐沫,心里竟然有些小期待,期待着老九把皮带狠狠的抽打到大厨的屁股上。
  卡带哪里见过这么**的阵势,他羞红了脸,不敢正眼往前看。
  老九继续往前走,俯身蹲到了大厨的屁股边上。
  “抽打呀!用力啊!”我在一旁眼神迷离的替老九加油鼓劲。
  “嫩妈卡带,老二,你俩站那干什么呢!过来帮忙啊!”老九扭头愤怒的喊到。
  “九哥,你先来,你先来,咱三个一起,能行吗?”我也低下了头,这,是不是太刺激了。
  “嫩妈你俩扭捏什么玩意儿,嫩妈赶紧给老刘的裤子提上!一会冻成关节炎了!”老九把大厨从工具箱里拖出来,一脸的嫌弃。
  我跟卡带手忙脚乱的冲了过去,大厨腿上的水已经蒸发干净了,这次很顺利的将裤子穿上,紧接着老九把腰带给大厨系上。

  大厨的块头跟德国人一比简直等于猴子,所以老九不忍心看到大厨提着裤子做饭,只能把自己的的腰带脱下来,只为了能让自己的小伙伴快乐。
  将上衣换好了之后,大厨从远处看,活脱脱的是一名二战时期的纳粹士兵。
  “刘叔,刘叔,你醒醒。”我在一旁推着大厨。
  “哎呀呀,”伴随着熟悉的语气助词,大厨睁开了眼睛。
  “哎呀呀,你们,你们这是丧尽天良!”大厨看到我们三人的眼神之后,恼羞成怒道。
  “嫩妈老刘,你别瞎JB乱想,嫩妈这些人不给你换衣服,嫩妈你在冰窟窿里出来岂不是要嫩妈冻死了。”老九气愤的说道。
  “刘叔,我们只是给你换衣服,真的没干别的。”我在一旁解释,心想就你身体里的那些病毒,我们几个还真不敢尝试。

  “对了,刘叔,你踩水的功夫真好呀,竟然一直都在水面上飘着。”我忽然想起了大厨在冰窟窿里的传奇一幕。
  “哎呀呀,小龙,你不说我都还忘了,我的脚底下,踩着东西呢!”大厨觉察到了自己的菊花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刘叔,你说什么?你脚底下踩着东西?你的意思是你根本不是浮在水里,而是站在水里?”我张着大嘴,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地图上明明显示的是水深有9米,我们把冰的厚度刨去,就凭大厨的身高怎么可能踩到水底?
  难道水底下是?
  “哎呀呀,我掉冰窟窿里了,冻死我了,这水温最少也得零下20多度!”大厨不住的哆嗦着,死里逃生的感觉确实不错。
  “刘叔,水温不可能这么低的。”我摇了摇头。
  “哎呀呀,零下19度,只多不少,一摸我就能摸出来!”大厨表情坚定的自己像是一个温度计。
  “嫩妈老刘,你别瞎BB了,嫩妈我小学没毕业都知道水最多是零度,嫩妈零度以下就结冰。”老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大厨,水,水头说的有道理,理论上来说,水最低就是零度,根本不可能出现零下的度数,除非是海水。”卡带给大厨解释道。
  “哎呀呀,小龙,你不说我都还忘了,我的脚底下,踩着东西呢!”大厨暂且把水温放到了一边,有些激动的说道。
  “刘叔,你冻直了吧,怎么可能踩到东西,水深至少也得8米呀!”我摇了摇头,心想大厨肯定是冻成冰块了,然后悬浮在了河水里,他都冻成那个逼样了,怎么能感觉到脚底下有东西。
  “嫩妈老二,快走!”老九似乎想到了什么,把虚弱的大厨扔到地上,狂奔了出去。
  “九哥,怎么了?”我感觉到事情有些异常,稳重的老九竟然能以光速飞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
  老九没空搭理我,俯下身子,用一个标准滑雪运动员的姿势滑到冰洞旁边,我紧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这哥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嫩妈老二,这底下有东西。”老九十分的兴奋,他把拴好的鱼线鱼钩丢了下去,鱼线仅仅往下走了不到两米,就停止了下沉。

  “我操,九哥,果然到底了,这底下能有什么东西?”我有些疑惑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里有可能就是鬼子的潜水艇!”老九都快要跳起来了,他妈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我激动的差点尿了,按照地图上老说这里水深有8米左右,但是现在鱼线只能放到2米左右,加上冰层的厚度有1米半,也就是说底下有一个高5米左右的东西,这么高的东西,只能是一个微型潜艇了!
  “九哥,这把我们发财了,这玩意儿能不能用先比说,我们完全可以把它升起来,没有动力自己做桨划都可以呀!”我兴奋的喊道。
  “嫩妈老二,要不咱下去看看?”老九盯着我,声音里充满了诱惑。
  “九哥,零下15度啊。”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嫩妈,”老九也意识到此刻的气温似乎不太适合冬泳。
  “九哥,现在天太黑了,根本看不到水底,不如等太阳出来了,水这么清,应该能看到底下的情况”我咽了口吐沫,心想老九别一时兴起再去潜水,就目前我们几个人的肾,加起来比刚果金政府发言人说的话都虚,温水中潜水估计都是个问题,冰水里基本上就是找死了。
  “嫩妈老二,有尿吗?”老九没有接我的话茬,稀里糊涂的问了一句。
  “尿?九哥,要尿做什么?”我有些摸不清头脑。
  “嫩妈钓鱼呀,出来一趟,要弄点收获回去呀。”老九说话间已经解开了扣子。

  “九哥,你别说,你腰带给了大厨之后,我还真感觉少了好多东西呢。”没有印象中的“啪”声,让我心里还有些不太适应。
  老九阴阳双虚加上我们好久没有绿色蔬菜水果,前列腺炎已经肥大的像只篮球,等待了至少三分钟才挤出了几滴深黄的尿液。
  “九哥,能行吗?这里有鱼吗?”老九的生化武器实在太少了,我脱下裤子,等待了几秒,喷涌而出。
  “嫩妈老二,冬天钓鱼是最简单的。”老九把鱼线提上来,把自己的大红色丨内丨裤撕下来一个小角,绑到了做好的钉子鱼钩上。
  “哎吆我去,九哥,我见过用蚯蚓钓鱼的,见过用馒头钓鱼的,还见过傻逼用口香糖钓鱼的,用丨内丨裤钓鱼,我他妈还真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你能给我讲一下原理吗?是不是鱼特别喜欢前列腺液的味道?”我已经被老九深深的折服了,他这已经不是在钓鱼了,他这是在耍鱼啊!

  “嫩妈老二,你懂个JB,这鱼的视力是最好的,嫩妈我用个大红色的,是为了诱鱼。”老九把系着红布头的鱼钩丢到冰窟窿里,手开始不停的上下活动。
  “九哥,你这是掉海鱼的套路,钓淡水鱼合适吗?”我有些不解的问道,按理说淡水鱼应该特别喜欢安静才对,在我家的淡水池塘里钓鱼,都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生怕把鱼给吓跑了。
  “嫩妈老二,这叫路亚。”老九手的浮动频率有些暧昧,让我有些不忍直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