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边收住笑,略显严肃地说:“我不了解你的采访风格,但是我对你有个要求,你在报道这个案子的时候,尽可能少地涉及到律师,凡是涉及到律师也就是我个人的时候,请你手下留情,如果你真心想交我这个朋友,就请你为我多想一些,千万千万要客观,千万千万不要把我神化,律师不是万能的,律师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你要是犯了死罪,律师的能耐再大,水平再高也救不了你,这是我当刑辫律师多年最深的体会。”

  丁一笑了,说道:“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我记得当初你是准备要到检察院去上班的,怎么改行当律师了?”
  “呵呵,开始采访深入了?”
  丁一噗嗤笑了,说道:“这么敏感?我只是对你好奇,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按说该是在恋人怀里享受浪漫的时候,却当起刑辫律师,天天跟那些极端的犯罪分子打交道,我的确不敢想象?”
  “呵呵,你在抛砖引玉?”
  丁一又笑了,说道:“你别这样,我的确是好奇才问这些问题,这和我的职业没有关系,我的确对你充满了——崇拜。”丁一认真地说道。
  女律师看着丁一清澈如水的目光和真诚的表情,说道:“我信,有的时候我也觉得我很了不起,也很崇拜自己,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我的爸爸是检察官,某程度上我是跟他对着干的,但是跟你说实话,每次赢了官司后,我体会不到多少兴奋,甚至很累,很伤情,跟你说句老实话,就是逛马路,我都不喜欢看到法院两个字,我知道,法院里有各种各样的审判庭,那里是我们做律师的鏖战厮杀的地方,每当那里开门一次,就说明上演了一场艰苦的战役,那里会有生死、犯罪、邪恶、丑陋……等等,你能想到的人性所有的丑,在那里都会暴露无遗。从小,我们的父母和老师就教育我们干一行,爱一行,跟你说实话,我,并不爱这个职业。”

  丁一皱了一下眉,她盯着她,此时,女律师脸上的甜酒窝不见了,脸上笼罩着一层忧虑和沉重。
  见丁一不解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她喝了一口果汁,说道:“是不是感到了诧异?”
  丁一老实地点点头。
  “呵呵,按照你们新闻记者的思路,如果不感到诧异你就不是记者了,因为你们的稿子大都是弘扬正气的,善于把一个人高大全,如果你不高大全,你这篇稿子就没有地方发,没有哪家媒体敢采用,所以我刚才跟你说的话是纯属朋友之间的交流,无论如何你是写不了的。”

  “你真狡猾。”丁一说道。
  这时,服务生给她们端上各自点的食物,丁一做了手势,说道:“请吧,我们边吃边聊。”
  女律师又喝了一杯果汁,叹了一口气,说道:“说真的,每次打完官司后,你知道我最想干什么吗?”
  “睡觉。”
  “呵呵,比较贴近,我最想做的就是游泳,不游,只浮在水面上静静地仰着,你管这叫休息也行,因为的确有休息的因素在里面,但我是这样想的,仰躺在水面上,既能放松身心,但是你还不能完全放松,因为你只要一大意,或者真的睡着了,就可以身体失衡,失衡就可能呛水,呛水后就可能溺水,溺水后看可能导致身亡,这就是我每次打赢官司后最大的感触……”
  丁一完全理解她的感触,她在脑海里想象着她仰躺在水面上的情景,不知为什么,一个场景突然浮出脑海。她想到了那次在温泉游泳池中自己就是这样险些溺水的,好在江帆抢救及时。那次,他是那样抱着她,拍着她的背,她双脚踩在他的脚面上在水里行走,她是那样地和他贴在一起,当时并没有感到羞涩,只感到了安全和温暖,也可能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对江帆有了依赖……
  “我的想法是不是很另类?”女律师见她不说话就问道。
  丁一学科长的样子甩了甩头,把涌上心头的思绪甩掉,说道:“对不起,我走私了。”说着,不好意思地把鬓角处的头发背到了耳后。
  女律师笑了,说道:“你很可爱,对了,我前几天去内蒙古,见到了你原来的爱人。”
  丁一心一跳,本能地说道:“我原来的爱人?”
  “对呀,就是在深圳时,你和一位高个先生来衣服,你忘了?”
  丁一怎么可能忘?跟他的每一个点滴都铭刻在心,而且记忆犹新,只是……
  女律师见丁一的双眸瞬间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忧伤,就说道:“你们当时给我的印象简直就是一对天造地和的璧人,当时你们羡煞了我们那一片的所有女孩子呀!可是,为什么你们后来南北相隔了?”
  丁一没有跟她打听他的消息,也没有乍听到他消息的喜悦心情,心里反而酸楚楚的,眼睛有些隐隐的胀痛,她极力眨着眼睛,掩饰着内心的波动,平静地说道:“既然你知道他是原来的爱人,那么想必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是彼此陌路了。”
  尽管丁一说得如此平静,如此的波澜不惊,但是女律师还是敏锐地扑捉到了丁一内心的不平静,她说:“我不是好事的人,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闲心,但是我感觉,诚然如你所说,你们彼此已经陌路,不过我感觉你们似乎并不快乐。”
  丁一笑了一下,说道:“今天的主角是你,别忘了我是来采访你的?”
  女律师调皮地说:“我今天不仰泳去了,给我说说你们的故事,作为交换条件,总可以吧?”
  丁一笑了,她后来才知道,是江帆,江帆知道女律师代理了阆诸一起贩枪制枪的案子后,曾经有意托她打听丁一的消息。
  其实,自从看到左边后,丁一就没有什么陌生感,尤其是她还会给她带来江帆的消息,只是,毕竟工作在先,尽管她说不要报道除去案件以外她的内容,丁一还是想完成自己的这个独家采访。如果话题过早地带入江帆,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会流泪,那样,所有的采访是无法完成的,而且,也有损自己的形象。想到这里,她强装平静,说道:“可以,但是你要先帮我解开关于你所有的谜。”丁一没有重申自己的采访,那样说太生硬,会拉开和采访者的距离。

  女律师笑了,腮边挤出两个小酒窝,说道:“你可比我还执著。”
  丁一也噗嗤笑了,紧接着说道:“前两天我采访过一个上了年纪的女检察官,因为要拍摄,她穿着制服接受的采访,不知为什么,感觉她真的好威风,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没穿检察官的制服前,她就是一个温暖的阿姨,穿上制服后,她的温暖里就有了一种威严了,我在想,你穿检察官的制服肯定也是这个样子,大方,帅气,摩登。”
  “哈哈,你可真会用词,还摩登?”女律师笑了,感觉丁一就像是她异地见到的朋友那样,渐渐地没有了戒备心理,她从包里掏出一个长方形钱夹,打开,取出一张照片,说道:“看看,摩登不?”
  丁一接过来,这是一张女律师穿检察官制服敬礼的照片,飒爽英姿,挺胸抬头,五指并拢,表情严肃,很威武。丁一赞叹说道:“不但摩登,而且还非常威武!”
  女律师笑了,说道:“这是上班的第一天,爸爸给我照的,敬礼的动作他教了我半天才标准,上学军训的时候我学过敬礼的,可是爸爸总是说不标准,这是我唯一的一张着检察官制服的照片,我很珍惜,一年后我就辞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