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7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拍摄的影像资料已在大火中焚毁,但记者牧岛照样被关进收容所好几个星期。释放他的条件是今后禁止踏入东京一步,否则就会被宪兵队无情逮捕并关押。牧岛随后也被发配到了南太平洋。
  日期:2018-05-12 00:49:38
  (正文)

  草鹿也发现官方报刊到处都在吹嘘根本不存在的中途岛大捷,而没有像他之前建议的那样把战败的真相告诉国民,对此他既愤怒又反感。草鹿懂得保持官兵斗志的重要性,但认为要取得战争胜利,全国民众都必须认真对待这场战争,必须让他们了解战争的真实情况。他们不仅可以分享胜利的欢乐,也应分担失败的忧愁,这才称得上一场全民参与的国家战争。
  在北方阿留申群岛的中泽佑大佐发现,官方已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尽量在口头上缩小中途岛惨败的损失。6月10日,他和细萱接到了军令部次长伊藤中将和海军次官泽本中将联合发来的一项通知:“兹决定公布中途岛战役我方损失如下:1艘航空母舰损失,1艘航空母舰遭重创,1艘巡洋舰受重创,35架飞机未能返回。”到15日,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正式宣布:“除大本营公布的信息之外,不管在海军内部或者对外部人物,都勿要提及有关中途岛和阿留申战役的任何情况。在海军内部公布‘加贺’号已经损失,‘苍龙’号和‘三隈’号严重受损,这几艘舰的名字将不对外公布。”

  为妥善处理中途岛战役之后的情况,政府通报一直到6月21日才最终公布。第六舰队参谋长三户寿少将通报了官方的最新说法:
  在中途岛战役中损失和遭重创的军舰,原则上要求保密,但可以根据情况做谨慎处理。
  适当时机将“加贺”号、“苍龙”号、“三隈”号除藉。
  “赤城”号和“飞龙”号暂时保留在船舶登记名册之中,但是停止作业—想作业也只能是打捞作业了。
  关于船员的调令会随后逐步下达。
  关于阵亡将士,海军省人事部门将通知其家属,但不许提及沉没的舰名。
  关于其它损失:“赤城”号和“飞龙”号着火,严重受损;“谷风”号、“矶风”号、“岚”号轻微受损;“最上”号、“矶波”号、“浦波”号被击中,“最上”号中度受损,其它舰只受损轻微。
  与之相配合的是,所有涉及中途岛战役的文件和原始资料全部被收缴并列为“绝密”,它们在日本战败后被集体销毁,除了在塞班岛于南云身边意外发现的那份《南云报告》。这也正是今天我们眼中的中途岛海战依然疑点重重的主要原因之一。
  6月10日,东京大本营高调宣布:中途岛战役终于使日本“成为太平洋上的最强国”,“确保了在太平洋上的皇威”,这场战争“确系一战而成定局”。
  6月11日,官方的《日本时报与广告报》刊登了一幅奇怪的图画,画着一艘美国航空母舰遭日机攻击正在下沉的情景。图画上方的解说词是:帝国海军再次取得划时代胜利。画面下方有一段热情奔放的文字,开头几行是:“美国企图以舰载机对日本进行游击战之全部企图终成泡影。强大的帝国海军又击沉了2艘大型美军航母。这一划时代的胜利是于6月4到7日奇袭阿留申群岛的荷兰港以及中途岛时取得的。战争开始时,美国有7艘航空母舰,现在只剩下了2艘,形势对他们来说是绝望的。”

  同日,著名海军记者伊藤正德发表了广播讲话。次日芝加哥《每日论坛》引用了他的部分内容:“鉴于中途岛战役的辉煌战果,我们不应因损失两艘航空母舰而垂头丧气,因为我们的所得大大超过了所失。”虽然伊藤也承认日军损失了两艘航母,但后来所有媒体对损失都不再提及了。
  6月15日,东京大本营再次发表补充战报:“先前公布奇袭中途岛的战绩中,除击沉美军两艘航母和一艘驱逐舰之外,还应加上一艘‘旧金山’级A级巡洋舰和一艘潜艇。”官方公报一味强调北方行动的重大胜利,“太阳旗已经高高飘扬在美国领土上”,而对于失利的中途岛方向却一直含糊其辞。
  在此之前,对“帝国皇军”在中国战场的报导历来是报喜不报忧,这次总算有了进步,承认自己有了小小的损失。天皇惊喜于民众对中途岛之战的反应,打算颁布诏书“嘉奖参战将士”。以木户内大臣为首的顾问们劝谏裕仁,“事情还没有绝望到需要陛下降低身份亲自进行宣传的地步”。
  作为中途岛主战场的最高指挥官,南云不可避免成为被批评的主要对象。然而他并没有像金梅尔那样在遭遇重大失败后被解职,仍然保持了航母舰队司令官的职务。山本果真给了他和草鹿将功补过的机会。联合舰队的意见正中军令部下怀。大本营海军部正在对中途岛战役大肆宣扬,在刚刚宣布了一场“大捷”之后却突然更换主帅,连小学生也会质疑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这一道理同样适用于山本和宇垣。星星呀还是那个星星,山本也还是那个山本,他依然主掌联合舰队直到第二年4月18日战死于布干维尔。

  中途岛海战由此派生了两大严重后果。首先,掩盖事实成了日本海军的惯例,对未来战场产生的负面影响是致命的。其次,日本陆海军间的矛盾加剧,尽管贵为政府首相,海军依然向东条隐瞒了所有损失情况。可以确信,在中途岛铩羽而归的海军也不希望陆军能获得新战果,这在随后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将明显表现出来。
  在美国的田纳西州,在珍珠港被美军俘虏的潜艇兵酒卷和男少尉已被改造得差不多了。冷静的酒卷相信自己从美国报纸上读到的消息才是真实的,日军在中途岛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惨败。在被押往战俘营的漫长旅途中,酒卷惊叹于美国广袤的国土和数不清的工厂,那些在日本是绝对看不到的。他意识到自己的国家尚未真正体会到美国的全部威力,中途岛一战不过是日本走向失败的开始罢了。
  “胜利”的喜讯迅速传至所有日战区,自然也包括棉兰老岛最大的日裔聚集地达沃。37岁、身材瘦小的西野源是东京《每日新闻》记者,他之前已经在中国呆了好几个月。珍珠港事件几个月后,西野奉命采访南方战况,就带着一个8人小组于6月初来到达沃。6月7日,他接到了总编指派的新任务,随新组建的陆军第十七军前往新喀里多尼亚采访。10日,他们赶上了东京宣布中途岛大捷。包括本土和日战区,所有日本人都处于极度癫狂之中。西野参加了陆军军官在旅馆举行的即兴祝捷大会。

  在细读了报纸上有关中途岛战役的报道后,西野感觉疑虑重重。凭着多年职业习惯的敏感,他总觉得报道有点含糊其辞。西野悄然离开庆祝现场,回房间打开了短波收音机,慢慢调谐直至听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乐声。一位女播音员宣布这里是旧金山电台,报告“美国在太平洋上取得了一次海战大胜利”,接着满怀信心地说出了击沉敌军四艘航空母舰的名字。
  西野知道这应该才是事实。听到楼下的军官们仍然在喝酒高声喊叫,他不免为那些人的举动感到悲哀,他们竟如此幼稚无知地庆祝着伪造的胜利。西野不敢把听到的情况告诉任何人。即使说了也不会有人信,换来的只会是自己被宪兵抓进牢里。
  两个月后,西野的怀疑得到了证实。报道小组仍将随第十七军出发,但不是去原定目标新喀里多尼亚,而是去所罗门群岛中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岛屿。这个小岛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它的日语发音叫“卡打鲁卡那鲁”。
  在英语中,它的名字叫“瓜达尔卡纳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