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7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2 00:47:36
  (正文)
  6月6日下午,东条破例邀请盟国德国、意大利的使馆人员在多摩川举行乘马会。虽然贵为内阁首相,但陆军出身的东条同样无法第一时间从海军得到最新消息。游玩途中,一辆黑色轿车行色匆匆地赶了上来,车里钻出来一位全副武装的陆军军官。
  “海军犯了一个大错误。”参谋次长田边盛武中将趴在首相耳朵上说。
  “在中途岛?”一向沉默寡言的东条追问。
  “是的,他们损失了四艘航空母舰。”
  东条对此颇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海军不听陆军的劝告,硬要打这一仗。”说到这里他停住了,似乎觉得再说下去与首相的身份不符。再说海军的损失对陆军也没有好处,这点觉悟东条还是有的。他叮嘱田边,“切不可把消息泄露出去,绝对保密。”
  早在头一天也就是东京时间6月5日晚上,天皇裕仁已经得到了中途岛前线遭遇重大挫折的消息。军令部一直不敢向天皇汇报。首先担心天皇受惊,同时也想情况核实后再详细报告。但天皇通常是知道他的武装部队的作战情况的。天皇侍从武官有一条“热线”直接连到大本营,二十四小时保持畅通。即使在深夜,大本营有重大消息也会及时通告。听到这一惊天噩耗,裕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良久不语。之后一段时间里,他拒绝向任何人提及此事,甚至包括最亲近的内大臣木户幸一。

  木户直到6月8日才知晓此事。后来他在日记中如此写道,“尽管海军的损失给我们带来了无法言语的痛苦,但陛下依然勇敢面对了这一切。他的面容没有丝毫改变,反而鼓舞大家:虽然海军的损失非常可惜,但是不应该因此丧失战斗精神。”裕仁告诉木户,他已经命令永野总长,“在未来行动中继续保持积极进攻的态势”。木户不禁为之动容,在日记末尾他写道:“我为陛下的勇气所折服,感谢上苍赐予我国如此优秀的君主。”

  6月10日,东京召开了大本营和内阁联络会议商讨对策。海军并未向与会陆军代表透露中途岛海战的详细损失情况。首先发难的是参谋次长田边中将,“海军在战略上犯下了一个严重错误,遭到了不应有的惨败。”
  东条也趁机火上浇油:“海军不听陆军的劝告,坚决要打这一仗,否则怎么会弄到这般境地?”这时他的身份好像又成了陆军大臣。
  岛田海相、泽本次官、永野总长、伊藤次长等海军代表虽然对陆军的骄傲蛮横、落井下石非常不满,但仗毕竟是自己打输的,也只好闷着头一声不吭,耐心听着陆军的数落。
  现场气氛颇为尴尬,最终还是裕仁天皇打破了沉默。他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这也不是海军的本意,众卿就不要互相指责了。陆海军本为一家,应该精诚团结为要。”他将目光转向了永野,“朕所望者,乃盼海军不要因此低落,变得无所作为或被动,应继续努力干下去。”
  永野、岛田众人立即“唰”地一声肃然起立,慷慨陈词:“海军全体将士,愿为帝国和陛下效命沙场,虽死无憾!”
  对永野等人的表态,裕仁显然非常满意。他接着问:“如何向广大国民交代这次作战的结局呢?”
  东条立即建议:“现在我们的将士正在各个战场浴血奋战,切不可把此消息泄露出去,否则将大大影响官兵的士气。”
  此举无疑是在为海军遮羞,对此永野等人立即表示赞同,同声附和东条,“事情还是要绝对保密为好”。

  东条建议公布阿留申的作战结果,以转移人们对海军惨败的注意力。在隐瞒事实这一点上,裕仁无疑扮演了非常积极的角色。他要求必须采取严厉措施,不管对军队还是民众“严密封锁海军战败的消息”。这样除天皇和极少数高层人士,外界很少有人知晓事情的真相。即便是部队高级将领,知情者也寥寥无几。陆军中的大部分人据此认为,海军依然具备大规模进攻的能力。
  6月14日,战败之师日本联合舰队重返柱岛。即便到了日本近海,所有人依然不敢有丝毫懈怠,到处都有美军潜艇出没的警报。为保证最后一段航程不再遭袭或出现之前的碰撞事故,佐伯海军航空队派出了引导飞机。主力舰队顺利通过了丰后水道。“大和”号在傍晚19时顺利抛锚。当晚,欢欣鼓舞的东京市民举行了彩旗和提灯游行,热烈欢迎帝国海军“凯旋归来”。
  第二天一大早,“长良”号轻巡洋舰就向一艘快速战列舰徐徐驶近,一艘艘小艇满载原第一航空舰队司令部的南云、草鹿、源田等人,他们一个个精疲力竭,神情沮丧地登上了后来被称作第三舰队的临时旗舰“雾岛”号。在这艘舰上,源田的助手吉冈忠一少佐于6月21日完成了著名的《南云报告》。
  在此之前的6月11日,裕仁已谕示军令部,中途岛的伤者必须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返回,禁止与外界发生任何接触,“直到他们伤愈之后精神振作,缄口不谈往事,重新得到新任命为止”。这一严酷指令一度让水兵们开始质疑天皇的所谓“仁慈”。

  舰队回到柱岛时,上述命令立即得到严格执行。伤病员未能弃船登岸,而是直接被转移到医务船“冰川丸”和“高砂丸”上。随后618名伤员分别被送至吴港、佐世保和横须贺海军医院。船靠岸的时间选择在深夜,为的是不让更多人看见。伤员们沿着一条由海上丨警丨察严密警戒的道路被秘密送进基地医院。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被列为“特殊病人”隔离在特殊病房里,不允许与外界接触,甚至父母和妻子也不能探望。这样,帝国海军铩羽中途岛的消息就不会被传播出去。

  病员中也包括大名鼎鼎的渊田中佐,他是在担架上被盖得严严实实从医院后门抬进去的。渊田认为这实际是以医疗之名行监禁之实,他甚至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名战俘。身上的伤虽然很痛,但更痛的伤在内心深处。只有得到特殊许可的医护人员才能出入病房。禁止任何形式的通信,连家书也不能传递,严禁接打电话。日本海军已给这些人打上了“绝密”的印戳,将他们当作“绝密件”封存了。个别人在这里一住就是一年,甚至更长,还常常因战败受到医护人员的羞辱。

  一次,一名护士夹带着一份《朝日新闻》进入了“加贺”号鱼雷机飞行员前田武飞曹长的病房,报纸上醒目的大标题显示,日本人在中途岛再次取得“大捷”。在渊田和前田看来,这完全是弥天大谎。渊田认为美国人肯定是知道真相的,他们会迫不及待地将之公布于众,纸终究包不住火。他认为明智的做法是向民众公布真相,以此证明政府相信并依赖民众的勇气和决心。如果政府采取如此简单而粗暴的欺骗方式,这场战争日本已经输定了。

  那些未受伤的人也被当做二等公民看待。很多幸存军官被发配到边缘地区或荒岛任职,大部分士兵迅速被派往南太平洋作为补充兵员,不许回国探亲,在出发之前不能和家人道别。一些人禁不住为之哀叹道,“除非阵亡,否则是不可能回国的”。帝国海军高层就是用这种残忍的方式让官兵为他们的错误买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