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3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瞥了卢源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有难言之隐。
  卢源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赃款能追回当然好,可我们不能把追缴赃款当做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将陆建民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晓帆,你马上安排下去,对陆建民家族的所有人展开秘密调查,着重调查李翠莲的死因,争取用这个案子撬开陆家多年封闭的大门……”
  徐晓帆试探性地问道:“范局长,局里面对周玉露和赵斌准备怎么处理?”
  范昌明说道:“赵斌已经被证实是我们丨警丨察队伍中的败类,我绝对不会因为是家丑就不外扬,相反,我要用他做反面教材,警示所有的同志……
  至于周玉露,你们也没有掌握什么确切的证据,这件事暂时不作处理,不过,她母亲已经来过局里面了,除了要点好处之外,主动提出让女儿退出警局的申请,我原则上同意……”
  吴淼气愤道:“不处理就便宜她了,怎么还要好处?”
  范昌明说道:“目前,她的车祸应该算工伤,谁让你们深更半夜派她出去执行任务呢……”
  吴淼质疑道:“哦,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怎么这件事就记的这么清楚……”
  徐晓帆摆摆手阻止了吴淼的纠缠,说道:“那只能先这样了,不过,无论是为了她的安全,还是希望她有一天能够‘醒’来,我都将安排人对他进行必要的监控……”

  范昌明站起身来说道:“我晚上还有一个饭局,你们慢慢商量吧……”
  唐萍忽然说道:“对了,局里面给陆鸣办的立功情况报到东江市司法局和法院之后,那边已经回复,他们同意提前取消陆鸣的缓刑期,这是有关文件和判决书……”
  卢源说道:“可惜,目前暂时无法送达了,就先留在晓帆这里吧……”
  范昌明和卢源离开调查小组的驻地后并没有马上离开,看着唐萍的车驶远,卢源才摸出两支烟,递给范昌明一支,说道:“老范,你敢说晓帆他们没有任何进展?水太深啊,他们也是缩手缩脚啊……”
  范昌明瞥了卢源一眼,哼了一声道:“不要把自己憋坏了,有话就直说……”
  卢源转过身子盯着范昌明小声说道:“我们办案,在没有线索的时候,就是完全靠推理,然后再慢慢印证,寻找支持的证据……
  说实话,我也不想再提起杜远志的名字,因为有些人肯定不高兴,可听了晓帆他们的介绍,不得不引起我的一些联想……”
  “你联想到了谁?”范昌明眯着眼睛问道。
  卢源说道:“我就直说了吧……杜远志带着陆家的兔崽子们当年在一所学校鬼混,后来凭着陆家的雄厚资金支持,一直爬上了市委副书记的位置。
  这期间他为陆家做了多少事情就不用我说了,可后来竟然又莫名其妙地死在了陆家的私人领地上,还不让调查,编造死亡原因,名义上是为了维护政府的名声,可实际上是有人不想让这个案子水落石出……
  所以,如果让晓帆他们放开手调查的话,很可能会把多年前的那个案子再翻出来,你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总要表个态吧。”
  范昌明一口接一口抽烟,听了卢源的话,问道:“你就别吞吞吐吐的,你究竟想说谁?”
  卢源哼了一声道:“老范,你就别装糊涂了,你明知道我指的是谁?”
  范昌明狠狠吸了两口眼,把烟头扔出车窗,说道:“你的这个推断和认定廖木东是廖声远的侄子一样荒唐,我是不会为你的想象力买单的,除非你拿出证据……”
  卢源急道:“可没有你的话,我也不敢调查那些人啊,更不要说晓帆他们了,毕竟,杜远志的案子已经被你的前任定案了……”
  范昌明犹豫了一下说道:“晓帆他们想调查谁,怎么调查,你这个副局长就有权决定,我可没时间过问你们每天具体在干什么。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的建议是,你还是从市委办公室主任秦刚开始吧,只要你有本事把他和廖木东捆在一起,孙淦就没话说,你不是想撬开陆家的紧闭的大门吗,眼下恐怕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卢源点点头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底了,我就先拿陆家那个瘸子下手……不过,一想到蒋凝香背后的那个人,我还是捏着一把汗啊,你说,他真的会和陆建民的案子有牵扯?”
  范昌明缓缓摇摇头说道:“我对他还是多少有点了解,在大的原则问题上还不至于失去方向……不过,蒋竹君如果用心良苦想从他那里知道点什么,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卢源点点头说道:“这么说来,这么长时间,不管是肖长乐他们在东江市的工作,还是徐晓帆这边的工作,对于蒋竹君来说恐怕都是透明的。
  不过,只要蒋凝香不涉案,他恐怕就没有多大问题,我还是找时间亲自跟她私下谈谈,听说这女人早年吃过不少苦,创下点家业也不容易,她能有今天也不见得全靠陆建民,我相信她应该是个明白人……”
  范昌明摆摆手说道:“这还不至于,他起码不了解你们的具体工作……”
  说完,又提醒道:“不过,我还是有必要再提醒你一次,既然知道水太深,在没有练好游泳本领之前,最好先在水浅的地方玩玩,免得到时候把自己淹死了还拖累别人……”

  卢源一边开车一边哼了一声,说道:“你不就担心头上这顶乌纱帽吗?”
  范昌明瞪了卢源一眼,说道:“那当然,难道你不担心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就算丢乌纱帽,也要丢的值……”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档关于梦想的真人秀节目,一对母子不幸的遭遇感动的陆鸣正自泪奔,忽然听见那个老不正经的主持人居然问道:“你们幸福吗?”
  母亲搂住先天痴呆的儿子的肩膀,眼含热泪说道:“我们很幸福。”
  主持人一边拍手,一边感慨地说道:“你们的幸福深深地打动了我,也打动了全场的每一个观众……看到你们的幸福,我真是打心眼里由衷的羡慕……”
  “我靠你老母……”陆鸣扔掉手里的遥控器,从沙发上跳起身来,一边用沙发上的一个坐垫擦眼泪,一边嘴里不干不净地嘟囔着。
  刚刚关上电视,“美女”的微信就来了,陆鸣看看时间,正好是晚上十点半。

  这一段时间,他和“美女”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通过微信聊上半个小时,好像不聊上两句就睡不着似的。
  虽然还没有见过面,可彼此都觉得已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说起话来毫无顾忌,原本还只是说几句打情骂俏的暧昧话,没想到越往后就越过分,似乎彼此都为这种看不见的粗俗而感到兴奋异常。
  “干嘛呢?”美女问道。
  “床上呢。”
  “这么早就开撸了?”
  陆鸣哼哼道:“你眼睛能穿墙啊……刚刚看梦想秀呢,气死我了……”

  美女惊讶道:“梦想秀,我也看过几期,挺感人的……怎么就气死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