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3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淼见徐晓帆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问道:“徐队,难道你不觉得这个巧合可以引起我们很多联想吗?”
  徐晓帆没出声,盯着第二张照片看了一阵,说道:“这倒是新发现,没想到蒋竹君竟然和陈丹菲是同学……”

  潘浩指着照片上的另一名女生说道:“还有呢,这两个人你恐怕不认识吧?”
  徐晓帆看了半天,摇摇头说道:“确实不认识……难道也是陆家人?”
  潘浩点点头说道:“这是陆建岳的女儿陆琪和陆建伟的女儿陆丽……”
  徐晓帆惊讶道:“还真没认出来,真是女大十八变,丑小鸭变天鹅了……怎么和陆家有关系的人都扎堆在市二中念书啊,有意思……陆丽现在是南方旅游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吧……不过,你们发现了什么?”
  潘浩说道:“当初肖队之所以让我调查蒋竹君,主要还是怀疑她和陆建民的意外死亡有什么瓜葛。
  可后来了解了警校的那段历史以后,就开始怀疑她可能和陆明有过感情纠葛,再联想到她母亲陆家镇人的背景,以及极力掩饰那段丑闻的行为,猜测母女俩很有可能和陆建民有特殊关系……”
  徐晓帆打断潘浩说道:“蒋凝香曾经和陆建民有过密切的关系,这一点已经不容置疑了,她自己也承认……

  不过,你们不知道的是,孙维林那天晚上带蒋竹君见的人也不是陆明,而是陆涛……所以,蒋凝香当年极力保护的那个人不是陆明,而是陆涛……
  当时,我猜测蒋凝香之所以庇护糟蹋自己女儿的凶手,有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一方面恐怕担心孙维林父亲的权势。
  另一方面很可能是受到了来自陆建民或者陆建岳的压力,或者她是看在陆建民的面子上才没有说出陆涛的名字……但是,我现在不这么想……”
  吴淼吃惊地盯着徐晓帆问道:“那个人是陆涛?”
  潘浩虽然也一脸惊讶,可随即说道:“不管是陆明还是陆涛,都证明蒋凝香和陆家有着密切的关系,并且我怀疑蒋竹君当年有可能陷入了四角恋……”
  徐晓帆说道:“岂止是密切的关系?我怀疑蒋竹君压根就是陆建民的种……这样一来,蒋凝香庇护的就不仅仅是凶手陆涛,而是试图掩盖一桩家族丑闻……”
  这一下,吴淼和潘浩都发出一声惊呼,不可置信地盯着徐晓帆,似乎被她大胆的推测震住了。
  “可……如果蒋竹君是陆建民的私生女,他为什么还舍近求远把赃款的秘密告诉陆鸣而不告诉自己的私生女呢?”潘浩质疑道。
  徐晓帆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这个问题很容易解释,很显然,正如你猜测的那样,蒋竹君当年有可能和陆明或者陆涛有点感情纠葛,可如果她知道自己和陆建民有血缘关系的话,怎么会干出这种不符合人伦的事情?

  显然,当时她恐怕并不知道自己是陆建民的私生女,甚至蒋凝香可能连陆建民都瞒着,她们母女和陆建民之间的关系一直很隐秘,这也是监管医院允许蒋竹君和陆建民近距离接触的原因。”
  潘浩问道:“我听吴淼说你们那天见过蒋凝香,难道她承认蒋竹君是陆建民的私生女?”
  徐晓帆摇摇头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母女自然是不会承认这一点,我目前手上也没有证据……”
  潘浩说道:“这就更加证实了肖队的猜测,蒋竹君母女说不定就是陆建民赃款的知情者……也许,陆建民在监管医院的那部手机就和蒋凝香有关?”
  不知为什么,徐晓帆对潘浩三番几次提到肖长乐心中很不爽,不过,她私下也不得不承认,肖长乐确实有先见之明,并且,一个大胆的设想在心中渐渐成型。
  “说了半天,你们还是没有说从这两张照片发现了什么线索……”徐晓帆回到了正题。
  吴淼拿起第一张照片说道:“你刚才奇怪和陆家有关系的人为什么都会扎堆在市二中念书,这里还有一个和陆家有关系的人……”
  说着,把照片凑到徐晓帆面前指着一个男学生问道:“这个人你肯定不认识……”
  徐晓帆辨认了一会儿,说道:“还真不认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照片……”

  吴淼说道:“他叫秦刚,当兵出身,目前是市委办公室主任,廖木东的顶头上司,虽然他没有和廖木东在一个部队待过,但离开部队的时间差不多……”
  就在徐晓帆对这种巧合惊讶的合不拢嘴的时候,潘浩从包里面拿出一张单人照片,说道:“这个人你保证认识……”
  徐晓帆只是瞥了一眼那张照片,吃惊道:“这……这不是四五年前死在一笑亭农庄游船上的原市委副书记杜远志吗?你怎么把他又扯出来了?”
  潘浩得意地说道:“这个案子既然已经结案,我也不想去碰……不过,这是我在市二中做调查的时候发现的另一个巧合,没想到杜远志十几年前还当过市二中的校长……”
  徐晓帆盯着那张遗照呆呆说不出话,通过这张照片,脑子里迅速把一个个人物连成了一条线,等她忍不住为自己闪过的一个念头而感到恐惧的时候,正好看见范昌明和卢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政治处处长唐萍。

  “潘浩,你怎么出院了?”范昌明看见潘浩惊讶地问道。
  徐晓帆笑道:“这小子医院待不住,提前归队了……”
  “你们这是在讨论案子吗?”卢源问道。
  随即就注意到了桌子上的照片,拿起杜远志的那张遗照,吃惊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和你们的案子有关?”
  徐晓帆说道:“两位领导请坐吧,我们正想汇报这件事呢……”
  范昌明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板着脸说道:“我最近忙着开会,没有时间过问你们的具体工作,昨天问问老卢,没想到调查小组的工作不但没有丝毫进展,反而连最后的线索都被对手掐断了,这是怎么搞的?”
  徐晓帆和吴淼都低垂着脑袋不吭声,范昌明好像火气更大了,把茶杯往茶几上一墩,说道:“怎么都哑巴了?最起码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徐晓帆瞥了卢源一眼说道:“范局……”
  “范局长……”范昌明恼火地纠正道。
  徐晓帆一脸委屈地说道:“范局长,廖木东被毒死的情况你也知道了,这种内部黑手我们也是防不胜防啊……眼看着廖木东就要跟我们合作了,谁曾想会被我们自己人毒死呢……”
  范昌明瞥了一眼唐萍没出声。

  唐萍马上说道:“我今天原本没打算来这里,可调查小组的人都是我亲自从各分局挑选的,出了这种事我首先要承担责任……
  目前赵斌已经全部招供了,究其原因,还是我的工作做的不细,竟然没有发现赵斌去年就已经陷入了高利贷的烂泥潭不能自拔,以至于被犯罪分子利用,所以,这件事的责任主要在我,起码犯了失察的错误……”
  徐晓帆打断了唐萍的话,说道:“范局长,要说责任,我也不会逃避,不过,我认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想办法确保陆建民赃款的安全……”
  范昌明惊讶道:“怎么?难道陆建民的赃款有危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