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3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山杏今年十岁,上四年级,目前每月的赞助款需要伍佰元,你想帮助他一直读到高中毕业吗?

  陆鸣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扳着指头开始算账。
  从四年级到小学毕业差不多要一万八,上中学以后费用肯定会增加,每年差不多要一万块,六年下来就是六万块,把这个小女孩赞助到高中毕业八万块左右,而自己现在手里有三十万。
  就算拿不到财神那笔钱,应该不至于半途而废吧,不过,这么一来,老娘盖小洋楼的遗愿恐怕要往后推了,好在老娘是个心善的女人,知道儿子用钱做善事,应该不会不高兴吧。
  主意已定,陆鸣马上回复道:
  我决定了,就一直赞助到她高中毕业,你把她的卡号告诉我,我自己每个月给她打钱。

  那么,你需要填一张表格,必须填写你真实的身份。
  陆鸣可不想透露自己真实的身份,于是回复道:我不想透露真实身份。
  对方显然犹豫了一下,然后回应道:当然,你有权不透露自己的身份,不过,做慈善完全凭良心,我们希望你在给女孩一个希望的时候,不要轻易再让她失望。
  陆鸣有点恼火地回复道:我发誓让她读到高中毕业,如果条件允许,我还可以赞助她上大学呢。
  对方好像察觉到了陆鸣的怒气,回复道:请别误会,我不是怀疑你的决心,只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不过,我们还是要为你建立一个赞助档案,除了鸟人这个名字之外,你还有什么可以公开的信息吗?

  陆鸣坚决地回复道:没有了。
  你不想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罗山杏吗?
  没必要,我保证她每个月都会收到钱。
  好的,明天你就可以在网站的赞助人名单下面找到你的名字和赞助编号,那里会提供以罗山杏名字开设的银行账号,我们还提供她的班主任老师的联系方式,你随时可以打电话监督善款的去向。
  妈的,不会是骗子吧。这个念头在陆鸣脑子里一闪而过,忍不住问道:你们真的是台湾红十字会的?
  你如果有怀疑,可以拨打网站下面的电话查询,也可以到当地红十字会查询,最重要的是,你可以直接和你的赞助对象联系。

  不好意思啊。陆鸣有点内疚地回复道。
  没关系,可以理解,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没有了。
  退出网站之后,陆鸣心里忍不住一阵激动,点上一支烟在房子里走来走去,那感觉仿佛自己完成了一件壮举似的,浑身每个毛孔都充满了成就感。
  说来也奇怪,这么一大笔钱就这么花出去了,可他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肉痛,反倒像是占了什么便宜似。
  过了一会儿,他扔掉烟头,坐在电脑前用WPS做了一个表格,然后在第一个空格里填上了罗山杏的名字,后面分别是银行账号,打款金额以及联系人。
  再看看下面还有九个空格,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野心”,心里忍不住嘀咕道:妈的,简直太疯狂了,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不过,当他想着东江市金融界那些哥特式建筑高高的台阶、以及那些蒋竹君来不及记下密码的账户的时候,马上就变得底气十足。
  心想,也许这是最好的安排,不仅洗刷了自己的罪过,更是对财神的一种救赎,说起来他还要感谢自己呢。
  这天晚上,陆鸣在梦中见到了罗山杏,女孩带着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冲他笑,笑得好像有点邪门,仿佛知道他的钱来路不正似的。
  这可是我老娘用性命换来的钱,和财神的赃款无关。他在梦中恶狠狠地冲女孩嚷嚷道。
  不过,看见女孩能重新坐在课堂里学习,他好像确实体验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幸福,心想,搞了半天,所谓的幸福,就是用钱买个心安理得,说白了就是一种充当救世主的感觉。
  随着陆鸣被绑架,周玉露丧失记忆力,廖木东被毒死,徐晓帆算是彻底崩溃了,在案子的迷宫中苦苦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仍然找不到一点头绪。
  于是她沮丧地来到了卢源的办公室,痛哭流涕地承认自己能力有限,无法和肖长乐相提并论,要求上面考虑换人。

  结果,不但没有得到卢源的同情,反而被臭骂了一顿,并且责成她回去理清思路,总结近一段时间来的工作失误,下午范局长要亲自去调查小组听取汇报。
  没想到卢源一顿骂却骂来了好消息,就在徐晓帆刚刚离开市公丨安丨局,沮丧地钻进自己车里面的时候,意外地接到了吴淼打来的电话。
  “徐队,你在哪儿?”只听吴淼问道。
  徐晓帆稍稍愣了一下,因为她听出吴淼的声音好像很兴奋,不过还是没有从挨骂的沮丧中回过神来,没好气地说道:“什么事啊?”
  吴淼说道:“你快回办公室,我们有重大发现……”
  徐晓帆好像来了点精神,问道:“我们?”
  吴淼扭捏地说道:“主要是浩子的功劳……”

  “浩子?他不是在医院吗?”徐晓帆惊讶地问道。
  吴淼焦急道:“哎呀,他早就跑出来了……你快回来,见面再说……”
  徐晓帆一阵纳闷,随即猜想肯定是潘浩在医院闲不住,悄悄和吴淼查到了什么线索,不过,这家伙好像总是对蒋竹君念念不忘,难道他发现了蒋竹君的犯罪线索?
  忽然想起那天蒋竹君离开的时候,自己跟她曾经约过再谈一次,没想到这事竟然就忘记了,而蒋竹君也没有主动来过电话,难道她做贼心虚?想必这个时候她早已去了国外,如果真发现她的犯罪线索,岂不是鞭长莫及?
  “我马上到……”徐晓帆丢下手机就开着车出了公丨安丨局的大院。

  可没走多远就碰上了堵车,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终于不耐烦了,伸手就把警笛甩到了车顶,一路鸣着警笛见缝插针、横冲直撞地闯了过去,被后面的司机骂的耳根直发热。
  潘浩看上去确实已经痊愈了,此刻正和吴淼两个脑袋凑在一起看着几张照片,看见徐晓帆走进来,连忙站起身来笑道:“徐队,从今天起,我可是正式归队了啊……”
  徐晓帆瞥了吴淼一眼,笑道:“爱情的力量可真大呀……看来,还真是康复了,不然,我就不信吴淼不心疼……”
  吴淼晕着脸嗔道:“哎呀,徐队,我们还有正经事向你汇报呢,怎么就扯到这上面了?”
  徐晓帆坐下来,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两张照片仔细看了一会儿,说道:“这不是在东江市办公室看过的那张照片吗?”
  潘浩点点头说道:“不错,不过,我们上次漏掉了一个人,这里面还有一位陆家的人……”
  说着,伸手指指站在最后面。一个戴着宽边眼镜的学生说道:“你看看这是谁?”
  徐晓帆疑惑道:“既然是陆家的人,不是陆涛就是陆邦……不过,陆邦的年纪好像要小好几岁……”
  吴淼说道:“没错,就是陆涛,他和孙维林……也就是现在大洋集团的总经理杨毅以及陆明都是一个班的同学……”
  徐晓帆上次找蒋凝香了解情况的时候,已经猜到当年和孙维林强bao蒋竹君的可能不是陆明而是陆涛,所以,对他出现在这张照片中并没觉得太惊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