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2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终于,在过了一座雅致的小石桥之后,看见前方起伏不平的丘陵地带,散落着三三两两的农舍,四周的田野里油菜花刚刚抽出了嫩黄,一群蜜蜂追逐着刚刚绽放的心蕊,嘤嘤嗡嗡的忙得不亦乐乎。
  这里应该就是清塘村了吧,没想到在离城市不远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幽静的去处,不远处的福田小区和这里相比简直就像是一座监狱。
  可奇怪的是人们都愿意住在“监狱”里,也不愿意来农村安家,想必还是因为这里太僻静,缺乏“精神文化生活”。
  而人都是喜欢热闹的动物,只有互相扎堆,互相竞争,互相攀比,互相争斗,人生才显得有意义,和老实巴交的农民住在一起怎么能体现人生的价值呢。
  不过,陆鸣也不得不承认,这里虽然山清水秀,可偶然来这里玩玩倒是让人神清气爽,可让人在这里住一辈子,确实待不住。

  尤其是年轻人,还是向往大都市的繁华生活,渴望成功,渴望出人头地,当然,在农村也可以出人头地。
  比如,盖一栋全村最好的小洋楼,穿高档时装,开宝马奥迪,可问题是这一切最多也只能让 几个老头老太太多看两眼罢了,无异于锦衣夜行,哪里比得上在大都市中出名扬万呢。
  陆鸣的家毛竹园也算得上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所以,眼前的景致倒也入不了他的“法眼”,倒是那只三四年的土鸡吸引力更大一点。
  所以,他在村子周边晃悠了一圈之后,就来到了村委会的所在地,他知道,这里是整个村子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也是商业最繁华的地区。
  每天早晨都有鸡鸭鱼肉和时鲜的菜蔬在这里交易,运气好的话,也能碰见山里人的土货,有时候偶尔还能看见一两个唇红齿白的村姑呢。
  陆鸣来的正是时候,村委会门前已经摆满了各种农副产品,除了少量的农用器具之外,大部分都是蔬菜和食品,光是卖豆腐干的就有三四个地方。
  不过,陆鸣会吃,却也看不出哪些豆腐干究竟是不是用卤水豆腐做的,对比了两家之后,他在一个老太太那里买了两块。
  虽然上次买中华烟的经历让他对上了岁数的女人抱有成见,可农民毕竟不像城里人那么奸诈,何况老太太的豆腐干只剩下三四块了,明显比别人卖得好。
  在路口那边倒是有个买鸡的村妇,她一开口就是三十元一斤,可地上那两只绑着腿的鸡怎么看都不像是土鸡,更别说是三四年的老母鸡了。

  尽管村妇口若悬河把两只鸡差点说成凤凰,陆鸣犹豫再三还是没有买,一方面他担心上当,另一方面也嫌贵。
  要知道,在卢家湾住的时候,每次去菜市场,十几块钱一斤的三黄鸡他都不敢过问,虽然现在口袋里有钱了,可还是不习惯大手大脚的花钱。
  “这两只鸡我要了……”陆鸣正自犹豫,忽然听见身边的一个女人说道。
  陆鸣扭头一看,忍不住一阵心跳,因为身边这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看上去很面熟,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琢磨了半天,才想起一个人来,原来,这个女人猛地看上去很像周玉露的母亲朱雅仙,可仔细打量一下却又不怎么像,一时不由觉得好笑。
  “雅丽,一次买两只鸡啊,你外甥女还没有走吗?”一个男人冲买鸡的女人说道。
  女人提起两只鸡说道:“没呢,城里人可吃不到这种鸡……不过,看上去不太土……”
  买鸡的女人说道:“哎呀,大姐,这是我家土生土长的鸡,怎么能不土呢……拿回去用新鲜生姜炒着吃,保准你外甥女下次还想吃呢……”
  陆鸣听着两个女人的对话直想笑,心想,一只鸡竟然也说的这么玄乎,看来,现在的农民也没有那么淳朴了,多半是跟城里人学坏了。

  快带中午的时候,陆鸣才回到了福田小区,路过菜市场的时候进去割了半斤猪肉,又厚着脸皮问经常买菜的一个摊主讨了两根大葱,准备回家做个豆腐干葱爆肉。
  当他经过六号楼的时候,像往常一样放慢脚步,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走到三单元门口不远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然后抬头看看九楼的一扇窗户,掏出一支烟点上,一边注意着从单元门里偶尔走出来的人。
  事实上,他这种悄悄观察已经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差不多能够认出这个单元里的每一个住户,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罢了。
  不过,即便这么样,直到现在,陆鸣也没有去九楼看看财神那套神秘的公寓,这倒不是财神遗嘱中交代的这套房子对他没有吸引力,而是那扇门以及里面的情形让他心存畏惧。
  毕竟财神在监狱里都待了三年多了,谁敢保证这套房子没有被人发现呢?如果贸然闯进去,说不定会被人逮个正着。
  当然,如果中了公丨安丨局设下的圈套也就罢了,最终大不了老实交代,可万一这套房子已经掌握在了财神某个朋友手里的话,后果就很难预料。
  何况,虽然目前自己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说,恐怕早就把自己的模样刻在脑子里了。

  如果贸然敲响那扇门,到时候连个敲错门的借口都没法利用,即便想承认自己是小偷都不一定有机会,因为,他们很可能马上就认出自己这张“明星脸”。
  不过,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有九成把握确定位于九楼的这套房间无人居住,首先晚上从来没有看见窗户透出过灯光。
  其次,从他现在坐的位置可以看见楼里面的电梯,那几个乘坐电梯上上下下的住户都没有逃脱他的眼睛。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基本上确定,九层目前只有一个住户,看上去应该是一对生活优越,非常恩爱的老人。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陆鸣就开始蠢蠢欲动,打算一探财神的另一个宝库,只是如何对付门锁还犹豫不定。

  虽然他还没有上去实地考察过,可基本上可以断定肯定是一扇保险门,在撬门扭锁方面他可是外行,动静如果闹得太大,说不定马上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过,他已经注意到到处贴着的那些疏通下水道以及上门开锁的广告,打个电话应该就会有人来开锁。
  可他担心其中会不会需要什么手续,比如,那个开锁的人会不会让他证明自己是户主,毕竟,那些开锁的人不可能闷着头谁的门都敢开吧。
  当然,最安全的方法就是自己想办法学会撬门扭锁的技术,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相信十天半个月也就学会了,可遗憾的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师傅。

  还有个办法就是找人做一张假的身份证,财神在遗嘱中说了,这套房子的户主名叫陈刚,想必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
  只要有一张陈刚的假身份证,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让物业公司派人来开锁,相信那些物业人员不可能验证身份证的真伪,他们也不可能认识这个小区的每个业主。
  可问题是,要想办假身份证就必须去一趟W市,目前自己已经被人“绑架”了,万一被什么人看见,或者被徐晓帆发现了自己的行踪,岂不是马上就会失去“自由”?
  妈的,先不想这么多,还是晚上没人的时候悄悄上去实地考察一下再说,只要这套房子还没有被人发现,破门而入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