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2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什么夜钓不夜钓的,说的好像我们能日钓一样。”我想起了那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升起的太阳,痛苦的说道。
  老九在柴油机的备品件里找到一个气缸套,他准备利用缸套边缘锋利的铁刃去凿冰。
  缸套的外边缘正好能插到我们做了一半的冰洞里,老九将缸套小心的放入,在缸套上边缘放了一块铁板,开始抡起了大锤。

  “嫩妈!”老九一声爆喝。
  “嘭!”“啪!”
  “九哥,成了!”一声脆响过后,铁板落到了冰面上,听上去应该是冰块的破碎声。
  我跟老九兴高采烈的掀开铁板,却发现气缸碎成了一滩废铁。
  “嫩妈,这玩意儿是铸铁的我怎么给忘了!”老九深深的自责了一番,我们又从凿冰变成了清理气缸碎片,忙活了半个小时后又改成了拿手钻一点一点的凿冰,
  当我们凿到手臂根本够不到底部的时候,两人彻底崩溃了,这样下去我们需要再搞出一个能让我们整个人钻进去的大洞,然后再继续开凿。
  “九哥,在这么下去我们就冻死了!”我盯着正准备加大冰洞直径的老九。

  “嫩妈老二,赶紧弄,嫩妈打死也不能做饿死鬼。”老九扭头看了我一眼,说出来的话里满满的矛盾。
  “打死也不做饿死鬼?”我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句,投入到了紧张的凿冰中去。
  我们把冰洞从直径20公分开始扩张到直径1米,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就好比说是你好不容易把美女的丨内丨裤脱下来,发现这姐们竟然里面还穿了仨,一切等同于重新开始。
  不过直径扩大了之后,我们可以甩开膀子大力干,什么工具大,我们就用什么工具,忙活了好几个小时,却还是没有见到水。
  “九哥,银河会不会已经冻到底了?”我有些郁闷,都说收入与付出是成正比的,我们现在都快累的不孕不育了,可是还没有见到有什么成果。
  “嫩妈老二,回去休息会,明天接着干。”老九对这片土地也感到了失望,他朝银河吐了一口浓痰后,又一脸愁容的盯着那颗巨大的黑气球,心里估计在想他妈的这球这么黑,在天上升着谁能看的到?
  拖着疲惫回到基地里,大厨已经在准备晚餐了:把两个罐头分成四份。卡带则坐在角落里,摆弄那一套军用电台。
  “我去,我怎么把这玩意儿给忘了,现在有电了,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东西与外界联系呀!”我心里暗道。

  “嫩妈卡带,你不去看柴油机在这倒腾这玩意儿做什么?”老九走到卡带的跟前,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解。
  “卡带,怎么了?这玩意儿是不是还能用?”我也冲到卡带身边,激动的问道。
  “大,大副,我得研究研究,这东西是老式的军用短波电台,理论上说10000公里以内都能发射。”卡带的脸笑的像朵菊花。
  “哎呀呀,这玩意儿能射10000公里?”大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倒吸了一口气后凑了过来。
  “刘叔,你别乱想,这叫天波。”我忽然也想起了我的大学知识,骄傲的对大厨说道。
  “哎呀呀,天波?”大厨的语气更加**了,“发射”这个词在他脑海里只是男人的一个本能,又听到了“天波”两个字,我估计大厨直接就把天波理解成老天爷射了10000公里了。
  “嫩妈什么是天波?”老九的兴致也被我们搞了起来。

  “九哥,这种电台就两个传播途径,一个是地波,一个是天波,地波就是沿着地球的表面传播,但是有障碍物的话就会受到影响,也就是能传播几十公里,在海面上还可以,能走个1000多公里,但是天波就不一样了,天波是借助天线将信号发出去,然后进入到电离层,电离层又将信号反射到地面,地面再将信号反射到电离层,就这么不停的反射与被反射,理论上说,围着地球绕好几圈都有可能。”我抢在科学家卡带前面,把知识卖弄了一番。

  “嫩妈老二,你的意思是我们说的话可以传到华夏?”老九问道。
  “九哥,这玩意跟我们船上的单边带是一样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给老九解释,只能比喻了一下。
  “嫩妈卡带,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弄啊!”老九得知这个电台的重要性之后,激动的差点尿了。
  “水,水头,我以前在学校是无线电兴趣小组的,这个电台的收信机跟发信机基本上是不会坏的,但是这个稳压器时间太长了,根本就不能用了!我刚才通上电试了一下根本就没有反应。”卡带在我们凿冰洞的时候已经对这个电台进行了实验,照这么说来,这玩意应该是个好的,但是没有变压器。
  “嫩妈卡带,坏了修啊!”老九有些癫狂了。
  “九哥,你别激动,德国鬼子的机械做的好,不代表通信电子做的好,这个电台已经80多岁了,我们就放过它吧。”我拉住狂躁的老九。
  老九有些失落的坐在地上,电台的出现让我们感受到了惊喜和痛苦,这就好比是我们现在捡到了一部手机,结果手机里面没有电池。
  “卡带,鱼钩做好了吗?”为了防止老九暴躁起来把电台砸爆,我只能转移了一下话题。
  “大,大副,已经做好了,鱼线我也给你们绑好了。”卡带被老九的暴躁吓的魂飞魄散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被爆菊的恐怖。
  “九哥,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叫上刘叔,咱们三个努努力,把冰洞挖开。”我看了一眼老九,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怎么老二,吃饭!吃完了再干,嫩妈卡带,你想办法给这玩意修好。”老九扭了扭身子,一脸正色的看着电台前面的卡带。
  “水,水头,这里有德国人留下来的电工工具箱,我一会把稳压器拆开,看一下还有没有可以维修的价值。”卡带指了一下电台旁边的一个小匣子。
  “嫩妈卡带,修不好你就给我上气球!”老九
  这顿饭吃的很艰难,我们竟然拥有了最牛逼的通讯技术,可是却无法使用,我们现在只需要修好电台的稳压器,然后随便找个波段把求救信息发出去,救援队第二天不就乘着飞机来了,这有可能是我们唯一可以逃离这里的方式。
  “卡带,多吃点!加油弄!”把罐头里最肥的半条鱼倒给卡带,同时递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大,大副,我会尽力的。”卡带拿着锈迹斑斑的螺丝刀,激动的像一个共产主义接班人。
  李白小的时候去河边撒尿,偶遇一老妇在河边拿着一只铁杵在那里摩擦,李白上前询问,老妇答曰:欲做针。李白深感其意,尿都没撒就回来了,于是有了“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么经典的谚语。
  老九大厨和我深受这种文化的困扰,老九直接都把大锤抡上了,直径1米的冰洞为了能更好的施展他的武力又硬生生的扩大到了两米,大厨为了得到新鲜的食材也是拼了,恨不得光着膀子往外铲冰,三个人拿出5年赶英10年超美的决心,冰洞被我们弄的越来越深,从外面看甚至都看不到站立着的大厨。
  “九哥,现在最少也得1米6了,我觉的这银河应该是冻到底了。”我从冰洞里爬上来,绝望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