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说:“这怎么叫折磨?”
  “你说呢,假如你睡得正香,被人鼓捣醒了,你心里是啥滋味?”
  丁一搓着手笑了。
  这时,雯雯的妈过来给丁一倒了一杯水,丁一说道:“谢谢阿姨。”
  雯雯跟妈妈说道:“妈,你看会孩子,我跟小丁去里屋说会话。”

  雯雯的母亲一看就是一个朴实的农民,她笑嘻嘻地答应了。雯雯出院的当天,妈妈就来了,王圆的母亲也有喘息的功夫了。
  丁一随雯雯来到了王圆的书房,丁一打量着书柜里的书,发现摆放的比较凌乱,说道:“怎么都放颠倒了?”
  听了这话,雯雯的情绪一落千丈,她垂着头,低声说:“前几天公丨安丨的人来家里搜查着,他们怎么弄的就还怎么放着,我也没收拾。”
  丁一听了,漫不经心地说道:“公丨安丨的人敢来搜你家?你就说笑话吧?”

  “是真的,我没跟你开玩笑。”雯雯认真地说道。
  丁一说:“为什么呀?”
  “王圆出事了?他被刑拘了。”
  丁一回过身,她看着雯雯,雯雯的表情一本正经,而且脸上布满了愁容,刚才看到礼物时的喜悦心情荡然无存,她张大了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雯雯抬起头看着她,说道:“不信?”
  丁一点点头,说道:“是的,不信。”
  雯雯说:“我也不信,但是当事情突然降临到你头上的时候,你就不得不信了。”

  雯雯的话,丁一有切身的体会,当初江帆不辞而别的时候,自己也不信,但在事实面前,不得不信。于是,她走过去,挨着雯雯坐了下来,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雯雯轻轻叹了一口气,就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丁一。
  听完后,丁一拉过雯雯的手,说:“雯雯,那你一人带孩子就要辛苦好多了。”
  雯雯擦了一下眼泪说道:“辛苦我倒不怕,有公婆和我妈妈帮助,我是心里没底,天天晚上睡不着觉,。你知道吗,小家伙一天一个样,这个过程每一个父母看在眼里都是一种幸福的享受,可是,王圆却看不到这些,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们的孩子?”
  说道这里,雯雯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丁一赶紧递给雯雯一片纸巾,说道:“你别伤心,既然部长说了,你们分别管好自己的儿子,那他儿子的事,就交给他去管吧,你只需管好你儿子的事,养好身体,我听说女人坐月子期间,要是落下病根,一辈子都要受罪,所以,为了你儿子将来有个健康的妈妈,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你们母子俩都要健健康康地等着王圆回来。”
  听了丁一的话,雯雯的眼泪流的更欢了,她抽泣着说道:“丁一,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到就是特别的难受,我不知道身在何方?也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儿子出生了?更不知道他犯了什么法,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尽管我爸说要管好各自的儿子,但是,说容易,做就难了。”
  丁一给她擦了一下滴下来的眼泪,说道:“部长也不知道吗?”
  雯雯摇摇头,说道:“在部长面前,我从来都不敢提王圆的事,我知道,我就是不提,他也知道该怎么做,他比我更急,我们有分工,谁的儿子谁管,所以在家里,我们谈的话题都是孩子,要不就是吃什么,其余的不谈。”
  “对于王圆做的事,这么长时间,你一点都不知道吗?”丁一进一步问道。
  “他生意上的事我几乎不知道。他不说,我也不问,问多了反而是负担。但是我感觉他的事应该是以前的事,不应该是跟我结婚后的事。”
  “现在酒店和宾馆还营业着吗?”
  “账户被封,没有现金进货,最近几天都是在维持。彭叔儿他们几个在帮着找承包商。我听说姚斌给找了一个南方的人,正在谈,还不知道结果。”
  丁一知道,现在亢州这些中层干部中,大部分都是王家栋提起来的人,王家遇到困难,而且还有彭长宜在哪儿影响着,明里暗里肯定会帮忙的,尽管王家栋的威力明显不如樊文良时期,但是影响还在。
  丁一下午就走了,是贺鹏飞接走她的。

  其实,丁一来的时候就是贺鹏飞送来的,贺鹏飞去北京,绕道送丁一到了亢州。丁一送给雯雯的充气游泳池,就是她跟岳素芬和贺鹏飞逛商场的时候买的。
  尽管丁一也舍不得离开雯雯,但是没有办法,她周日要加班。因为阆诸有个轰动一时的案子要在周日这天公审。
  丁一现在兼着两档节目的主持任务,一档是新节目《庭审纪实》,这档节目就是根据原来“法制在线”改版而来的具有专业性很强的节目,另一档是根据丁一曾经做过访谈类节目的特点,为她量身打造的时政访谈类的节目《新闻话题》。
  阆诸,可以说是在全国地方台中开辟法制栏目最早的电视台之一,即便是后来轰动一时的北京电视台的《法制进行时》也晚了阆诸半步,由于地域性和空中信号管制的原因,阆诸电视台的这档节目只是在当地以及周边地区能够收看得到,所以不像北京台那样覆盖范围广泛。当时这档节目开播后,引来了不少地方电视同仁的参观和学习。
  阆诸电视台之所以开了法制节目的先河,这还主要得意于林稚君的建议。上次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后,在讨论到电视节目如何推陈出新的时候,林稚君就建议阆诸台可以尝试一下开辟这样的节目,尽管原来有个法制在线,但这个节目只是局限于法制类的新闻,属于播报的形式,这类节目当时很多,有点类似于板报,没有新意。电视观众关注的不是哪儿杀了人,哪儿被盗,而真正关注的是案件的后续处理结果,国家司法部早就呼吁电视台,要加强法制节目的深度宣传和报道。但如何深入,如何担当起普法先行者的重任,一直是各级电视台探索的话题。

  林稚君站在电视的前沿,她敏锐地觉察出了这类节目潜在的影响力,所以建议阆诸台要充分利用这次新主持人的新面孔,推出一档全新的法制栏目。阆诸宣传部部长是林稚君的同学,他立刻指示电视台,加强并尝试这类节目的深度报道,所以,阆诸电视台的法制专题节目《庭审纪实》开播。
  这档全新的节目开播以来,无论是主持人还是节目本身,都受到的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吸引了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一炮走红,非常火爆,同时火爆的还有这个节目开始前的广告时段,商家非常看好这个时段的广告,纷纷把目光瞄准这个时段,这个时段的广告时间也由原来的两分钟,不断调整,最后调整到了五分钟,价格也翻了近一倍。尽管价格涨上去了,这个时段的广告仍然挤破脑袋,所以台里又出台了新规定,规定只能那些全年性的广告,才有资格到这个时段里来,这样,那些季节性很强的广告就没有资格进入这个时间段了,从此,这个时间段只被那些实力强的商家占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