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听出了雯雯情绪明显不高,就说道:“雯雯,怎么了?情绪不高啊,是不是当了妈妈累的?”
  雯雯说:“是的,的确有点,丁一,我想你……”
  “哈哈,好,如果周六日不加班的话,我就去看你们,雯雯,咱们俩说了这么半天了,怎么不见你儿子哭呀?”

  雯雯笑了,说道:“干嘛,瞧热闹啊,他现在是能吃能睡,只有不尿、只要不饿,就是睡。不过他一旦哭起来,那可是不得了了,不哭个地动山摇不罢休。”说起孩子,雯雯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丁一笑了,说道:“当然,人家是男子汉,哭就像个哭样。雯雯,你的奶好吗?”
  雯雯叹了口气,说道:“时好时坏。”
  丁一说:“多喝汤,我嫂子坐月子的时候,只要喝排骨汤猪蹄汤,奶水就特别好。”
  雯雯说:“没少喝。”
  丁一又说道:“雯雯,我去看你跟孩子,我肯定要给侄子买见面礼的,我知道,你家肯定什么都不缺,甚至孩子没出生前就把他提前武装到了牙齿,看在咱俩多年的交情上,你告诉我,我买什么是你目前需要的。”
  雯雯想了想说:“小丁,路途这么远,你坐车带东西不方便,我这样跟你说吧,我们提前自己准备的加上别人送的东西,就是孩子到五岁都没有问题,所以,你真的不要买。昨天,你们科长送来两大箱纸尿布和纸尿裤,我跟你说,婴儿车都两个了,所以,你什么都不需要买。”

  丁一笑了,说道:“我的确想给你买纸尿布着,科长真是的,怎么把我的创意抢走了?”
  雯雯说:“小丁,如果你非要买东西的话,那就费心帮我买一个婴儿专用的指甲刀吧,小家伙的指甲很长,现在婆婆给他戴上了手套,我总感觉有点别扭。”
  丁一舒心地笑了,说道:“你总算提要求了,好,一定满足。”
  这时,躺在雯雯床边的宝宝突然大哭起来,雯雯赶紧说道:“孩子醒了,我挂了。”
  丁一说:“别挂,别挂,让我听听他怎么哭?”
  雯雯说:“去你的,挂了。”
  雯雯和婆婆两人赶紧检查孩子的屁股,没有湿渍,婆婆说:“一定饿了。”说着,就把孩子抱给雯雯。
  雯雯刚撩起衣服,准备给孩子喂奶,这时,就看见公公王家栋推门进来,后来还跟着两个陌生人,公丨安丨局局长尚德民也跟在后面。
  王家栋一见雯雯准备给孩子喂奶,就跟老伴儿说:“先哄哄,一会再喂。”
  老伴儿就从雯雯手里接过了孩子,一个陌生人说:“你叫卢雯雯?”

  雯雯紧张地心咚咚地跳,她点点头,看看这两个陌生人,又看看公公王家栋,又看看尚德民。
  那个陌生人刚说道“我们是……”,话没说完,就被王家栋打断,他说道:
  “雯雯,把家里钥匙给他们吧。”
  雯雯看了看婆婆,又看了看眼前这两个陌生人。从床头柜里拿出自己的包,掏出钥匙,怔了怔,交给了他们。

  那个人说:“家里所有的钥匙都在里面?”
  雯雯点点头,说:“是的。”
  那个人便把钥匙装进随身带的包里,转身就往出走,尚德民跟在后面。
  雯雯还想说什么,被王家栋用眼神制止住了,这时,孩子又哭了,雯雯赶紧抱过孩子。

  婆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着他们出去后,问雯雯:“他们要家里的钥匙干嘛?”
  雯雯低头开始奶孩子,不知怎么回答婆婆的话。
  一会,王家栋回来了。
  婆婆说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小圆家里的钥匙?”
  王家栋看看雯雯和孩子,说道:“雯雯,我跟你妈出去说两句话。”
  雯雯会意地点点头。
  公公和婆婆出去了,雯雯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眼泪便滴落在了孩子的脸上,小家伙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睛,雯雯不由得又笑了,她抬起头,擦去了眼泪,心里自然是牵肠挂肚……

  过了一会,婆婆一个人从外面回来了,婆婆的两眼红红的,脸上就有了焦虑,雯雯看着婆婆,说道:“妈,爸爸走了?”
  婆婆点点头,说道:“走了,有事吗?”
  雯雯笑了一下,故意轻松地说道:“我想吃爸爸包的饺子了……”
  婆婆听雯雯说想吃饺子,眼睛里就流露出了怜爱,说道:“好,一会我给老东西打电话,让他下班回家包饺子。想吃什么馅的?”
  雯雯低头逗弄着孩子的小脸蛋,说道:“有营养的,下奶的。”
  事后,雯雯知道,那两个陌生人是深圳海关的,这次来亢州主要就是对王圆公司账号进行封存,对王圆单位办公室和家里进行搜查,本来这是例行程序,也就是老百姓说的搜家。宾馆和酒店的账户,就连王圆的办公室也被贴上了封条。账户上有这几天的营业现金,在这次搜查的过程中,令他们大失所望,不但没有查到想象中的现金,甚至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查到,倒是雯雯在怀孕期间记录的一本孕期日记被他们拿走了。

  当两个丨警丨察在亢州当地公丨安丨局有关人员的陪同下,拿着搜查清单,让雯雯签字的时候,雯雯发现,清单上,大部分都是王圆的私人物品,包括作废了的电话通讯录,淘汰的旧手机,其余就有自己的那本孕期记录。雯雯看清后说道:“这个日记,你们用完后,还能给我吗?”
  其中一个人说道:“你放心,所有的东西,都会一件不少地归还给你们。”
  第二天上午,雯雯要出院了,一早,婆婆就回去给他们收拾屋子去了,雯雯奶完孩子,刚把孩子放到小床上,那两个外地办案的丨警丨察就来到了病房,雯雯看了他们一眼,给孩子盖上小被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说道:“你们有事吗?”
  其中一个人说道:“有一点事,不大,我想问问你,你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雯雯摇摇头,说道:“还没有起名字。”
  那个人说:“怎么还没起名字?”
  雯雯一愣,摇摇头,他记住了公公嘱咐她的话,要少说话。
  那个人继续问道:“你能写这么一本厚厚的怀孕日记,就说明你和你的丈夫对孩子充满了渴望。”
  雯雯说:“你有孩子了吗?”
  那个人笑了,说道:“我孩子上大学了。”
  雯雯又说:“既然你早就成为了父亲,你就该有体会,只要这个人心智是健全的,没有一个人对孩子不是充满渴望的。”
  那个人笑了,说道:“你很会说话。既然我们都对孩子充满了渴望,你们怎么提前没给孩子起个名字?”
  凭直觉,雯雯知道自己掉进了他谈话的陷阱,她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不过,他们小两口事先没有给孩子起名字的确是事实,他们把这个权力交给了爸爸王家栋,王家栋说,他要等孩子出生后再给孩子起名字。难道,没有给孩子起名字也成了他们侦查的线索吗?雯雯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肯定是久经沙场,善于从各种复杂的事物中发现蛛丝马迹,从而顺藤摸瓜,进而一举破案。想到这里她说:“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法回答你。”

  那个人说:“据我所知,任何一对小夫妻在孩子出生前,都会想好名字,我想,你们也不例外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