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4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你不请自来。是想要来找我宗门麻烦的吗?”手握铜剑法器的广义冷眼盯着吴勉和归不归,看着二人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之后,又放低了几个调门继续说道:“那次在你府门前是个误会,你我曾经都是同门,我又怎么会狠心加害你。归师兄你也不要别人的挑拨……”
  “难得你还能叫老人家我一声师兄,不过谁告诉你我们是不请自来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广义你那个宝贝弟子叫徐什么来着?就你,站在第二排那个。老家人我想起来了,你叫徐章。你和你师尊说,我老人家是不是不请自来?当天是哪个堵在老人家我的洞府门口,一定要拉着要过来观礼的?”
  听了归不归这话,广义也想起来自己曾经吩咐过徐章去请归不归这件事的。当下瞪了自己这弟子一眼。刚刚想要争辩几句的时候,听见对面归不归已经再次说道:“广义,怎么说也是小一千年的老兄弟了。你是什么人老哥哥我还不知道吗?这就是跟老人家我开个玩笑。真想要动我老人家的话,怎么也要这样的大阵再来十个八个的。怎么,这是广义兄弟你新排的阵法。要老人家我给你点评点评?”

  听着归不归给了台阶,广义急忙顺着台阶走了下来:“归师兄好眼力,这正是小弟我这些年冥思苦想的大阵。正巧归师兄前来。便想请您来点评一下。好了。你们师伯都看过了,大阵可以撤了……”
  当下,有广仁几个机灵一点的弟子听到师尊发话,急忙开始组织师兄师弟们将大阵撤掉。不过让广义自己面对吴勉和归不归这两位传说中的大人物还是有些不放心,撤掉阵法之后,这些方士大半都站在了广义的身后。来给他们大方师壮胆。
  “老人家我着急出来拜见大方师,走的匆忙来不及置办什么礼物。不过你现在毕竟是大方师了嘛,空着手来有点说不过去。”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向着身边的小任叁指了一下,随后笑嘻嘻的说道:“本来想把这个千年的人参娃娃送给你的补补身子的,不过兄弟你也知道这个小东西和大术士席应真那个爸爸的关系。你若真吃了它。会给兄弟你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说到这里,老家伙又指了指自己的便宜儿子,笑了一声之后。又继续说道:“既然人参娃娃不行,我老人家还想过要将这个傻小子过继给兄弟你。这么多年你一直在修行,膝下也没留下什么一儿半女的。你不像老人家我。是生儿育女之后才跟了徐福做的方士。
  这孩子心眼实诚点,对爹最孝顺不过。有什么好事都向着爹,本来把它过继给你,也是一件美事。不过都走到山脚下了,我老人家突然想起来这孩子和妖王的关系。八成你也听过它们妖山的传说,这孩子以后要做妖王大位的传言。广义大方师有个妖王的干儿子,说出去怕对大方师你不利……”
  归不归还在胡说八道的时候,守在宗门里面的一个小方士低声向着身边年纪大一点的同门方士说道:“师兄,这个老家伙什么意思?什么人参娃娃,又要把自己儿子过继给大方师的,这是要戏耍咱们大方师吗?”

  那方士解释道:“归不归这是在警告广义大方师,跟着他的妖物。我们一个都惹不起。动了他们俩一根毫毛,大术士席应真和老妖王就回来找我们的麻烦。他们俩咱们谁都惹不起。”
  这时候,归不归又将目光对准了身边的吴勉。不过在他说话之前,白发男人怪笑了一声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家伙,说道:“你是不是也想把我送出去?”
  “老人家我哪有这个胆子。你可是首任大方师燕哀候的师弟。把你送出去,谁敢要?”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的广义继续说道:“他和燕哀候的事情兄弟你也知道。虽然说后来燕哀候烟消云散之前犯了糊涂。不过这几年吴勉的事情应该也瞒不住你,咱们那位师祖丘武真还记得吗?师祖的神识就在徐福的面前,让吴勉说灭就灭了。他有什么事情兄弟你看老哥哥我的面子,千万别和他翻脸……”

  这时候,广义心里已经开始纠结了起来。老家伙和吴勉联手自己全宗门的人都未必打得过他们俩。现在还有这两只打不得骂不得的妖物,一会那句话说翻了动起手来,他这边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里面还有两个来找麻烦的人,今天都聚在一起,一会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就在广义的脸色阴晴不定的时候,宗门当中突然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笑声。笑声过后,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白发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边走边说道:“还以为广义师弟在哪位贵客攀谈,原来是归不归师兄到了。饵岛一别。几位一点都没变……”说话的时候,已经对了吴勉和归不归各自行了半礼
  说话的正是另外一位大方师广仁,这位大方师在这里。有些出乎吴勉和归不归的意料,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回礼说道:“想不到在这里一次能见到两位大方师,不知道火山大方师到了没有?怎么?这座新宗门以后就是两位大方师一起统领吗?二位一人一天?”
  说这话的时候,广义的脸色铁青,广仁还是谈笑自若的看着归不归,解释道:“这里自然是广义师弟说的算,我那个大方师已经跟随宗门一起烟消云散了。现在广义师弟另起教门,这里自然是以广义师弟为尊。”

  广仁嘴里一口一个广义师弟,完全不当他这个大方师当回事。而广义的脸色也阴沉了下去。正打算豁出去发作的时候,一个小方士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广义当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广仁和吴勉、归不归这些人说道:“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我们进去再说。哪怕是让我把这新宗门的大方师让出来,我们也进去坐下来再慢慢说……”
  当下,广义一手一个拉着昔日同门的手,三个人一起迈步走近了大门之内。看着三个人亲亲热热的样子,百无求在后面将小任叁抱了起来,在小家伙的耳边小声嘀咕道:“他们仨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不是以前巴不得弄死旁边那人的时候了?他们人就是心眼多,刚才差点就拼命了。现在好的又跟一个人似的。”
  小任叁冲着百无求做了一个鬼脸,随后说道:“大侄子,跟着你爹这么多年,还不适应啊?不过你比我们人参想象的好,起码刚才你们家那个爹说的,大侄子你没当真。”
  百无求听了一瞪眼。说道:“老子在和你说一遍,老子是愣,不是傻……”

  吴勉背着手走在最后,这白头发男人走的极慢。一边走一边看着大门内外的这些方士们,这些小方士几乎都是广义今年收的弟子,没有几个人知道吴勉的底细,开始还一位是那个老成不像样子归不归的弟子。后来看这人的举止不像不说,还敢给那位归不归老前辈眼色看,现在反而不清楚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是什么来历了。
  日期:2017-06-14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