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强点着头,说道:“您放心吧,赶紧回吧。”
  彭长宜跟窦老告别后,又嘱咐了康斌和赵丰,最好不让老人走,如果他坚持走的话,就做好路上的准备工作,包括带够路上喝的热水,准备好路上吃的点心和糖果,因为老人有低血糖的症状,还细心地安排好给老人带上一些莜面等土特产。彭长宜一一交代好后,才坐上老顾的车,急忙回亢州了。

  路上,彭长宜的电话不断,大部分都是他打给别人的,所以的电话内容,都是一个中心议题,就是为了王圆的事。这期间,他接到了寇京海的电话。
  寇京海在电话里说道:“长宜,在三源吗?”
  听口气,寇京海不像跟他侃山,少有的认真和严肃,彭长宜就知道有可能他听说了王圆的事,就说道:“没有,我在回家的半路上。”
  寇京海一听,彭长宜不晌不夜的回来,肯定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就说道:“小圆的事你听说了?”
  彭长宜说道:“是的,你也听说了?”
  “嗯,我刚刚听说,就给你打电话了。”寇京海说道。
  “怎么?消息传播的这么快,范围大吗?”彭长宜有些紧张,因为消息传播的越快,对于雯雯的行动就越不利。

  寇京海说道:“目前范围不大,我是听韩冰的秘书小康说的,小康也是听见韩书记打电话才知道的。”
  尽管现在知情范围不大,但彭长宜知道,这种事,传播的会很快,兴许到了明天早上,亢州中层以上的干部们就知道的差不多了。想到这里,他就说道:“老寇,你就是不给我打电话,我还想找你呢。”
  寇京海说道:“长宜,你说吧。”
  王圆出事,某种程度上就等于王家栋出了事,王家栋和这些人都是息息相关的,所以,他们似乎都警觉机敏起来了,彭长宜说有事找寇京海,这已经在寇京海的预料之中。
  “你们单位是不是在王圆的酒店签单?”
  “是不是还有没结的账?”
  “有,但是不多,以前我们都是半年给他结一回,但是最近有小半年的时间了,王圆追款追得的比较紧,几乎月月都来要账,我就有些生气,甚至一些客饭故意不安排在他那儿了,没有结的账,也就是两个月不到。”寇京海说道。
  “老寇,不管怎么样,你想法子把饭费给他结清,这会是用钱的时候,别说还欠他的,就是不欠他的,我们也要帮助想一些办法。”彭长宜说道。
  寇京海说道:“长宜,我寇某混蛋是混蛋,但是谁远谁近还是明白的,你放心,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办这事。”
  “另外……”彭长宜又加重了语气说道:“你还要跟黄金和林岩还有姚斌等几个不错的弟兄们通个气,争取最快一两天把饭费结清,记住,钱能不过账就不过账,如果必须过账的话,也要有雯雯在场,也就是说把钱先给雯雯,然后让酒店先给你们打个欠发票的欠条。”
  “长宜……真的有那么严重吗?”寇京海小心地说道。

  “不管严重不严重,也要把账给人家结了,无论事情大小,这个时候肯定也是砸钱的时候,你让部长去哪里找钱?”
  说这话的时候,彭长宜的目光坚定,口气不容置疑。
  寇京海说:“你说的对,我马上给他们几个打电话。另外,你说是把部长约出来还是咱们去找他?看看有什么事能帮上忙?”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我回去后再给你联系吧。别的我想咱们帮不上什么忙,他目前最需要的就是回款。雯雯快生了,唉,正赶在这个节骨眼上……所以,咱们兄弟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就不为过。”

  寇京海说:“过不过的还怎么着?反正我也到头了,就这么两下子了,扯蛋。”
  彭长宜嘱咐道:“该注意还是要注意,好了,就这样。”
  亢州,经历了钟鸣义和韩冰之后,原来樊文良王家栋提拔起的这些人,几乎没有进步的,还都在原地踏步,似乎这也是官场常态,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寇京海、姚斌、黄金等人都是中层一把手,他们单位的这些客饭都是在王圆的酒店签单,眼下,王圆出了事,钱,就成了唯一消灾免祸的工具。所以,彭长宜就想通过这些人的影响,把各科局委办欠的饭费收上来,能收多少就收多少。
  彭长宜分析过,目前欠王圆饭费住宿费的主要就是两大块,因为王圆只容许各个职能部门和政府签单,其它任何人来吃饭都是现款结账。各科局委办的饭费占有很大比重,也是回款风险最大的一部分,因为政府的签单都是从承包费或者其它的费用中抵顶的。自从王圆接手这个宾馆以来,从江帆开始到现在,这几年的累积,政府签的单每年都超出王圆的承包费用,细算下来,政府已经早已预支以后好几年的承包费了。

  今年元旦期间,还是彭长宜给王圆出的主意,让王圆去跟市政府谈判,把这块地方连同宾馆、酒店作价抵顶给王圆。其实,王圆早就有这个想法,他跟各个去催要饭费,唯独不去跟政府催要,彭长宜的建议,和他的心思一拍即合。只是这个主意当时王家栋不支持也不反对,他只是嘱咐儿子不要和政府太计较,那个年头,地皮还不值钱,王圆当下就找书记和市长,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拿下了这块地皮,经过半年时间的运作,这块地皮刚刚办理完过户手续,王圆成了这块地皮名正言顺主人。后来,也正是酒店这块地皮,才没使王圆真正趴下,也为日后王圆东山再起奠定了资本基础。

  安排完这一项事宜后,彭长宜多少松了一口气,他忽然想起寇京海说,最近半年的时间里,王圆跟他要账要的很及时,几乎月月都要结饭费,他突然想到,是不是王圆已经预料到自己会有今天?他也在提前做着准备?那么,是不是他半年前,或者从贾东方被击毙后,他就有了某种准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最起码,王圆进去了,饭店关张也好,承包经营也好,王家的日子不会太难过。如果雯雯能拿到账户上的钱,就不至于被全部没收,甚至还可以用这些钱退赔。只要有钱,一切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有了某种惊喜,心想,如果真的如自己想的那样,那王圆也够贼的,不过,他此时是多么的希望王圆已经做了这些个“贼事”,已经有了某种打算啊!
  想到这里,彭长宜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测,他又给黄金打了电话,黄金说道:“长宜,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京海给我打电话,问我还欠王圆多少饭费,他让我尽快给王圆结清,我问他,你管这事干嘛,没想到他还跟我翻了,说欠账还钱,天经地义,王圆现在急需钱用。这东西,真是狗怂脾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长宜说道:“老兄,我给你打电话也是想说这事,其它的你先别打听呢,你先把饭费给他结清,你到底还欠他多少饭费?”
  “我上个月已经给他全部结清了,他现在每个月都跟我要账,追的特别紧。”黄金不满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