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1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便现在,羿楠对徐县长还是蛮尊重的,徐县长就是一个刚直不阿的人,泾渭分明、黑白分明,从彭长宜身上,她看到自身和徐县长的不足之处,有的时候,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过分强调自己的原则甚至死也不妥协未必是好事,毕竟,世上不光是两种颜色组成的,人也不光是两种人,就拿不远处那个一直都在追求自己的吴冠奇来说吧,也是如此,他有他的不足,但是也有他的可贵之处,他染指夜玫,他追名逐利、放荡不羁,但归根到底,还是有着自己做人做事的底线,不然,彭长宜也不会和他打得火热。这就说明他身上还是有着可贵最起码有让彭长宜佩服和放心的地方,要知道彭长宜可不是凡人啊,他看中的人应该不会错的。

  其实,羿楠已经从心里默默地接受了吴冠奇,只是性格使然,使她从来都没有向他表白过,甚至都没有暗示过,他爱自己,这点无需置疑,他会包容自己的倔脾气,会给她一切,这一点也是无需置疑,就像刚才在山上吴冠奇向自己表白的那样,他说:“我吴冠奇除去做了许多似坏非坏的事和年龄偏大外,还有一点钱,我个人认为,前两条权且是缺点,后一条不该是缺点,有钱不是罪。”
  他的这话,忽然之间就说服了羿楠,是啊,有钱不是罪,他挣的钱,哪一分不是浸透着自己的血汗?人们不都在积极努力地挣钱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吗?
  但是,还有一点让羿楠无法释怀的就是他染指夜玫,不管是什么原因,她想起都恶心,谁都知道,夜玫和葛兆国、邬友福的关系,将来自己找了一个和这些人有关联的人,想想她都恶心。可是,也许他自己说得对,你能让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守身如玉吗?显然不能。他以前的确很滥情,但自从开始追求自己后,他说他再也没有过别的女人,这一点尽管她不完全相信,但最起码说明了他的诚意。

  想到这里,她看着身后的那个男人,那个刚刚还被父亲指责的男人,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莫名其妙地生出了一种冲动,她发誓,这种冲动以前从来都没有过,他冲动的想扑到这个男人的怀里,想让他抱紧自己,想大声嚎哭几声……
  也许,多年都是压抑自己的感情无从释放,多年来都无从寄放自己的感情,也许,她的确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
  羿楠低下了头,双手揣进了裤兜里,看着自己的鞋尖,在地上划拉了几下,等她抬起头看着眼前那个不知所措的男人时,已是两眼含泪了……
  吴冠奇见羿楠突然哭了,更加不知如何是好,想必羿楠受到了父亲的责骂,他刚想说什么,就见羿楠歪着头,流着眼泪看着他,哽咽着说:“吴冠奇,你愿意娶我吗?”
  吴冠奇愣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羿楠会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个地方县委大楼门口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尽管这话他梦寐以求,但还是不敢相信。
  羿楠见吴冠奇没有立刻回答,她把头扭向了一边,眼泪流的更欢了,她镇静了一下自己,再次扭过头,看着吴冠奇,说道:“吴冠奇,你聋了吗?”
  吴冠奇这才反映过来,连忙说道:“我愿意,愿意,一百个一千个愿意,只是,你说的是真的吗?”

  羿楠噗嗤一声笑了,不瞒地说道:“吴冠奇,这是我三十年来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你说是不是真的?”
  吴冠奇他一步向前,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把她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前,低声说道:“宝贝,太好了,太好了,我们马上结婚!”
  羿楠也紧紧地抱住了他,在他的怀里一边抽泣着一边点着头。
  “嗨,嗨,嗨,我说,干嘛哪?我说吴总啊,你可真够浪漫的,这可是县委机关大门口,怎么在这个地方公开示爱啊?”
  羿楠吓了一跳,她听出是县长康斌的声音,一下子反应过来,就想从吴冠奇的怀里挣开,但是吴冠奇却没松手,而是更加用力地抱住了她,不使她离开自己的怀抱。
  吴冠奇抬起头,说道:“康县长,你太幸运了,祝贺你!”
  康斌发现,这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松开,又听吴冠奇这样说,就笑着说道:“我幸运什么?幸运的是你。”
  羿楠从他的怀里转过身,没敢看康斌,赶紧低头擦眼泪。
  康斌说着话就走到了他们近前,吴冠奇这才松开一条胳膊,伸出,跟康斌握手,但是一只胳膊还在揽着羿楠,生怕她跑了。说:“康县长,我吴冠奇追求了这么长时间,刚刚听到了一句我想听到的话,连半分钟都没有,您都有可能听到她跟我说的话了,您是我们第一个见证人,您说,您有多么的幸运。”

  “哦?羿楠说什么了,我可没听见,我只听见你说要跟人家结婚的话,别到时羿楠反悔了,你找我当见证人,我可不干。”
  “哈哈,不会,不会了。”吴冠奇开心地说道。
  康斌当然不能打扰这对恋人的时光,就说:“我去找彭书记,你们继续。”
  羿楠擦着眼泪,说道:“他刚走。”

  “是的,去陪窦老了。”
  “嗨,说话不算数,刚跟我说了一起走,自己倒先走了,真不够意思。”说着,就赶忙回过身,急匆匆地向那个偏门走去。
  羿楠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因激动而显得神采奕奕的脸,半天没有说话。
  吴冠奇也把目光从康斌的背影收回,看着她,眼光逐渐变得深情起来,羿楠害怕他再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头一低,红着脸,快步向车的那边走去。
  吴冠奇一见,也赶紧迈开大步,紧跟在羿楠的身后,替羿楠打开车门后,开着车便消失在三源县委的大门外……
  彭长宜来到宾馆后,直接去了窦老的房间,赵丰便去餐厅查看。
  窦老在彭长宜、康斌和小强、小窦等人的陪同下,走进了餐厅,主宾落座后,彭长宜站了起来,手里端着酒杯,刚准备敬窦老酒时,兜里的电话就传来了震动,他没有理会,说道:“窦老,今天咱们这顿饭是家宴,老百姓有一句土话叫三十吃饺子没外人,我们都干了,您随意。”尽管这话是以致酒词方式说出的,但却少了许多客套,多了几分温馨。
  是啊,本该翟炳德留下陪窦老,但是他不知是何种原因提前离开了,彭长宜只能以家宴的形式招待这位可敬的老人。县里只有康斌和赵丰参加,其余就是褚小强和小窦。所以,第一杯酒喝完后,窦老也深有感触地说道:

  “我每次来三源,总有一种转战归来的感觉,这里不但长眠着我许多的战友,如今,还有着我是孙女和孙女婿,的确是一种家的感觉。”
  裤兜里的电话再一次震动起来,彭长宜仍然没有理会,他在敬窦老第二杯酒。
  电话停止震动后,褚小强的电话却震动了起来,他掏出后,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直到喝干了第二杯酒,又给窦老和在座的各位满上后,才拿着电话急忙走了出去。
  他来到外面,回拨了电话,说道:“师兄,有事吗?”
  电话里传来陈乐急切的声音,他顾不上客套,着急地说道:“小强,你尽快给我找到彭书记,我给他和老顾打电话,都没有打通。”
  褚小强笑了,说道:“师兄,你找着了,彭书记跟我在一起陪客人。”

  “啊?太好了,快,我有急事,十万火急!”
  褚小强愣住了,陈乐不是一个火爆的脾气,如果他认为是急事,那肯定是急事了,他说了一声“好”后就拿着电话进了屋,走到彭长宜身边,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就把手里的电话给他了。
  彭长宜看了小强一眼,接过他手里的电话,跟窦老说道:“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小强,照顾好爷爷,这日子你不表现什么时候表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