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2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老师的出现着实让我们兴奋了好一阵子,英语课一时间成了大家最爱的课程,基本上都是座无虚席,有的时候甚至在教室的最后端都会有几个轮机的学生,而学校的男老师也会以听课为由赖在我们英语课上,只为能与楚老师多交流几十分钟。
  楚老师长的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整个人的气质非常好,更关键的是青春,纯洁,而且她的年龄只比我们大了两三岁,所以师生之间特别有共同语言,我们为了表达对她的尊敬,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楚女”。
  长时间的压抑让我们都急切的找地方释放荷尔蒙,许多人开始追求楚老师,当时学校里并没有规定不能与老师谈恋爱,所以经常能见到许多傻逼抱着鲜花站在楚老师的宿舍底下,而且战争也由轮机与驾驶之间,转变为楚老师的情敌之间。
  所有人都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着这位学校里唯一的女性,我也曾偷偷索要到她的手机号,给她发过求爱的短信。
  事情总归是要有转机的,在一次楚老师的英语公开课上,60人的教室里硬生生挤进来了80人,胖成猪一样的副校长,严厉的教导主任,10多个听课的老师,可是楚老师却缺席了。
  校长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刚强调了要严格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不能迟到早退,虽然你是校宝,但也不能违章呀!
  校长组织了校纠察队还有风气整治办公室主任,一行数十人来到楚老师的宿舍,想要给楚老师一个下马威。
  开门的是一个光着膀子穿着平角丨内丨裤的帅气男子,校长的心都在滴血,他妈的“楚女”竟然都不是“处丨女丨”了,门口的一帮子人都恨不得把帅男阉割掉。
  “你好,楚老师在不在?”校长虽然痛苦,但还是很绅士的问道。
  “刘校长,楚老师昨天晚上不太舒服,睡过头了。”男子很优雅的回复道。
  “哦,你是楚老师的男朋友吗?你在哪里工作呀?”校长忍住要杀了这个男的冲动,表现出了大无畏的绅士风度。

  “刘校长,我是咱们学校07届的学生,07驾驶2班的。”男子提了一下平角裤,笑眯眯的回答道。
  之后两人双双开除,校长得不到的,你们谁也别想得到。
  从那天开始,我们连唯一一个女老师都没有了,每到夜间互撸的荒凉时刻,心底总会愤恨骂那个驾驶2班的帅哥:好X都让狗X了。
  楚女老师的离去让我也伤心了好一阵子,那时候还有一个社交软件叫校内网,我在那里疯狂的搜索她的消息,对着她主页的头像撸了整整一个月,而每次撸的时候都躲在被子里,那种味道和纳粹军人被子里的味道是一样的。
  看来这鬼子也是性情中人呀,天下似乎没有不撸的男人。
  梦里的楚老师和我在宿舍里激情大战,双方也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大家翻滚着,从上铺滚到下铺,竟然没有被摔死。
  “小龙,快,快,快!我要给你生个娃娃,我要给你生个红会福娃娃!”楚老师的脸突然狰狞了起来,接着变成了汕东电视台的红会助孕大使,一名60岁左右的女老中医。
  “我草!”我被老中医的慈祥矍铄吓到了,猛的从梦中惊醒。

  “嫩妈,嫩妈!”身旁的老九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里大发着感慨,大厨还像一条死狗一般在船上躺着,纹丝不动。
  “他妈的可吓死我了。”我拍了拍惊魂未定的小心脏,助孕大使那狂躁的表情哪里是给你助孕啊,那分明是想为你怀孕啊!
  直到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些莆田系的家伙为了赚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红会福娃娃,清华宝宝,蓝翔技校,这三大广告占据了我的童年与青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感觉在我们伟大的汕东,你生下来是一个清华宝宝,然后去蓝翔试学3个月的挖掘机,最后成为一名伟大的挖掘机司机,常年开挖掘机导致自己不孕不育,只能去红十字会医院通过助孕大使来完成自己的梦想,所以,睁眼看到纳粹宿舍的这一刻,我突然喜欢上了这里,喜欢上了这片净土,这里没有欺骗,没有雾霾,没有争执,没有富二代,没有李刚,没有畸形,只有纯洁,像我心里的楚老师一般纯洁。

  有了这么多的胡思乱想,也就没有了睡意,我盯着天花板发呆,心想要是有个妞,他妈的打死我也不回去。
  我无暇欣赏老九和大厨撩人的睡姿,起身往外走去,尝试着凭借我无敌的智商,能不能在这里发现一些什么好东西。
  我首先来到军官的单人间,卡带和老九已经将这里翻了一个底朝天,房间里一片凌乱,按道理这哥们能混上单人间应该最少也是个尉官了,值钱的东西对我来说倒无所谓了,关键是能不能找到一些实用的,可以自卫或者是攻击的武器。
  房间里的办公桌放的时间太长了,加上老九以及卡带的蹂躏,已经散架了,废墟里面有几本书,还有一个日记本,我捡起来翻动了一下,可惜都是德文的,我这才意识到统一语言是一件多么伟大重要的事情。
  日记本的最后一页是手绘的一张地形图,看起来应该是我们所在的岛屿,我仔细研究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银河整个的横穿了武岛,太行山从地形图上看上去居然还不是岛上最高的地方,而最高的地方竟然是武岛与斯瓦尔巴特群岛交界的海峡处,这样看起来,那里应该是一个悬崖,还好当初我们的救生筏被大厨用火机烧掉了,不然的话选择在那里下海岂不是能郁闷死。
  “对了,老九曾经说过,他们可能是乘潜水艇过来的,潜水艇的话也得靠码头呀,那这里一定有一个最适合做码头的位置,在什么位置呢。”我用手按了一下地图,从上端往下捋了一遍。
  “嫩妈老二,你小子不睡觉过来做什么!”老九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了过来。
  “九哥,你来的正好,我找到了张地图。”我把手中的东西扬给老九。

  “嫩妈老二,地图?”老九从我手里夺过日记本,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九哥,你慢点,这玩意比我奶奶都大,你一使劲就碎了!”我的心接着提到了嗓子眼,好不容易搞到这么好一东西,可不能被老九给干坏了。
  “九哥,你别说这帮鬼子画的还真挺好的,他们这最少也得画了半拉年吧,你看这里连水深都标注出来了。”我指着画上的数字,我们附近海域竟然只有3,4米的水深。
  “嫩妈老二,这是登岛前搞的地图。”老九的神情恢复了正常,这一觉把他亏损的肾气补充了一些。
  “九哥,你说他们的潜水艇在哪里登陆的?”我把问题又抛给了老九。

  “嫩妈老二,你看这里是蓝宝石轮搁浅的地方。”老九指了指地图上我们刚来到武岛时的位置。
  “嫩妈这一片水深都只有2,3米,潜艇肯定不能是在这里登陆的,背面地势那么高,嫩妈他们根本上上不来,嫩妈东西两面都是沼泽,除非是冬天,否则也不能登陆。”老九把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全部都否决了。
  “九哥,照你的意思他们不是乘潜艇来的?”我有些乐了,老九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老九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整个人钻到了地图里,估计在想着怎么才能自圆其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