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2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头,大,大副!”我刚把鱼尾全部咽下去,就听到了卡带的惊呼声。
  “嫩妈卡带,卡着了?”老九把手里的鱼骨头放下,关切的问道。
  “水,水头,你快看!”卡带嘴里含着半条鱼,说出来的话别提多么有吸引力了,他的手指着纳粹旗的下方,表情狰狞。
  “我去,这他妈的竟然还有个门!”我扔掉手里的罐头盒,小跑过去,刚才只顾着研究氢气球了,竟然没发现原来好好的一堵墙竟然开了一个小缝。
  难不成这里面就是大厨说的好东西?
  “九哥,过来搭把手!”我把手插到门缝里,使出吃奶的力气,却没能将门挪动。
  “嫩妈卡带,快,一起上。”老九擦了一把嘴边的不明液体,兴奋的招呼卡带。
  三个人的力量就是强大,在撬棍以及肉体的双重作用下,我们打开了这道纳粹旗下的大门。
  “我去,九哥,这里面是什么?”透过外面的光,我看到了一个很短的巷道,大概只有三米长,而巷道的两旁竟然还有两个房间。
  “嫩妈进去看看。”老九也是一脸的疑惑。
  房间的门是纯木雕刻的,而房间内部的墙壁天花板还有地板竟然都是木制的,房间的正中央是一排座椅,座椅的旁边是几个类似暖气片一样的东西,更牛逼的是天花板的顶部竟然还有一个小排气扇。

  “九哥,德国鬼子掏这么两个房间是做什么用的?”我用手摸了摸木板的材料,看上去不像是北极产的东西,难道这房间对检测气象有什么特殊的作用?
  “嫩妈老二,这,这嫩妈不是桑拿房吗?”老九撇着嘴,有些无辜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不是桑拿房吗?”老九无辜的盯着我,用手抚摸着熟悉的木板墙。
  我去,纳粹鬼子到底是来享福的还是来打仗的,竟然还搞了一个电桑拿“九哥,这玩意儿还能用吗?”我检查了一下电加热板,外表看上去没有一丝破损,在角落里是一个配电箱,应该是来控制加热器的。

  “嫩妈老二,能用我们也不能用,嫩妈我们半拉年没洗澡了,整个桑拿还不得把人熏死。”老九皱了一下眉头。
  老九说的话有道理呀,我们现在的体味估计比20个德国鬼子加起来都要厉害,蒸一下桑拿,岂不是臭豆腐炒榴莲,那等于生化危机了,看来还是老九想的多呀!
  “嫩妈老二,蒸完桑拿嫩妈连个大保健都没人给做,蒸了有什么意思!”老九又哀叹一声,45度角仰望着天空。
  “我去!”我摇了摇头,对老九的崇拜之情荡然无存。
  “大,大副,我们可以把这东西拆下来拿到房间里去做电暖气呀!”卡带把头伸了进来,我们已经有半年的时间睡觉没脱过衣服了,卡带看到电加热器的这一瞬间,感觉比破了处都要高兴。

  “嫩妈不行,这玩意儿功率太大,嫩妈这机器好说,现在这些电线都7,8十年了,肯定老化了,嫩妈好不容易给灯搞亮了,别整出别的事情了。”老九摇头表示反对。
  我从桑拿房里退了回来,转身打开对面的房间,同样的摆设,同样的材质,看来应该是两个桑拿房。
  “九哥,你说这帮鬼子不好好打仗整桑拿做什么,玩物丧志,怪不得希特勒最终走向灭亡了。”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嫩妈老二,这冰天雪地的,早晚得关节炎,整个桑拿预防关节炎。”老九的思维永远是这么的独特。
  重新回到纳粹旗下,卡带把舒展开的气球叠成整齐的方块形,几人又下发电机间检查了一下柴油机的运转,商议按照以前值班的方式进行值班,对柴油机严加看管,并且三个人达成了一致:严禁大厨进入发电机间。
  “嫩妈只要老刘不进来,这柴油机应该还能用个三年五年的。”老九长舒了一口气,大厨在我们心里已经和哈雷彗星是一个档次的人物了。
  拥有了柴油机发电机这种现代文明,我们接下来却又要面临食物短缺这个致命的问题,这就是所谓的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不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好比是我们电脑E盘里有120G的精神食粮,但我们却只有一双长满老茧的手。

  三个人又商议了一下寻找食物的办法,首先德国鬼子走的匆忙,他们肯定会有食物藏在这里,虽然年代长远了一些,但是这里常年处于零下,算是一个大冰柜,应该不会腐烂,就算是腐烂了,我们也可以拿来做别的用途,老九吩咐卡带让他想办法找到这个食物存放点,我跟老九则想办法在银河的冰上搞一个洞,然后在洞里钓鱼。
  柴油机的共振扰的我们几人有些烦躁,留下值班的卡带,我跟老九回到纳粹士兵的宿舍。
  大厨还在昏迷着,看来遭受的撞击实在是太严重了,我把手指头放到他的鼻子下方,呼吸还算均匀,一时半会应该是死不了。
  “九哥,我估摸着河水上的冰最少也有半米厚,我们怎么把它弄开?”我摸了一把大厨的额头,体温也正常,转头问道老九。

  “嫩妈老二,鬼子的工具箱里有钻头,嫩妈加个木柄咱两个钻眼。”老九眼神坚定的看着我。
  “拿手钻?九哥,这么厚的冰,就咱两个什么时候才能钻透?”我绝望的盯着老九,大家现在基本上都是阴阳双虚,出去走一遭腰都恨不得断掉,更别提还要用手钻去钻洞。
  “嫩妈老二,难不成你有什么好办法?”老九变的一脸的愁容。
  “九哥,我们找点电线接出去,然后用电钻不行吗?”我想了一个听上去很给力的办法。
  “嫩妈老二,距离太远了,电线恐怕够不到。”老九摇了摇头。
  “九哥,德国鬼子肯定还有东西我们没有找到,电线盘,医疗室,而且这帮人可是战士啊,他们的武器在哪里?九哥,我觉着我们应该再仔细探究一番。”我提出了一大串合理的疑问,想改变老九的策略,毕竟这么冷的天去钻冰冻,岂不是自掘坟墓么。
  “嫩妈老二,别的都无所谓,嫩妈我也好奇鬼子的武器库在哪里,嫩妈总不能是靠气温表保卫国家吧?”老九嘲笑道。

  “嫩妈老二,明天还是按照刚才的说法行动,嫩妈一个冰,咱俩一人一泡尿就化开了。”老九的心态又变的乐观起来。
  一整天的疲惫让我们很快进入了梦乡,纳粹鬼子军用被子的霉味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时代,竟然让我梦到了英语老师。
  这个英语老师并不是教给我们读“B”的那一个,而是教我们航海英语的楚老师。
  我记得那一年我是大二,海校里没有一个女生,军事化的管理让我们饥渴的像一头头发情的公狼,每日恨不得撸个10发20发来发泄心内的躁动,而且几乎每日都会有战争,我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曾经描述过,但是我们在某一日迎来了一个刚毕业姓“楚”的实习女教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