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的一个破产的资本市场故事》
第33节

作者: 大马猴三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王头早晨有遛弯的习惯,而且特别早,每天5点多就出门了,一个收音机用了快20年了,现在年轻人时兴的什么Mp3啊,IPhone啊他也搞不懂,还是这个盒式的收音机方便,边溜达边听新闻。
  10月份的沈阳已经开始降温了,这天早晨五点的天灰蒙蒙的,雾霾也是越来越重了,老王头起床跟老伴说了一声一会带早餐回来就带上口罩出了门。
  老王头这一边围着大院里的小树林外面的石板路溜达,一边带着口罩跟着收音机哼着样板戏。一转眼间,看见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好像影影绰绰的有两个人影,但天黑雾霾大,也没看的特别真切,就没当回事,等从小树林又绕了一圈准备往出走买早餐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人一把撸住了他的脖子。带着口罩又喊不出声来,手刚要往后扒拉,前面又来一人,猛地一圈打在了他鼻梁骨上,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日期:2017-06-04 21:24:06
  第23章 王德光的新重组计划

  老王头再醒来的时候,额头刺痛,应该是那一拳的直接冲击。眼上被带了眼罩,什么都看不见。舌头能舔到血,应该牙齿把嘴唇挌破了。车开开停停,开始是平台的柏油路,慢慢开始变得颠簸。不知过了多久,车子总算停了下来。老王头被狠劲从车里拽了出来。又被拖拉着走了几分钟的上坡路,不知道什么时候鞋子挣脱掉了一只,碎石子扎的脚生疼生疼的。
  总算拐进了一个小院,牵他进来的人大声呵斥着在一旁狂吠的狗,狗应该个头很大,老王头能闻到它那腥臭的鼻息,也能想想到到它那利齿和留着涎液的长舌头在自己不远处上蹿下跳。
  眼罩总算被拽掉了。老王头适应了一会眼睛才慢慢看清眼前的人和物。眼前的两个人一副吊儿郎当的装扮,一个板寸,一个光头,都穿着黑色的夹克,都是五短身材,要说有什么特别第一眼就能记住的就是其中一个带着粗大的金链子,另外一个面上有一条刀疤,从右眼角一直跨过鼻梁。年纪大概都是30左右岁的样子。一间非常简陋的土坯平房,除了两把椅子和靠墙有一个烧火的灶台外,没有别的家具,两扇摇晃的木门外一只大杂种狼狗还在走来走去望着他不时地狂吠两声,再往外就是一扇上了锁的大铁门,一条土路转过弯就消失在高大的针叶林里面了。这应该是个护林员的小院。

  这边,大金链子一推搡,老王头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后脑勺狠狠地撞到了墙上,‘梆’的一声。可怜的老王头,一辈子被人尊敬的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这边,刀疤脸拿出火机点了跟烟,慢慢悠悠地歪着嘴从嘴角吐着烟圈,
  ‘老头,知道为什么我们带你到这来吧。’
  ‘不知道。’老王头眼里噙着泪光,不知道是委屈所致还是刚刚撞得脑袋所致,或者兼而有之。

  ‘你儿子王德光很出息啊,开保时捷住大别墅的。’
  ‘怎么了,我儿子惹到你们了?你们到底是谁啊 。’
  这老王头有三个孩子,王德光是老小,上面还有两个姐姐,这老王头最宠的就是他这个小儿子,虽然说王德光也40多快50的人了,但孩子毕竟是孩子,这老王头一听事关小儿子,还是很紧张。
  ‘甭废话,什么事你甭管,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就说是他沈阳的朋友给他带个好,让他赶紧把那5000万还有利息还上。别他妈的遇事就跑,没TMD的半点出息。’
  虽然背景不知道,但老王头明白这个儿子做生意遇上麻烦了。王德光对老人还是满孝顺的,逢年过节的没少给家里送东西送钱的,但是生意上的东西基本上不怎么跟老王头讲。就感觉上他这几年混的还不错,开着跑车,住着别墅,每次回家也是各种地方领导的宴请的。老王头一直特别以这个小儿子为豪。现在呢,被人逼债逼到老王头都受牵连,老王头真想不清楚抓他有什么用,家里那点退休金积蓄别说5000万了,连个零头都差的远。

  这边大金链子递了个手机给老王头,说,你就给你儿子打个电话就得了,我们也不是坏人,你儿子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可怜的老王头,他哪里记得儿子的电话,就打回家里的座机,这边老伴正着急的,怎么买个早饭就消失了,一早晨不见踪迹。一听是老王头,又急又气得就训上了,结果这边老王头气更大,别说了,我这遇上事啦,赶紧把德光电话号码给我。这边老太太带上老花镜,翻着电话本,找到了三个号码,王德光的国内手机,王德光老婆的手机,再就是他们香港家的座机。这边老王头赶紧在地上用手指划着地上厚厚的土尘记了下来。

  第一个号码关机;
  第二个号码没人接;

  第三个号码总算在想了7-8声以后接了起来,是王德光在国外读书的大女儿,估计正好是放假回来。这边爷爷大声跟孙女问你爹呢。那边孙女说出去了,但没出差,正说着也巧,王德光跟老婆去市场买菜回来了。孙女赶紧把电话递了过去。王没事人一样,还笑着问老爷子好啊,怎么想起打香港这个座机了。这边老爷子委屈气愤加着急全攒一块了,上来就骂,你个龟孙子,自己做的事自己不知道,你老爹都让人绑架啦。话没说完,手机就被刀疤脸拿了过去,说,王总,孟老板跟你问好呢,你这手机老接不通,我们只好请老爷子出来做客了。

  王德光这边一听急了,说,这都是做生意的事,你们这样搞绑架,我要报警。
  那边笑的前仰后合,我们正愁找不着你呢,你倒贼喊捉贼上了。你尽管报警,回头我们把老爷子一块一块给你送回去,三天后先送个手指头。
  王德光一听怂了。他其实没想到孟会动用黑社会搞这一套,从做生意以来,他欠人家钱多去了,还不上或者不想还那就一拖二赖三跑路,反正最后大不了就是打官司,他注册的皮包公司也多,到时候就算是查封了也执行不出什么东西来,随便你们告。
  这次光电停了牌,他也看明白了这光电就是个烂摊子了,基本上没什么希望了。虽然自己投了5000万,但正好孟的5000万就给他抵了,所以他现在还是没有赔钱的。孟投的钱跟他反正也没有什么协议,找也找不到他个人麻烦,所以就想赖了。结果,没想到现在老爹让人家给绑了。
  再说这5000万。王从来也没打算老老实实把这钱就放在账户里。从王没打算给东达以后他早就打到别的账户里去了,大部分用于还别的必须要还的账了,或者发工资支费用了,毕竟偌大的一个国金集团的架子还是要撑着。他这二年基本上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两个盖子盖10个锅。所以,钱是早就没有了,但面子上肯定不能这么说,否则人家肯定拿他老爹没完。
  ‘兄弟,有话好说,我这就给孟总打电话,钱本来这两天也是要付的,只是在我账户多呆了两天而已。你们别为难老爷子。’
  日期:2017-06-05 19:48:08
  第二十三章 续一

  这边挂了电话,王德光狠狠抽了两口烟,边在心里盘算这关可怎么过。老爷子肯定是要救的,但孟那边怎么去说呢。想了许久,也没有一个特别妥善的方案,但王德光就是王德光,他的想象力是相当丰富的,当下,他给一个叫恒通光电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打了个电话,请他帮个忙演一出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