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的一个破产的资本市场故事》
第29节

作者: 大马猴三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是那是,我们也没有什么非分的要求,只要给我们应得的本息就得了。’Jolin继续发嗲。叶总坐在她的身边一个字都没有讲,只是手指有节奏地缓慢地在桌面上弹着,显得如有所思。
  ‘那东达这边有什么解决方案吗,您提条件我们看能不能满足。’
  Jolin看了一下叶总,叶总轻轻点了一下头,其实解决方案昨晚东达内部已经开会商量过了,所以,Jolin在叶同意下就直接开讲了。
  ‘我们也想过了,让你们马上把一个亿的本金加利息还上是比较难,因此,我给你个过渡方案。要不您先把利息都还掉,另外再加上一小部分本金,我可以再给你们宽限两个星期的时间。’
  ‘利息是多少,第一部分要还的本金又是多少呢。’
  ‘之前过去的6个月,利息是一分没付,前三个月按照年化26%计算,一共是650万,后三个月按照年化40%计算,一共是1000万,所以利息一共是1650万,本金呢,我觉得你最少给我4000万,这样一共是5650万。我再给你们两个星期的时间去筹剩下的那6000万。’这几个数字Jolin是烂熟于心了,因此一口气就说了出来。
  林拧开摆在他面前的矿泉水,故作镇定地喝了两口,心脏其实是突突乱跳。这光利息就1650万了。这个佛爷真是害人不浅,如果孟老板的5000万第一天就给了,起码这个利息也能减半。早知道当初真的不应该这么信任这个王德光,这人表面上一口一个仁义道德,其实早就TMD道德让他败光了,真是德‘光’德‘光’啊。也怪自己,起码当时5000万汇出去了再怎么样也要跟东达这边要个回执,没想到这个王德光居然能够狠到一分钱都不出,完全空手套白狼啊。回头无论今天谈的如何,最重要的还是要把他第一时间找出来,这样子起码能把那5000万解决了。

  ‘这40%的利息太离谱了,我林冲在国内资本市场混了20年都没借过这么贵的钱。你们这个合法吗?’
  ‘林总,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香港的抵押贷款最高接受的年利息上限是60%,我这收的还不够高呢。哈哈哈。’
  看来长得漂亮的女人真的是可以心如蛇蝎啊,林心里想我这边TMD一下欠了6000万,如果还不出来回头孟不歹找人把我埋了啊,但看面前这个漂亮女人笑的这么花枝招展,却感觉怎么也生不起她的气来。
  ‘这个你们是大机构,相信不会骗人的,我不跟你们追究了。利息该还一定还,但是这个本金这次肯定还不了这么多的,能不能再少点。’

  Jolin开始是一点都不让步的,后来还是叶把他拉到了一遍,说,这样吧,我看这林也没有太多钱,咱们还是先收2000万,给他们点时间,如果两周之后余款没有下落,那我们该起诉起诉。
  ‘好吧,既然您叶总这么说,那我就放他一马,但有一个条件,两周内利息不停,还是按照40%收。’
  等一转头回到会议室,Jolin那灿烂的微笑又回到了她那精致的面孔上。
  ‘好啦,林哥,你可真是要体谅我了,我这跟老板争取了半天,那本金就少点少点吧,但利息老板实在不答应降,林哥,您就别为难我了,下次再见面我单独请您吃饭哈。’
  林冲心里想,这会从早晨一直开到了下午两点。你东达也没说要管吃顿饭。不过不能说没有收获,起码续了两个星期的命,另外,还认识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Jolin,搞不好这还能有个艳遇啥的。
  等到从东达大楼出来,林已经饿的冒冷汗了,外面阳光直射,刺的眼睛生疼,照在路两边的玻璃橱窗金属招牌上晃的人眼睛根本睁不开,从18度的冷气房间里一出来外面近40度的高温好像把人从冰箱拎出来直接又丢到了烤炉,汗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全身上下从衬衫到丨内丨裤都湿漉漉贴在身上,那叫一个难受。
  他沿着德辅道中一路往中环走去,头晕晕、脚仿佛是绑了十公斤的沙袋两在上面,每走一步都十分费劲。就今天这谈判结果,肯定是不能跟孟老板讲的,那边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什么?钱没要回来,还要我再拿近4000万去还利息和本金,门儿都没有。看来,这个利息只能自己来了。林在国内有个小的P2P基金,搞些高息揽储的项目,估计短期内抽出个2000万来没有问题。那剩下的2000万解决还是要找王德光,这5000万哪能这么就让他黑了啊。想到这,他摸出电话来又给佛爷拨了个电话,结果还是一接通就挂断的声音。林感觉这是又窝囊又憋气。

  对了,上次在香港见完李帅,林冲还在王德光的办公室吃过一碗牛腩面呢,地址他还有印象。恩,就去他办公室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堵到他。
  林凭着记忆打车到了佛爷在湾仔港湾中心的办公室,门口的招牌还在,但大白天办公室里面却没有灯光,再走进些,心彻底凉了,一把大大地U型锁牢牢箍住了两扇玻璃门的把手。隔着玻璃门望进去,同6个月前的繁华比起来,现在已经是人去楼空,地毯上满是杂物,废报纸、文件、搬家工人留下的方便面纸盒奶茶杯,墙纸大块块地被剥落下来,露出后面粗糙的水泥墙面。玻璃门上还贴了张notice,是物业办公室发的,是通知业主已经三个月没有支付租金了并且无法取得联系,因此物业办公室保持一切权利转移租赁并且保留追索和起诉的一切法律权利云云。

  艹,又被王德光这孙子忽悠了,之前是谁就坐在这扇门后的官帽椅上夸夸其谈,说光买这物业就花了几千万。搞了半天还是租的。而且这么算起来,远在光电出事前他就开始欠交房租了,这TMD都是搞什么啊。
  林浑身疲惫地在原来的国金办公室门口直接坐了下来,Gucci的斜挎包横抱在胸前。本来湿透了衬衫现在被冷气一吹凉凉地贴在身上。但他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而是脑子拼命在转想此时此刻还有谁能马上帮到自己。说起来也真够恶心的,这香港就不是他的福地,到现在为止,一共做了两单生意,第一次是被一个香港炒‘壳’的忽悠着买了2000万股票,后来就一直1配10、一配20的稀释,结果他一来没怎么关注,二来也操作不便,结果2000万在半年的时间里生生给稀释到了就剩100万。这第二次本来是个靠谱的生意,结果没想到比第一次的坑更大,居然做空被停牌这种小概念时间都被自己碰上了。

  边懊悔边坐在地上翻着电话里的电话号码本。哎别说,还真让他找到一个名字,‘小北京’。
  当然小北京不是真名,主要是因为他是北京人,一口京片子口音,家里说不清有什么高层关系,反正一说起来那是各个部委都熟,没有什么他敲不开的门。小北京来香港也有些年岁了,这二年主要就是做两件事,帮助滞留在香港回不去国内的‘大佬们’打听情报,牵线搭桥的找门子打招呼;再就是经营着一个地下钱庄,汇入汇出资金,自己从中提点数。小北京也是常年在中环的四季酒店租着一个套房,一来显示排场,二来也为了在圈子里活动方便,要知道,中环的四季酒店那现在俨然就是内陆落难富豪的集中聚居地。当然自从2017年某位肖姓大佬被国安局直接从酒店拷上手铐带上面罩扔上轮椅推走后,四季酒店也变得没有那么安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