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部电影尽管在奥斯卡奖项里的排名比较靠后,但是丝毫不影响它的经典之处,尤其是音乐。是电影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最成功的作品,表达了电影画面无法表达是内容,和画面相得益彰,如果只听音乐没看过这部电影,还不能完全理解这音乐,只有看了电影,回头在感受音乐的意境,那真是神奇的不得了,保证把你曾经的过往,全部给你勾出来,甚至幼儿园打架的事你都能回忆得起来,一句话,听了这个音乐,能把你的灵魂勾出来,然后能让自己对自己的灵魂来一次彻底的审视。”

  “多长时间,二百多分钟。”
  “什么内容?”
  “这是一部描写友谊与对立、忠诚和背叛等人性冲突的黑帮史诗电影,以拍摄意大利西部片成名的意大利导演赛尔乔?莱昂内执导,是莱昂内“美国三部曲”之一,导演一改好莱坞传统西片的格局,以独特的视角塑造了美国黑社会人出生入死的人物形象。影片颇有气势,暴力的描绘有一种诗意。时间跨越40年,主人公是三个小伙伴,从小到大的故事,算了,我还是别说了,说了你就没有兴趣看了。”

  “呵呵,行。”
  “我请你去我家里看,我的房间里专门按了音响,很棒的,喇叭都是我从美国带回来的,体积很小,但是效果非常的棒,改天我请你去我家里看怎么样?”
  丁一笑了,说道:“你家里?我可是不敢去呀。”
  丁一说的是实话,在贺鹏飞家人的眼中,她肯定是不受欢迎的人,她当然不敢去他家了。
  贺鹏飞天性善良,他当然揣测不到丁一的心理活动,继续眉飞色舞地说道:“电影配乐大师选用了排萧等非常符合影片神秘、梦幻特色的乐器,再配上弦乐和人声的合衬,使音乐表达了画面所无法表达的东西,四个字:神奇、绝妙!”

  “呵呵,你说得我现在都想看了。”丁一受到他的感染。
  “等哪天我给你打电话。”
  这时,丁一发现贺鹏飞没有往城西方向行驶,就说:“你这是去哪儿?”
  贺鹏飞说:“送你回家?”

  “回哪个家?”
  “你父亲那里。”
  丁一说:“别了,我还是回我的老房子吧,你把我送那里吧。”
  贺鹏飞说:“一个女孩子,总是去那里住,将来会患孤独症的。”
  丁一似乎对贺鹏飞失去了耐心,就说道:“我现在需要享受这种孤独,你要是不送我我就自己打车回去。”
  贺鹏飞笑了,说道:“好好好,我哪敢不送你呀,我的大小姐。”

  贺鹏飞说道:“你也就是欺负我呀——”
  丁一说:“这就是世界生存的法则,别人欺负我,我欺负你,你欺负别人,别人再去欺负别人……”
  “那你说说,谁欺负你了,我跟他没完。”
  丁一的心头漫上丝丝的疼痛,她勉强笑了一下,说道:“我这不打比方吗?好了,我到家了,对不起,我就不让你进去坐会了,拜拜。”

  说着话,贺鹏飞早已经把车停稳,下了车,替丁一拉开了车门,说道:“你进去吧,我看着。”
  丁一犹豫了一下,知道此刻说什么也没有用,她就笑了一下,冲贺鹏飞摆摆手,便背着包走进了那条漆黑的小胡同。
  贺鹏飞在车灯的照耀下,见丁一走了进去,他有些惆怅,这一夜,在那所房子里,丁一注定会无眠……
  这一年,三源的彭长宜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三源在他的掌控下,城市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

  首先,修扩建的城市外环大道,环绕全城,使这个山区小县城有模有样,城内大街经过去年一年的整理,不仅清除了主道两侧的店外店,把许多电缆埋入地下,还清理了门店的招聘和广告灯箱,统一的位置,规范的尺寸,现在,再行走在县城的街道,没有了往日的脏乱差、低垂的各种电线电缆和商家的店外店,尽管街道还是原来的尺寸,但给人的感觉宽敞了不少,洋气了不少。两侧商家的门店租金也一路上扬。

  整顿矿山已经大见成效,自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下半年,还没有发生一起重大人身伤亡事故,无论是生产还是经营活动井然有序,路霸、矿霸失去了生存的土壤,矿山成立纠察队,加大了执法力度,使得外地老板安下心来,并且敢于投资,加强矿山安全生产方面的投资。
  这个春天,可以说是盛事也不断。彭长宜到三源后,一直致力于打造的红色旅游项目,在转过年的春天显露出可喜的成绩。再次举办了第二届桃花节,由于道路通畅,这次的桃花节加大的广告的宣传力度,来的人比去年多了近一倍,同时,五一黄金周的游客倍增。
  为了配合春季旅游,新建的革命历史博物馆顺利在五一面向社会,免费开馆,这个博物馆以丰富的革命历史文物著称,二丫父亲的铁匠炉、郄老那件有弹孔的军衣,也都成了革命文物。吸引了省内外的参观人员和一大批参加过黄土岭阻击战的老兵的前参观。。
  开馆那天,彭长宜请来了锦安市委书记翟炳德,翟炳德做了重要讲话,在讲话里,肯定了三源以旅游富民的战略和做法。
  窦老,也被彭长宜请来,和翟炳德一起,为三源革命历史博物馆开馆剪了彩。
  事后,窦老和翟炳德有了一个多小时的单独见面的时间,一直守在外面的彭长宜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是,当翟炳德出来后,彭长宜感觉他的脸上有了几分悲呛和沉重,并且还有了几分愧色,当天下午,他就匆匆地回了锦安。
  彭长宜见他表情严肃、阴沉,不敢跟他说过多的话,一直跟在他的后面,给他拉开车门,看着他做进去后,才敢说道:“翟书记再见。”然后关上车门,又试着检查了一下是否关好后,才嘱咐司机路上开慢点。
  送走翟炳德,当彭长宜回到窦老呆的贵宾接待室的时候,就见窦老倒背着双手,站在窗前,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彭长宜知道,站在那里,院里的一切都能看到。
  窦老的表情也是非常严肃,他一声不吭,等彭长宜走到近前,顺着他的目光望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翟炳德的车驶出大门口,消失在拐弯的地方。
  窦老拧着眉,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大门口,表情既严峻又肃穆,毫无疑问,他们肯定谈了老胡,谈了樊文良,甚至还有可能谈了当年部队的那次抢险……
  只是,这次他们单独见面的谈话内容,局外人可能永远都无从获知。
  窦老知道是彭长宜进来了,半天才说道:“长宜,人老了是不是就容易念旧情?如果是我年轻时候的爆脾气,我非得臭骂他一顿不可,可现在老了,脾气和血性都被磨没了——”
  彭长宜不理解窦老说这话的意思,更不敢妄自去揣摩,就“呵呵”地附和着笑了两声。
  窦老继续说道:“我想胡力了,这个同志,的的确确是一个好同志,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也是一个纯粹的军人!”

  彭长宜听他提到了老胡,心里就涌起一股悲情,有些难受。他想起了那天送老胡骨灰的情景,想起了走出机场大门时,外面那一队站在雨中被雨水打湿了衣服的官兵,还有同样被雨淋湿了衣服的窦老,尤其是窦老那个庄严肃穆的军礼,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还想起了樊文良手捧着老胡的骨灰,说的那句让所有人都能动容的话……
  这些,就跟昨天发生的一样,是那么清晰地出现在眼前,这是一些怎样的军人?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这时,身后的门被推开了,彭长宜回头一看,是小窦和褚小强进来了。
  彭长宜笑了,跟窦老说:“您回头,看看谁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