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0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贺鹏飞没有见过江帆,但是后来从表嫂岳素芬的口中,他已经大致知道了丁一和江帆的事情。不过他从来都没过问过丁一,他不问,并不是他不想知道,只是觉着出于对丁一的尊重,他才没有正面问过这个问题。没办法,?他太爱了,丁一的身上,有着女孩子、有着未来伴侣、有着他对异性所有的憧憬与美好,尽管他留学几年,但是,仍然不能让他对丁一的感情变淡。他和丁一曾经前后两次被两个不同的媒人介绍,他认为这就是缘分,不管追求她的路有多坎坷,他都无怨无悔,他在用心享受着这个过程,用心感受着这个过程,直到现在,丁一也没有接受他,但是没有关系,跟她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哪怕通个电话,都能感受到那种美好,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愉悦。为此,表嫂总在背地里跟他叫“傻飞子。”

  丁一曾经几次跟他阐明观点,认为他们之间不可能,但是他就是不死心,他总认为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再说了,跟她接触,也不完全就是为了追求,他们毕竟是同学,是同龄人,而且,丁一刚回到阆诸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她也没有其他的朋友,甚至都没有自己交际的圈子,低调、安静、传统,这很符合他的审美,符合他对自己未来一半的一切要求。
  他就是这样如醉如痴地爱着她,而且尽量不让她感到压力和为难。从学生时代到现在,他贺鹏飞只对这一个女孩子感兴趣,甚至付诸实践,前些日子他要好的同学杜涛,就是独家赞助了那次“春雨”杯电视主持人大赛的春雨太阳能热水器公司的老总的公子,也是丁一的大学同学,当时杜涛出差,没有出席大赛,后来回来后得知他的女朋友被他的同学丁一击败,而且知道贺鹏飞一直在追求丁一时,就戏谑地对贺鹏飞说:你是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除去丁一之外还有其她女孩子可以追?贺鹏飞笑了,说道:你结了两次婚,离了两次婚,中间追求过无数女孩子,用了无数的心,折腾来折腾去,现在仍然的光棍一个,又回到了起点,跟我一样,而我,只追这一个,这个过程是一种享受,不像你,滥情,没有哪个女孩子喜欢滥情的人。

  看来,这个过程注定会有更多的失望,甚至最后无果而终,但他还是那么痴迷。妈妈已经又在托人给他介绍对象,本来今晚说好让他早点回来相亲,他说已经和同学约好晚上吃饭,改天再见面不迟。他并非如同学杜涛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除去丁一之外没有别的女孩子可以追。女孩子很多,值得贺鹏飞去追的也很多,自从回到阆诸上班后,周围一下子冒出了许多媒人,如果他愿意,差不多天天都会有亲相,他也的确想过许多女孩子,比丁一漂亮的很多,比丁一有才华的也很多,但丁一从学生时代开始,就牢牢地扎根在了他的心里,成为他心目中一个标杆,一个任何女孩子都无法超越的标杆,任其他女孩子再怎么漂亮优秀,已经很难入他贺鹏飞的法眼了,为此,他没少挨妈妈的责骂。

  但是,追求丁一的过程并不是他跟同学说的那样快乐,他非常知道丁一跟他一样,心里早就有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在他的心里也是任何男人都无法超越的。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这张门卫的登记卡,无疑,这个人又出现了,这个人对他具有多大的威胁,贺鹏飞非常清楚,他的心里,有了一丝凄凉。但是他又发现,这张纸条上写着的来访时间,几乎和他到电视台的时间是一样的,从那个时候开始,丁一整晚都跟自己在一起,而且上面没有丁一的签字,那么也就是说只有一种情况,这个人没有见到丁一就走了。
  他为自己的发现有些欣喜,的确是这样,既然跟自己前后脚到的电视台,也就是说,他没有机会和丁一接触,也没有给丁一打过电话,因为吃饭的时候,丁一只接过她爸爸的一个电话,除此之外,没有再接过任何人的电话。自从丁一回到阆诸换了电话和号码后,跟丁一在一起,她很少有电话打来,说不定这个江帆根本就不知道丁一的电话号码,因为他听表嫂说,他们早就失去了联系。刚才,如果纸条上的江帆就是那个市长江帆的话,他极有可能看到他们出去了,也极有可能知难而退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欣喜,将纸条放在原来的位置,用桌上的座机拨通了丁一的电话,但从丁一办公桌下面的小柜里,居然传出电话的铃声。
  丁一没有带电话,而是放在了办公室。
  贺鹏飞挂了电话,站起身,刚想到演播室去找丁一,这时,门被推开了,丁一从外面进来,她已经换上了平时穿的衣服,而且卸了妆。
  贺鹏飞赶紧收起自己的心事,笑着问道:“录完节目了?”
  “那你……”
  “我今晚不在状态,所以跟编导商量了一下,明天再录。”丁一没有看他,而是来到小柜前,从里面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的包。
  贺鹏飞明显感到了丁一心情不好,他的心一沉,知道江帆的确来过了,因为丁一是一个从来都不会因为私事耽误工作的人,她能主动提出今晚不录节目、甚至不在状态,说明她心里的确有事,就故意说道:“哦?你可是从来都不会主动放弃工作的呀?”
  丁一苦笑了一下,说道:“是啊,录了两遍,一点都找不到感觉,脑袋混混沌沌的,明天再录不迟。”
  贺鹏飞点点头,说道:“你是不是连续加班太疲劳了?”
  “不知道。”丁一看了一眼贺鹏飞,说道:“你回去吧,我想自己走走,静一静。”
  贺鹏飞看着丁一,就说道:“别,这么晚了,我还是送你吧,把你安全送回去,我也就踏实了。”
  丁一听了,也不好再拒绝,说道:“那好吧。”丁一说着,把包放在桌上,拿起了桌上那张有江帆签名的登记卡,把它夹进一个笔记本里,放进了随身带的包里。然后关掉灯,走了出去。
  路上,丁一没有说一句话,显得心事重重,贺鹏飞也不好打扰她,他们就这样静静地行驶在阆诸夜晚的路上。
  其实丁一没有注意,贺鹏飞早就将车子驶上了外环公路,围着偌大的阆诸城,已经转了两大圈了。
  丁一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窗外,吃惊地说了一句:“鹏飞,这是哪儿?”
  贺鹏飞咳嗽了一声,说道:“外环。”
  丁一吃惊地说:“咱们来外环干嘛来了?”
  “散步啊,你心情不好,一人在家也是沉默,不如在车里我陪着你沉默。”
  丁一看了看表,本来回家十多分钟的路程,可是贺鹏飞却开着车带她散步快一个小时了,她扭头看着他,看着这位可以信赖的朋友,就说道:“鹏飞,谢谢你,回去吧,我没事。”
  “好的。”贺鹏飞说着,就稍稍提高了速度。
  丁一有些难受,贺鹏飞的确是自己可以信赖的朋友,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就像一个老朋友那样,只要是自己遇到困难或者是麻烦,他会第一个出现,而且不存在任何顾忌。

  那次自己带着伤从亢州回来,晚上,他就来到了家里,听爸爸说,在她回亢州的那几天里,他天天都要给爸爸打电话,询问她回没回来,当贾东方把她和雯雯的手机没收后,她的电话就打不通了,据说那天晚上贺鹏飞找到爸爸,想开车来亢州找她,担心她出什么意外,倒是爸爸反过来劝慰他,说小一不是小姑娘了,她办事知道深浅,不会有事,电话打不通可能是没电了。到了第二天,当彭长宜从丨警丨察的手里把手机给丁一拿回来的时候,小许刚把电池给她装上,贺鹏飞的电话就到了,随后就是爸爸的,还有哥哥的,但是,她在电话里没有跟他们说自己遭到了绑架,只是说有事耽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