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0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仿佛都听见了她的脚步声,她的呼吸声,甚至她的心跳声,他不敢扭头看他们,重新戴上了大墨镜,他听到了开门声和关门声后,才敢扭过头,哪知,丁一还没有进去,进去的是岳素芬和那个马尾辫的姑娘,就见贺鹏飞抢先走在丁一的前面,替她打开车门,然后拥着她,坐进了前面的副驾驶座上,“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然后,贺鹏飞才从车前头大步走过,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系上安全带,又帮丁一系上安全带,这时江帆就看到,贺鹏飞做好这一切后,就看了一眼丁一,流露出了只有恋人才有的痴迷和喜爱,然后冲丁一说了一句什么后,丁一笑了,帕萨特便带着丁一她们驶了出去……

  江帆瘫在了座位上,他摘下墨镜,闭上了眼睛,只感到心沉入了谷底,手脚有些冰凉,半天,他才感到脸颊处一丝丝凉凉的东西爬了下来,他伸出手抹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的眼泪。
  他揉了揉眼睛,双手覆在脸上,使劲搓了搓,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回去吧,回到你的内蒙去吧,好在那里还有草原,还有你的枣红马……
  他心如刀割,痛苦地把头伏在方向盘上。
  这时,传来了敲窗的声音,江帆一惊,骤然抬起头,才发现是门口的警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外面。他赶紧揉了揉眼睛,降下车窗。
  那个警卫说:“先生,都下班了,你没有找到丁一吗?”
  江帆摇摇头。顺便拿过那张登记的回执,他看了看接待人的签名处,苦笑了一下,伸出手,递给了警卫。

  警卫看了一眼,说道:“丁一刚跟她的男朋友出去,你没看见?”
  江帆摇摇头,说道:“我没注意,他有男朋友了?”
  警卫说道:“是的,他男朋友每天都来接她,我刚才看见他的车就停在你的旁边,你没看见?”
  江帆再次摇摇头。
  那个警卫看了他一眼,不解地走了,也许,警卫把他当成了丁一的崇拜者了吧。
  男朋友?江帆在心里重复了一句,是的,贺鹏飞就是她的男朋友,他每天都来接她下班,自己是多余的人了。
  看得出,贺鹏飞的确是很喜爱她,这从他的眼神和举止中看得出来,体会得到。

  他的心隐隐作痛,无奈地将车退出,缓缓地驶离了停车场,那个警卫看见他后,提前就把伸缩门打开了。在他经过大门口的时候,还冲他挥了一下手,算做致意。
  慢慢地、毫无目的地行驶在阆诸城市的街道中,他茫然无措。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的她家附近的那家宾馆,也不知道是怎样离开的阆诸,只知道半夜后他才回到了北京,回到了驻京办,从中午到晚上,他没有吃饭,昏睡在床上,第二天,当坐上飞机等待起飞的时候,他才想起这次回来,他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跟彭长宜没有,跟跟王家栋也没有,跟任何人都没有……
  当飞机冲上蓝天向北飞去的时候,江帆心痛地再次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江帆哪里知道,就在昨天晚上,贺鹏飞把丁一送回来加班的时候,她跳下了车,跟车里的岳素芬和马尾辫姑娘再见,贺鹏飞探出头说道:“一会回来接你。”
  丁一说道:“你不用来回跑了,我录完节目后打车回去。”
  丁一说完,就从旁边的小门走进大院,那个警卫就在后面叫住了她,说道:“丁一,你走的时候没看见有一辆奥迪车停在你男朋友车的旁边吗?”
  丁一回过头,想了想说道:“好像是有一辆,怎么了?”
  “里面有个姓江的先生,是来找你的,你们走了以后我过去了,他就在车里,可能没有看见你。”

  丁一笑着说道:“是吗?我没注意,谢谢你啊。”说着,就转过身要走。但是,她的脚步迈出后又停住了,转过身问那个警卫,说道:“你说那位先生姓什么?”
  那个警卫说道:“姓江。”
  “江?江什么?”
  警卫说:“江什么来着?我看看登记本。”说着,就回头走进警务室。
  丁一急忙跟着他进去。看到警卫室桌子上的登记薄。
  那个警卫就把登记薄拿了过来,翻到了最后一页,刚要看,登记薄就被丁一抢了过来,上面,有一张登过记的纸条,她快速地看了一眼,只一眼,那个名字就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几乎栽倒……
  她稳了稳心神,再次拿起那张纸条,没错,就是他,多么熟悉的签名,多么熟悉的笔迹,多么熟悉的人啊……
  她的心咚咚地跳着,手里握着那张纸条,脸色煞白,她问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你们走了一会,我见他的车还停在原地没动,就走了过去,告诉他你已经跟你的男朋友走了,他才纳过闷,我就把这张回执要了过来,他愣了一会也就走了。”

  “朝哪个方向走了?”
  “出了门口往东。”
  丁一急忙走出警卫室,来到大门外,站在马路边上,往东的方向看了好长时间,夜色下的阆诸城市,已经是万家灯火,路上车水马龙,早就没有了江帆开的奥迪车和他的人影了……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发现,尽管她是那么的怨恨他,但是,当听到他的消息后,她的内心还是不能平静,还是这么的激动,她回过身,走到了院里,泪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丁一明白,江帆肯定是看到了贺鹏飞来接她了,加上不明真相的警卫说贺鹏飞是她的男朋友,给江帆造成了错觉,以为她开始了另一段新的感情,所以才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
  “江帆,你混蛋!”她在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声,随后,眼泪又流了出来,她趴在了办公桌上,禁不住双肩颤抖,悲恸地哭了,泪水,浸湿了那张纸条……

  贺鹏飞送完岳素芬和梳着马尾辫的表妹于笑然回来后,在丁一的办公室没有见到丁一,因为丁一今晚要加班录节目,他想也可能丁一去了演播室。他就坐在丁一的座位上等她。
  桌上,有一滩湿渍,他伸出手指,把那一小汪湿渍抹掉,忽然感觉这湿渍不像是水,倒像是眼泪,他将手指放在嘴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咸咸的、涩涩的,没错,是眼泪,难道,丁一回来后流眼泪了?
  这时,他发现桌子右边有一张门卫的来访接待登记表。贺鹏飞拿过这张登记表,以前他来广电大楼找表嫂或者找丁一的时候,每次门卫都让他填这种卡片,后来,他们研究所承揽了一项特别工程,协助华北地区某国防单位,在阆诸建设一个的高性能计算机研究基地,这样,贺鹏飞就会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阆诸上班,他的办公室也从省城临时转回了阆诸,这样,无论是下班还是节假日,他就有了充分的时间追求丁一了。

  没有特殊情况,几乎每天下班时,贺鹏飞都会准时出现在电视台,时间长了,门外也都认识他了,尽管丁一不承认他是自己的男朋友,但是谁都知道他在追求她,何况,广电大楼里还有他的两位亲戚,一个是表嫂岳素芬,一个是少儿频道的节目主持人于笑然,所以,门卫也就不再让他填这个登记表了。
  本来,贺鹏飞对这张司空见惯的来访登记卡没太在意,但是,在这张登记卡上,有着和桌上相同的湿渍,没错,是眼泪,他就低头,认真地看了一眼这张登记卡,就这一眼,他就发现了问题,在来客姓名栏里,写着两个酒劲潇洒的字:江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