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喝了最后一口茶,到前台后才发现那个主任已经给他结了茶水钱,他拎着自己的行李包,走了出来,就见一辆挂着北京牌照的崭新的新款奥迪车停在主任告诉他的位置上。
  这是盟里为驻京办新配备的车,是专为盟里的领导来京办事用的,由于江帆自己会开车,并且对北京的交通熟悉,所以他没有让司机留下,而是由自己亲自开车。
  坐进车里,江帆调整好座位和所有后视镜的角度后,便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他要去一个地方,要理直气壮地去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小鹿,他要正式向她求婚。
  这一刻,他和她都等待的太久太久了,他不知道他的小鹿如今情况怎么样,也不知道她的小鹿否还在原地等着他,一切都不知。但是,他必须要回去!
  他驾着车,行驶在去亢州的高速路上,以往的一切都跟过电影似的的在脑海中闪现。
  他在心里设想了万种见面后的情形,设想了万种丁一拒绝他的理由,无论是哪种情况发生,他都做好了接受的心理准备。毕竟当初,自己没有跟她说一句话就走了,他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丁一为他做什么。尽管冬无雷,夏无雪,尽管地没老,天也没荒,但那只是他的希望,他的幻想,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因为这句话而痴痴地等他,没有。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有了一种担心,一种很强烈的担心,他害怕听到他不愿听到的消息,为了缓解内心的紧张情绪,他拧开了车载音响,里面传出了刘德华的歌声:

  “如果留下多一秒钟,可以减少明天想你的痛,我会愿意放下所有,交换任何一丝丝可能的占有,幸福只剩一杯沙漏,眼睁睁看着一幕幕甜蜜,不会再有原本平凡无奇的拥有,到现在竟像是无助的奢求,我已开始练习,开始慢慢着急,着急这世界没有你……”
  本来听歌是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可是听了这首歌后,江帆反而更紧张了。是的,他也开始着急了,着急他的世界里真的不再有丁一,他不想孤独地老去,也不想孤独地思念一辈子,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了,此刻,他心急如焚……
  他没有跟任何人联系,从政治角度和友谊的角度出发,他深深知道自己在翟炳德心目中的位置,他早已把江帆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他不想连累他的朋友们,更不想给朋友们带来不好的影响和后果,他只想找到丁一,见到丁一,接受她所有的责难和惩罚。
  快到亢州高速路口的时候,他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大墨镜戴上,减速,缴费,慢慢驶出路口,他开着车,靠边停下了,拿过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拨了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不想却传来“您拨叫的用户已停机”的声音。
  他的心一阵紧张,停机了,又呼叫了一遍,仍然是停机的提示音。他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电视台办公室,是一个女声传来:

  “你好,亢州电视台,请问您找谁?”
  他故意沉着嗓子说道:“你好,麻烦你给我找一下丁一好吗?”
  “哦,丁一啊?她已经不在我们单位了。”这个女同志说道。
  江帆一愣,说道:“不在了?她去哪儿了?”
  对方犹豫了一下问道:“请问您是她什么人?”
  “哦,客户,想找她做个广告。”江帆没好说是朋友,如果要是朋友怎么连她调走都不知道?
  “那您直接来我们台的广告部谈吧。”

  “好的,好的。我想知道,丁一是调走了吗?”
  “是的,她调回阆诸了。”
  “您知道她调回阆诸什么单位了吗?”他不甘心,继续问道。
  “知道,是阆诸电视台。”
  “哦——她是什么时候调走的?”
  也可能对方真的拿他当成了做广告的,就很有耐心地说道:“去年十一月份就调走了,您是不是之前找她做过广告?”
  “是的,所以现在还想找她。看来我只能去你们台里亲自谈了,对不起,我再多问一句,她是怎么调回去的?”
  那个人可能觉得他能给电视台带来收入,就耐着性子说道:“她的家就是阆诸的,她在歇病假期间,参加了阆诸电视主持人大赛,得了第一名,这样就被阆诸台招进单位。”
  江帆一听丁一歇病假,就急切地问道:“她病过?”
  那个人有些不耐烦了,就说道:“是的,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谢谢,再见。”江帆赶忙挂了电话。

  合上电话后,江帆有了片刻的沉思,丁一调走了,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不算意外,因为,他最后也和丁一说过,他希望丁一调回去,毕竟比在亢州举目无亲的强。他没有再往里走,而是掉头,又进入了高速路口,驶上了通往阆诸的高速路上。
  丁一调回去,想必也是随了父亲的心愿,尽管他江帆也是这么希望的,但他还是有了一种隐隐的担心,她病过,而且是在病假期间参加的阆诸电视主持人大赛,这说明,她病的时间应该不短,那么,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不辞而别……
  他不敢想了,他在亢阆高速路上疾驰着,眼下,他没有心境想那么多了,他只想尽快见到她,见到他的小鹿,然后告诉她,他的世界不能少了她。
  但是,很快又一个问题浮出脑海,丁一目前还是自己的那个小鹿吗?她变了没有?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踩了一下刹车,后面紧跟着他的车突遇他减速,便愤怒地冲他鸣笛,等超过他的时候,那个司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江帆赶紧挥手致歉。
  他稍稍放慢了速度,离开快车道,并入慢车道。刚才那个疑问,仍然挥之不去。不过凭直觉,他感到丁一不能,但无论丁一能不能,他都要见上她一面,他都要正大光明地向她求婚,这是他许久以来一直都想做的事,他要告诉他的小鹿,横在他们之间的那道鸿沟没有了,他们可以在阳光下牵手了,他可以在阳光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之下拥抱她了,甚至亲吻她……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有些酸痛,嗓子眼也有些生涩的疼……
  他摘下墨镜,腾出一只手,揉揉了酸胀的眼睛,但是,眼睛里已经有了一抹潮湿,而且,越来越潮湿……

  他想起,她跟着他所遭受到的一切磨难,尤其是来自袁小姶的欺辱,但她都顶住了,而且从不跟他抱怨什么,都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从来没有逼过自己如何如何,总是静静地、无怨无悔地默默地等着他,接受着一切世俗的白眼和冷嘲热讽……
  可是,最后,他却以那样一种形式离开了,而且在离开之前,有意地和她疏远,甚至在最后几次通话的时候,故意表现出了不耐烦,没有办法,他必须要这么做,因为他已经答应了丁乃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