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2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水头,我们两个人差不多要150公斤,大副应该有60公斤,大厨最少有100公斤,也就是说四个人要300多公斤,那么我们最少也要需要300立方米。”
  “嫩妈300立方?”
  “九,九哥。”我费力的睁开眼皮,头顶上的灯光照的我眼睛有些刺痛。

  “嫩妈老二醒了。”老九的话传到我耳朵里,接着我看到了他魁梧的身影趴在了我的面前。
  “九哥,刚才怎么了?”老九的身体遮住了灯光,让我慢慢的恢复了视力,我往两侧瞟了一眼,我好像是在纳粹鬼子的宿舍里,周围很亮,难道电力已经恢复了?“吭哧吭哧”柴油机的响声验证了我的猜测。
  “嫩妈老二,可别提了,嫩妈那瓶子里装的是嫩妈氢气,柴油机愣是给炸起来了。”老九话里虽然全是埋怨,但掩盖不了喜悦。
  “氢气?刘叔呢?”我挪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全身像散架了一般,印象里爆炸前大厨好像伸头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有没有被炸死。
  “大,大副,爆炸的时候大厨的头部刚好在压力释放的口子那里,现在还昏迷着。”卡带把我扶了起来,对我说道。

  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光线,也发现了躺在我身旁的大厨,气浪冲击到了他的头部,他的发型看起来像一个非主流的杀马特,老九跟卡带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脸上身上都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九哥,你们刚才讨论的什么?”我狐疑的看着老九,朦胧里貌似听到两人在说我跟大厨的体重,难不成这俩哥们以为我俩要死了,准备分我们的肉吃?
  “大,大副,气瓶旁边箱子里面的塑料布是气球的球体,我跟水头讨论着利用氢气制作氢气球然后离开这里。”卡带眼神里的渴望让我想起了菲律宾数钱的老鸨。
  “我去,你俩是不是疯了,一会潜水艇,一会氢气球,就我们目前的水平,除了老实在这呆着等救援,难道有别的选择吗?”我用力把自己撑起来,数落他们。
  “嫩妈老二,反正氢气也不够,嫩妈你要不想走,我跟卡带我俩回去。”老九有些怒了,一本正经的盯着我。
  “九哥,我给你开玩笑呢,别生气呀,生啥气呀。”我萎缩了下来。
  “卡带,成功率高不高?”为了不加重老九的进一步反感,我立马投入到两人的计划中去。

  “大,大副,理论上说,只要刮南风,我们就能到达斯瓦尔巴特群岛的本岛。”卡带像一个战争的将领一般,用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圈,用力是击打着圆圈内部。
  “九哥,是不是太冒险了?”我见老九的气消了,赶忙又劝道。
  “嫩妈老二,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明天试一下。”老九看了一眼身旁还在昏迷的大厨,叹了口气说道。
  品质是产品的灵魂,德国人对品质的追求几乎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这台比我爷爷岁数都要大的柴油机代表了德国人的品质,我没想到它竟然能运行的这么平稳,甚至比蓝宝石轮的柴油机看上去还要先进。
  检查完柴油机一切正常之后,大厨还在昏迷着,我们三人将箱子里的气球平铺开来,差不多覆盖了整个房间,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玩意应该是用来勘探气象的,没想到我们准备要拿它逃离这个大陆了。
  “九哥,我记得爆炸前,大厨告诉我说找到好东西了,什么好东西?”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检查气球的表面,尝试能不能发现一些破裂开口的地方。
  “嫩妈那得问老刘了,嫩妈老刘眼里,除了吃的跟女人,别的都嫩妈不是好东西。”老九拿着用冰做成的凸透镜,当成放大镜一般还在仔细寻找着气球上的瑕疵。
  “吃的?”我咽了口唾沫,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算起来我们已经快一整天没有吃饭了。
  “九哥,现在有电了,我们是不是该找一下鬼子的厨房?”我眼睛盯着我们带进来的鱼罐头,被卡带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

  “嫩妈老二,你不说我都忘了,嫩妈还没吃饭呢。”老九把融化了一半的凸透镜小心的放回到自己的口袋了,伸了一个懒腰。
  “嫩妈卡带,这气球能把我们带到天上去吗?”老九并没有急于吃饭,还在关心着上天的事情。
  “水,水头,气球的半径差不多有3米半左右,按照V=4/3*3.14*3.5*3.5*3.5,差不多要180立方米,也就是说这一个球充满了氢气理论状态下可以提起180公斤的重量。”卡带用手在地上列了几个公式,得出了这么一个数据。
  “嫩妈180公斤?”老九冲墙看了一眼,估计在想墙那边的大厨最好是挂掉了,不然的话这气球如果无法承担这么多人的重量,到时候撇下他,面子上岂不是过不去。
  “九哥,现在一直再刮北风,我觉的我们暂时不要去考虑这些事情,就算是气球真的升空了,一直往南吹还好,我们能到挪威或者欧洲大陆,假如往东或者往西,把我们吹到格陵兰岛还好,要是吹到大海里掉下去我们就得不偿失了。”我紧盯着罐头,嘴上和老九讨论着气球的危险,心里却在想着找什么东西给罐头加热一下。
  “嫩妈老二,明天再说。”老九皱了一下眉头,他也意识到我说的话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
  “九哥,这德国鬼子总归要吃饭的呀,他们会把厨房建造在什么地方?”我站起身子,从桌子上拿起罐头,实在是没有勇气吃冻成冰块的鱼肉了。
  “九哥,我去德国军官的房间里看看,这当官的按理说都会开小灶,有小灶就得有厨具。”我想了一下自己在蓝宝石轮上有一个小的电灶,晚上可以喝点小酒。
  “大,大副,我都检查过了,那军官的房间里除了床和桌子,没有什么能利用的。”卡带及时的消灭了我的希望。
  “我擦,这狗日的德国官也太不会享受了。”我心里暗骂道。
  “对了九哥,德国人肯定有空调吧,这么冷的天睡觉换衣服,没有空调肯定受不了。”我瞥了一眼手边的那支华氏温度计,算一下现在还是零下15度,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寒颤。
  “嫩妈老二,凑合着先吃点东西,嫩妈这地方肯定还有别的房间,一会好好的找一下。”老九说着话就把罐头撕开了,冰碴子夹杂着冻的比JJ都硬的鱼在他嘴里嚼的“咯吱”作响。
  虽然很反感一条硬邦邦的东西放到我的嘴里,但为了生存还是不得不将它插入,在这一刻我对生存在我电脑E盘里的那些伟大的生理老师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尊敬,她们真的是太伟大了!
  嚼破鱼头的瞬间,鱼眼迸裂出来一股腥腥的汁液,为了补充身体所需的能量,我闭着眼睛咽了下去,同时又一次对E盘里的老师们肃然起敬。

  三人吃鱼的动作太过不雅,如果录下来,播放的时候打上马赛克都不为过,为了防止大家吃着吃着产生别的想法,我提议大家都互相背对着,吃鱼都能吃到性冲动,我们也算是高手了。
  日期:2017-09-20 1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