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2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卡带都羞愧的低下了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大厨,心想不知道这哥们会不会有什么惊天之言。
  “哎呀呀,乘高铁?”大厨被我们看的有些发毛,嘴唇哆嗦着。
  “草!”三人同时摇头骂道。
  “九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不忍心看到我们几人这么狼狈,只能恳求老九。
  “嫩妈老二,潜水艇。”老九眯起眼睛,一副你们这群傻逼,连这都猜不到的表情。
  “对,对呀,德国二战时期的潜艇可是称霸全球的!”卡带很及时的舔了两个屁股。
  “九哥,我们研究这些人怎么来的有什么意义吗?”我有些反感卡带的谄媚,没好气的问道。
  “嫩妈老二,刚才卡带说了,这里的东西保存的这么好,这说明这帮人肯定没有按正常套路回去,而且肯定不是被盟军给干掉的,不然的话嫩妈这里早就嫩妈成一堆废墟了,他们应该是外出考察挂掉了。”老九顿了一下,接着说:“嫩妈这也就是说,他们来时的交通工具还在这里存放着,嫩妈我们可以利用那交通工具。”
  “我去,九哥你的意思是我们找到德国鬼子那艘潜艇,然后开着潜艇回去?”我张着大嘴,心想老九是不是疯了。
  “九哥,潜艇最少也得有80岁的高龄了,先不说里面的柴油机以及电气产品还能不能正常使用,就算是一切都还能使用,就我们几个船都能开沉了的家伙,怎么去控制一艘连见都没见过的潜水艇?”我感觉老九已经有些丧心病狂了。

  “嫩妈老二,你激动什么玩意儿,你忘了嫩妈你九哥原来做什么的了?”老九朝我摆摆手,那一张布着皱纹的中年人成熟的脸上,像大地一样肃穆、严峻、坚实……
  老九以前不是韩丹市第二武术职业学院的学生吗?接着就是做水手了呀,等一下,我记得老九曾经告诉我说他在溪臧军区当过几年兵,而且还是海军,这被我当成耳旁风,毕竟溪臧军区除了一个清海湖之外没有能行船的地方,难不成华夏在情海湖里还建有海军的基地,专门试航潜水艇?
  “嫩妈老二,你看你那个怂样,现在冰天雪地的,就算是潜艇我们也找不到,嫩妈先看一下这德国鬼子留下的东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座标,嫩妈我们给这几个气瓶子搞上去,先把柴油机搞起来。”老九收回了笑,又开始变的严肃。
  老九的话说的很在理,就我们目前的处境,弄到电才是最关键的。
  几个气瓶矮矮胖胖的,没有任何的标记,可能是因为这里常年干燥外加保养得体,老九手刚一用力,就将阀门打开了。
  “呲呲呲呲”一股气体喷射了出来,大厨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
  “哎呀呀,哎呀呀。”被颜射了的大厨痛苦的捂着脸。
  “我去,九哥,这劲头这么大,看来柴油机有希望启动起来呀!”我没时间去关心大厨受的伤害,用手去堵了一下气瓶的出气口,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大,大副,这味道不像是煤气。”卡带像做化学实验时闻未知气体气味的样子,用手拨拉了一点气瓶周围的空气,把鼻子凑过去。
  “九哥,确实不是煤气。”我也使劲嗅了嗅。
  “嫩妈老二,这德国鬼子的东西就是抗造,别管他什么气了,嫩妈拿一瓶试试。”老九说话间就抱起了一瓶,比当初结婚时抱新娘子还要痛快。
  “不是煤气就好,如果用煤气的话,万一真的启动起来,还不接着就爆炸了。”我心里暗喜道。
  老九的麒麟臂发挥了无敌的作用,好几十公斤重的气瓶像个姑娘一样在他手里灵活的摆弄着,几个人根本都没有插手,人与瓶就顺利到达发电机间。

  “嫩妈,这气瓶接到哪里?”老九围着柴油机转了一圈,有点无从下手。
  “水,水头,德国鬼子留下的柴油机是电气两种启动的,电启动利用电瓶的电力控制电启动器,利用启动器飞速旋转的速度带动柴油机的飞轮,飞轮带动曲轴,活塞开始做往复运动,将柴油压缩燃烧,而气启动则是利用一个空气分配器,将高压力的压缩空气依次分配到气缸里,推动活塞做往复运动,活塞压缩时产生的高压高温将柴油点燃,也就是说我们只需要把气接到空气分配器上就可以了,他们应该预留出来了管子。”卡带脑子里的知识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九哥,当初弃船的时候要是有个机舱的活下来就好了,我们几个甲板的对这玩意没啥研究。”我忍不住大发感慨,但是想到惨死在海底的蓝宝石轮的兄弟们,心里又有些发酸。
  “嫩妈空气分配器?”老九围着柴油机又转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一个圆盘状的铁家伙上。
  “嫩妈就是这玩意儿,你们看,嫩妈还有个管子接出来。”老九喜形于色,用手握住凸出来的钢管,来回撸动了一下。
  “九哥,我们接不上啊,这管子这么短。”我看着柴油机裆部的那一截钢管,嫌弃的说道。
  “嫩妈老二,找一找,德国鬼子做事儿严谨,嫩妈肯定给我们留东西了。”老九指了指身旁的工具箱,语气坚定的说道。
  我跟卡带冲过去,将工具箱里的东西一点点的取出来,德国鬼子果然不负众望,在箱子的最底层给我们留下了一根绞好了螺纹的钢管。
  “卡带,柴油机多少压力能启动起来?”我盯着正在熟练连接管路的老九,有点担心的问卡带。
  “大,大副,像这种柴油机的话,10几公斤差不多吧。”卡带凑到老九身旁好几次都搭不上手,只能又退回身子。
  “卡带,这气瓶的压力有多少?”我咽了口唾沫,忽然感觉事情好像有些不妙。
  “大,大副,这个我不清楚。”卡带摇了摇头。
  “嫩妈老二!成了!”老九兴高采烈地冲我高喊道。
  “九哥,”
  “嫩妈卡带,摇一下滑油,就是那个玩意儿。”老九指了一下柴油机跟前的手动滑油泵。
  “嫩妈我去看下排烟管。”老九快速的冲了上去,不到半分钟又跑了回来。
  “嫩妈老二,烟囱是通的,准备开车!”老九这一瞬间,是一位伟大的老司机。
  低温让柴油机的机油粘度升高,卡带摇了好长时间才看到机油压力表微微晃动了一下,老九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让卡带躲到一旁,满是老茧的右手将气瓶的阀门开到最大。
  “Kangchikangchikangchikangchi”柴油机机的活塞在巨大的压力下开始在缸套中来回抽动,当然并没有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kangchikangchikangchikckckckckkkkk”活塞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开,声音也变的越来越急促,我们三人走张着大大嘴巴,目不转睛的盯着柴油机,心底一个声音在呼唤:起来呀,你他妈的起来呀!

  这种感觉像是一个阳痿多年的男子碰到自己心仪的女生,恨并快乐着。
  “哎呀呀,小龙!我找到好东西了!”留在上层的大厨突然把头伸了进来,朝我们大叫道。
  “刘叔,什么好”“嘭!!”“kckck"
  我感觉自己被一股气浪击中,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嫩妈卡带,这种可行性有多大?需要多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