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2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你们之间应该很熟?”徐晓帆模棱两可地说道。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是怀疑我也在暗中觊觎陆建民的赃款……你有这种想法也不奇怪。
  事实上,我也看见过对陆鸣的有关报道和传闻,说实话,他都快被你们捧成名人了,不过,我还没有这么幼稚,会相信那些不着边际的传闻……”
  “这么说他出来以后你从来没有见过他?”徐晓帆盯着蒋竹君问道。

  蒋竹君点点头说道:“倒是在电视媒体上见过……我劝你还是别在他身上费功夫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徐晓帆问道。
  蒋竹君故作推心置腹地说道:“你们也不想想,陆建民怎么会把赃款的去向告诉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嫌疑犯。
  我看你们还是多在那部手机上动动脑子,陆建民肯定和外界的人有联系,要想把赃款的去向告诉某个人易如反掌,何必要脱裤子放屁呢……”
  徐晓帆皱皱眉头,故作惊讶地说道:“既然你一直关注陆鸣的有关传闻,难道就没听说陆建民确实让他带出了十几个银行账号?事实证明,他确实是陆建民的信使……”
  蒋竹君惊讶道:“有这事?简直不可思议……陆建民是不是疯了……”

  顿了一下,好像恍然大悟道:“你们多半上了陆建民的当,也许,那是他释放的一个烟幕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账号肯定没有任何价值,或者没有密码……”
  徐晓帆盯着蒋竹君说道:“如果我告诉你,陆鸣带出来的那些银行账号是真实的呢?”
  蒋竹君沉吟了一下说道:“那肯定是没有密码了,要不然你也没必要找我调查了……”
  “你在看守所跟陆建民相处了两年多,应该对他有所了解,照你分析,他让陆鸣带出这些账号的目的是什么?密码会通过什么方式传递?”徐晓帆问道。

  蒋竹君想了一下说道:“我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照你说的情况来看,那部手机还是关键,也许,陆鸣带出账号,然后陆建民把密码告诉外面某个人,并且这个人有办法从陆鸣那里得到那些账号……”
  徐晓帆说道:“密码也不一定要通过手机传递……他也可以通过信任的某个人带出来,比如你……甚至,他有可能把这笔巨款留给你们母女俩……”
  蒋竹君盯着徐晓帆看了半天,随即神经质般咯咯娇笑道:“想象力倒是挺丰富,可惜啊……陆建民是个花花公子,外面的女人多得是,恐怕还轮不到我们母女,再说,他还有嫡亲的孙女呢……”
  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如果陆建民真有这个好心的话,我也没必要在那里陪他两年多了……这显然违反常理,连我自己都想不通……”
  正说着,只见吴淼没有敲门就直接闯了进来,一脸焦急地瞥了徐晓帆一眼,说道:“徐队,有紧急情况。”

  徐晓帆从吴淼的神情就知道出大事了,站起身来冲蒋竹君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蒋竹君知道谈话结束了,松了一口气说道:“就这三四天吧?”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递给蒋竹君一张名片,说道:“你走之前我们能不能再见个面?”
  “有必要吗?”蒋竹君惊讶道。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我还想跟你聊聊,不过,不是以一个丨警丨察的身份……”
  蒋竹君笑道:“那倒可以考虑,我确实不习惯被人审问……”
  一边的吴淼焦急的冲徐晓帆直使眼色,蒋竹君显然注意到了,心中也一阵纳闷,又不好问,于是说道:“那你忙吧,我先走了……”
  蒋竹君刚出门,吴淼一脸惊恐地说道:“徐队,真是见鬼了……廖木东死了……”
  “你说什么?”徐晓帆吃惊的差点跳起来,没等吴淼出声,人已经朝着外面冲了出去,一边还问道:“你确定死了?”
  吴淼跟在后面,说道:“死透了……法医马上就到……我已经给卢局打电话了。”
  徐晓帆命令道:“任何人不许离开这栋房子,马上封存监控录像……”
  说着话,已经来到了一楼地下室的入口处,徐晓帆刚刚下了几步台阶,忽然站住了,冲一名站岗的特警问道:“你们换班了?”

  那名特警说道:“是。”
  “多长时间了?”徐晓帆问道。
  特警看了一下手表说道:“二十分钟前。”
  徐晓帆冲他说道:“告诉你们队长,通知所有特警全体集合……”说完,就冲下了地下室。
  囚室的门已经打开,两名特警手持冲锋枪把守着门口,徐晓帆慢慢走近了房间,只见廖木东直挺挺地躺在那里,眼睛都没有闭上,脸上似乎有一层浮动着的黑气,根本不用测试,就知道人早就没气了。
  “谁先发现的?”徐晓帆问道。
  站在左边的特警说道:“是我。”
  “说说清楚……怎么发现的?”徐晓帆问道。
  那名特警说道:“我接班以后专门从探视窗看过嫌疑人,见他躺在那里,还以为睡着了,当时也没在意。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李健过来说快开饭了,我就过去想叫醒嫌疑人,可不管怎么敲门也没动静,我们两个人急忙打开门进去,没想到……”
  “法医到来之前谁也不许进去……”说完,急匆匆来到了前面的监控室。
  “我要看看两个小之内的监控录像……”徐晓帆冲一名警卫人员说道。

  录像倒退到了两个小时之前徐晓帆自己站在那里和廖木东交谈的画面,然后迅速前进到她离开,只见那名特警给廖木东点着了香烟就转身离开了,接着就看见廖木东坐在床垫上吸烟。
  吸完烟之后,他还走进卫生间方便了一次,回来之后就一直躺在那里,期间翻过几次身,然后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只见廖木东忽然来回翻动着身子,好像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可并没有持续多久就一动不动了,直到警卫过来敲门一直都没有动过。
  “你难道没发现什么异常?”徐晓帆冲警卫问道。
  “没……没有啊……往常都是这样……”警卫惶恐地说道。
  徐晓帆站在那里呆呆地愣了一会儿,心想,看廖木东的死相,分明是中毒身亡,难道是他抽的烟有问题?可那半包烟分明是自己给他的,已经抽了好几天了,问题不应该出在烟上面。
  剩下的可能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廖木东中午吃的饭可能被人下了毒。

  只是从吃午饭到廖木东死亡,中间差不多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下午廖木东和自己谈话的时候丝毫都没有中毒的症状啊,难道这种毒需要这么长时间才发作?
  徐晓帆脑子里闪过那个给廖木东点烟的特警,于是冲负责监控的警卫说道:“找到廖木东点烟的画面……”
  画面中出现特警给廖木东点烟的情景,只见廖木东嘴上叼着烟伸出探视窗口,随即听见特警说了一声“自己点”,廖木东就接过打火机点燃香烟,打火机还给特警,整个过程也就几秒钟的时间,然后特警离开。
  “慢放……”徐晓帆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