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2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说道:“既然你当过丨警丨察,自然明白配合公丨安丨机关办案是你应尽的义务,你来的正好,我们确实有几个问题想请你回答……”
  蒋竹君故作轻松地说道:“我这不是自己跑来了吗?有什么问题抓紧问,我尽量满足你,要不然你恐怕再没有机会了……”
  徐晓帆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蒋竹君说道:“我准备去国外念书,今后想找我可就没这么容易了……再说,如果不来你这里报个到,担心你说我畏罪潜逃呢。”
  徐晓帆惊讶道:“去国外念书?你怎么会有这个念头?”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你恐怕多少了解点我的家庭情况吧,套句时下流行的话,那就叫有钱就是任性……
  好了,我们就别扯这件事了,进入正题吧,我很清楚你找我了解什么?不过,有关陆建民的死因,你就不要多问了。
  你也知道,我已经通过了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审查,证明陆建民的死跟我没关系,我知道你目前正在全力追缴陆建民的赃款,如果对我有所怀疑的话,我愿意接受你的调查……”
  徐晓帆虽然和蒋竹君初次见面,可马上就感到对方咄咄逼人,联想到她以往的一些经历,知道这个女人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
  “你们都出去。”徐晓帆冲吴淼几个人挥挥手,从抽屉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放在桌子上。

  “谢谢你还顾及我的**啊,有必要录音吗?”蒋竹君居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然后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
  徐晓帆没理会她的调侃,忽然低声问道:“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吗?”
  蒋竹君显然没有料到徐晓帆竟然会问出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一时还真愣住了,拿下叼在嘴里的烟,缓缓喷出一团烟雾,桀骜不驯地盯着徐晓帆缓缓说道:“你是不是想说……我是陆建民的私生女啊……”
  徐晓帆显然也没有想到蒋竹君竟然这么干脆利索,稍稍愣了一下说道:“我只是听到一些传闻……”
  “我也听说了……”蒋竹君顺着徐晓帆的话说道。
  “那么,事实呢?你父亲究竟是谁啊?”徐晓帆紧追不舍地问道。
  蒋竹君一脸严肃地说道:“这个问题你确实要去问我妈。”
  “这么说你自己都不知道?”徐晓帆一脸吃惊地问道。
  蒋竹君摇摇头说道:“这没什么奇怪的,难道你没有读过历史吗?在上古时代,人们知其有母,而不知其有父,即便在今天,不知道自己生身父亲的人多了去了……”
  说完,凑近徐晓帆小声问道:“你敢肯定自己是现在的父亲生的吗?做过DNA吗?”说完,一阵咯咯娇笑。
  徐晓帆一阵恼火,盯着蒋竹君注视了一阵,说道:“就算你不是陆建民的私生女,可你母亲曾经和他关系密切,而你对组织隐瞒了这种关系,并且和陆建民有近距离的接触,这本身就违反了有关规定……”
  蒋竹君不慌不忙地说道:“你说的不错,不过,难道你母亲在外面找男人都告诉过你吗?”
  徐晓帆气得一拍桌子喝道:“蒋竹君,你放老实点,别信口雌黄……”
  蒋竹君也冷下脸来说道:“你也客气点,我可不是你的嫌疑人,我这是主动来配合你们破案……如果你再热衷于窥探别人**的话,我就不奉陪了……
  我父亲是谁关你什么事?如果你有我和陆建民勾结的证据,那我们也没必要说这么多的废话了,如果你有怀疑,好好说,我倒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徐晓帆眼下可不想和蒋竹君翻脸,毕竟,心中还有不少疑问想从她这里得到答案,所以,只好缓和了语气说道:
  “丨警丨察办案难免触及个人**,只要和案子没关系的,我们也不感兴趣,并且也会替当事人保密……我问你,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监管医院到底知不知道你母亲和陆建民之间的密切关系。”
  “不知道。”蒋竹君说道。
  徐晓帆问道:“是你不知道,还是监管医院的领导不知道。”
  蒋竹君说道:“我没问过,他们也没有找我谈过这件事,即便在审查期间也没人提过这件事……
  事实上,我现在才知道,我母亲和陆建民之间的那点事情早就是老黄历了,那时候陆建民还只是个银行小职员……”
  徐晓帆说道:“我暂且相信你说的,就算你母亲和陆建民之间的关系是老黄历,可你难道跟陆家就没有任何牵扯?”
  蒋竹君自然明白徐晓帆的弦外之音,问道:“我知道你们去警校调查过我,你必须先证明,我和陆家的关系跟你们的案子有关,否则,我不想再提那件事……”

  徐晓帆降低了声音说道:“我也不瞒你,我们确实调查过你,也知道当年发生的那件不幸的事情……说实话,要不是和案子有关,我也不愿意提这件事……
  但是,当年那个案子中的几个当事人,除了陆明之外,其他两个人目前身份特殊,并且和陆建民都有密切的关系,就目前案情的进展来看,我们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些事实……”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你一点都不像一个丨警丨察,说话太绕……你不就是想说陆涛和孙维林涉嫌争夺陆建民的赃款吗?
  既然你知道我跟他们之间的那段公案,那就应该明白,我做梦地想让他们身败名裂呢,难道还会跟他们互相勾结或者替他们隐瞒罪行?”
  徐晓帆说道:“那倒不至于,我的意思是,陆涛或者孙维林……也就是现在的杨毅,这两个人和陆建民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我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吧。”
  蒋竹君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你不担心我会公报私仇的话,那我就实话告诉你,虽然陆建民和陆建岳是堂兄弟,表面上像一家人,可他们兄弟俩在警校那件事发生之后基本上反目成仇了……”

  “其中的原因呢?”徐晓帆急忙问道。
  蒋竹君哼哼道:“具体情况你自己去调查,我只告诉你,陆涛因为这件事断了一条腿,而陆建岳父子就把这笔账算在了陆建民父子头上,事情就这么简单,至于他们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局外人就不知道底细了……”
  “这里面肯定有你的因素吧?”徐晓帆问道。
  蒋竹君冷笑一声道:“我恨不得弄断他两条腿……不过,这件事很复杂,说的好听点,这还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爱情故事呢……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这件事我不想再说了……”

  徐晓帆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忽然问道:“你认识陆鸣吧?”
  蒋竹君一愣,随即故作糊涂道:“你这不废话吗?刚刚不是一直在说陆家兄弟吗?”
  徐晓帆也搞不清楚蒋竹君是不是在装糊涂,于是说道:“我说的不是陆建民的儿子陆明,而是曾经在你们看守所关押过的陆鸣……”
  蒋竹君皱着眉头,好像是在极力回忆似的,好一阵才恍然大悟似地说道:“你是说鸟人吧……对了,他就叫陆鸣,外号鸟人,你也知道,我们那种地方都叫外号,原名反倒记不住了……”
  “你最近见过他吗?”徐晓帆盯着蒋竹君问道。
  蒋竹君一脸疑惑地问道:“你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见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